一人一信找市建 重建戶反不平等條約

[一人一信反天台租戶不平等政策之報導]

事件緣由

繼八、九月的「天台文化節」,十一月二日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搞了個「一人一信要求市建局撤回對天台租戶不平等政策」的行動,共有60多人帶上626封信交予市區重建局。

事件緣由早發生於天台文化節期間,市建局要求天台屋住戶何先生先簽署一份文件,簽署後才願意安排何生的安置,否則就甚麼都沒有。這使租戶無從選擇,他們在住屋需求的壓力逼使下容易答應市建局無理的條件:「你須同意簽署由本局擬訂之適當文件,放棄一切在法律、公平原則或體恤情況下所賦予之所有權利、申索及索求……」。然而何生沒有妥協。當中626把聲音以一人一信的方式來發表,當中有城大代錶帶來200多封城大同學的信。信的標題為「監察市建局做好重建租戶原區安置 及 撤回歧視天台租戶政策」,指出市建局的條約,例如安置租客條件,並不符合「以人為本」的所謂市建局理念。行動情況行動約於12點30分於上環中遠大廈市建局總部樓下廣場開始,有街坊、不少重建關注組、學生組織及社運組織到場支持。在主持、街坊及組織的一輪發言後,便要求市區重建局的行政總監羅義坤出來收信。

但縱然有60人在樓下等候,羅先生仍沒有下來,市建局則派了高級社區發展經理殷倩華及蘇毅朗接信。數十名市民陸陸續續向該二人遞信,遞信時會說出有朋友沒空前來往交託他們遞信,他們如何看市建局安置政策,並指出殷、蘇兩人曾是社工出身,問其如何看待市建局對待市民的手段。

然後殷、蘇二人曾八次拒絕接信。這令聲援人士不想有信不能遞交,遂以「不作身體接觸」為原則,攔阻他們,阻止其離開。

他們又指遞信者想一封一封的遞信會浪費他們時間,亦指有人出言侮辱他們。後來有人回應,接信者是在收著人工出來接信,這不是在浪費收信者的時間,反而要讓市建局收信代表感受每封信的重量。而事實上,亦少有一封一封遞信的情況,有遞信者指有街坊拜託他們一封一封遞他們的信,該遞信者才會這樣做。

遞信後,殷、蘇二人離開,主持向各位到場人士致謝,眾人齊唱金佩瑋作曲填詞的《這一雙手》,整個行動便於主持的話語裡作結。結束時間約為2點50分。

辱罵與勸告

事後,星島日報於十一月三日曾刊登「順寧道重建戶抗議 逼簽放棄追究權利」的報導,內容提及「要求直接與市建局總監對話,市建局只派員接收請願信,引起再(在)場人士不滿,更一度以粗言辱罵曾當社工的兩名市建局代表。」但這其實是在歪曲事實。

殷、蘇二人感到侮辱,但這代表必然是侮辱嗎?

大家知道兩人曾經也作為社工,對於市建局各種欺壓街坊的手段,就算不是社工,很多人都不會對此無動於衷,而他們先加入市建局社工隊,再升至現在的高薪厚職,是否他們也應回想一下社工的價值是什麼,或即使不是社工身份,他們為何要為這欺壓街坊而又掌握了很多權力的市建局做工?

這些說話,只是把大家知道的事實說出,如其說是「侮辱」,不如說是語重心長的勸告。

到底是怎樣的粗話

另外,在場的確有參與者忍耐不住說粗口,但都不是在談及他們曾作為社工的時候說的而是二人在接信過程中多次無故拒絕接信要離開,而令有現場的參與者也忍不住說了粗口。

例如其中一位遞信的人因答應了另一名街坊要影一張照片給街坊作交了信的證明,那一句「我必須拍一張照片給街坊看」,這句話還未完,市建局代表殷小姐便別過臉、搶著說「那麼OK,我要找POLICE」,那位話未說完的朋友才忍不住喊了一句「你CALL乜XPOLICE呀」。

星島日報說到示威者只是因見不到羅義坤而令二人成代罪者無辜被粗口鬧,實在有違事實。報導過分簡化事件發展經過而貌似故意隱瞞真相,有意圖抹黑示威者之嫌。

沒有把事實呈現讀者眼前,還算是客觀中立的報導嗎?一篇報導又應該如何煉成?本報導僅在此澄清當天行動之事實,及希望大家,特別是傳媒人士,多加反思新聞報導的初衷及原則。

(撰文/松;拍攝/松&青蛙)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