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關廠工人臥軌抗爭事件.簡易理解(五)

編按:
台灣的社會運動有一個叫「懶人包」的名稱,就是了解一件抗爭事件的基本要點。換了香港的團體,就會叫做〔FAQ〕。個人覺得「懶人包」的名稱比較好,起碼表示了一種態度:看簡易問答題只不過是對一件事件的偷懶性了解,每個社會事件的複雜度都一定不會低,簡化讓你理解,不過是讓你偷懶,而不是「老逢」的,亦不代表這事件是很簡單。
當香港人人都只能怨失業是時也命也的同時,台灣的失業工人強調自己是「被失業」,搞到臥軌抗爭,到底怎麼回事?
今日看[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向網友收集的懶人包:

聯福 / 憐福 – 關廠工人的淒涼晚景

2012-12-28

圖、文 / 鐘聖雄

呂黃盞,67歲,聯福關廠女工。她在26歲那年進入聯福工作,一做就是30年,卻在55歲那年遭到無預警資遣,一毛遣散費也拿不到。在曾茂興、聯福自救會的帶領下,呂黃盞與同伴們一同臥軌,只為盡一切抗爭手段,要回老闆欠她的36萬資遣費。當年勞委會告訴她,政府會以「代位求償」方式,代他們向老闆追討欠款,於是她領到36萬元,本以為晚年有了著落…

16年過去,現在的呂黃盞靠撿資源回收度日,每月所得不過三千元之譜。今年年中,呂黃盞收到一封法院支付命令,要求她償還16年前向政府的「貸款」,連本帶利一共得償還50多萬元。「為什麼當年是老闆欠我們錢,現在卻變成我們欠政府錢?」這句話,每個關廠工人都會說,也是呂黃盞心中最無奈最憤怒的疑惑。

「政府逼我學李師科去搶劫,萬一我被捉了,我要說是政府逼我的。再不然,我要去自殺,政府幫我把兩個孫子養大就好了。」呂黃盞說。

圖中是呂黃盞的先生呂傳國,他在世時是板模工人,收入不多,但一家總有祖傳屋可度日,生活不算太差。他和呂黃盞一共生了兩女一男,後來在44歲那年罹患鼻咽癌過世。那年,呂黃盞39歲,必須用微薄的薪水把三名小孩拉拔長大,最小的兒子卻才10歲。除此之外,當年他們為了籌措醫藥費,還把房子拿去抵押貸了20萬元,這些之後都是呂黃盞得獨自負擔。為了還債、養小孩,呂黃盞僅得加倍努力工作。她說,當年工廠內有許多女工像她一樣,為了生活沒日沒夜工作,把身體都搞壞了。

圖左是呂黃盞的兒子呂春億,在世時專門幫人施作鋁門窗,與妻子生下兩名兒子,但婚姻不幸以失敗作收。呂黃盞說,她在55歲那年被資遣後,歷經一番抗爭總算拿到政府「代墊」的資遣費,想說雖然兩名女兒出嫁了,但總有兒子可以依靠,生活應不致太差。沒想到,呂春億在33歲時(2007年),不慎在工作時墜樓身亡,留下兩名年幼的孫子讓呂黃盞扶養,一家生活因此陷入困境。

呂黃盞說,先生過世後,她為了把三個小孩帶大,只好努力加班,曾經連續三、四天不睡,每天就是一直踩機器、拿熨斗,最後弄到身體出問題。被資遣後,呂黃盞的雙膝都換上人工關節,手臂也開刀無法拿重物,所以沒辦法再找其它工作,今天才會變成靠撿資源回收度日。

(上圖)呂黃盞每天都到鄰近社區撿資源回收,但每月換得的收入僅得三千元,在油電、健保、物價飆漲的今日,根本難以度日。「政府就是要逼我們艱苦人去死」,她說。呂黃盞說,當年遭到非法大量解雇的聯福女工中,像她一樣靠資源回收度日的還有好幾人,卻同樣得面對政府以訴訟相逼「還錢」。

(下圖)呂傳國留給呂黃盞的房子一樓(註),看來就像資源回收工作站一樣。圖中的黃金獵犬是兒子呂春億過世兩年前所養,現在和兩名兒子一同留給呂黃盞。呂黃盞說,弟弟(狗名)有時候會和她一起去撿資源回收,對她來說,等於是兒子的化身。

註:也正因為呂黃盞繼承了先生祖傳的房子,所以她無法辦理低收入戶補助。即便,她事實上每月的收入連五千元都不到,卻還得養活兩名孫子和一條狗。

(上圖)不只身上的衣服是撿來的,呂黃盞為了生活,有時候也被迫要到廚餘桶撿剩菜吃。採訪這天,呂黃盞撿了一些看來還算新鮮、完整的薑。她說,現代人生活很浪費,幾天前她才在廚餘桶中,撿到整包沒有拆封的香腸。我問她,會不會是因為過期所以丟掉?她臉上帶著苦笑回答:「我不認識字,就算有過期我也看不懂。」

「我不怕丟臉,ㄆㄨㄣ桶的事情我也跟你說。有時候會有人問我撿這些作什麼,我都說要撿回去餵狗。但我只有拿比較髒的餵狗,比較乾淨的就自己吃。」

(下圖)呂黃盞家中廚房的冰箱上,貼著「山珍海味」的紅紙,看來格外諷刺。她說,雖然自己經常到廚餘桶撿剩菜,但她煮給孫子吃的食物,絕對都會掏錢另外去買,不讓乖孫和她吃一樣的食物。

(上圖)今年母親節,呂黃盞的外孫女特地手繪卡片送給她,讓她感到非常窩心。談起幾名孫子、孫女,呂黃盞臉上都是滿足的表情。

(下圖)呂黃盞與念國一的小孫子一起吃晚餐。她的孫子之前曾陪她一起到台北抗爭,面對落跑資方、勞委會的種種做法,他認為這是不對的事情,所以很支持阿嬤抗爭。

(上圖)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近半年來頻頻走上街頭抗議,只為要求勞委會承諾不再編預算告工人,而呂黃盞即便生活困頓、行動不便,都還是會參與北上抗爭。今年八月,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卸任前,雖然以「緩告」方式,暫停四個月訴訟,現任主委潘世偉上任後,也進入第二次暫停訴訟期(同樣四個月),但勞委會仍沒有放棄要這群人「還錢」,持續編列預算告工人。

(下圖)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預計在今年跨年夜時,以癱瘓台北捷運的方式抗爭,只求勞委會能刪除要拿來告工人的預算。(相關報導)採訪當天上午,呂黃盞還特地到桃產總辦公室排班當志工,協助製作要拿來當抗爭道具的馬英九面具。她說,為了生活,即便她走不動了也會持續參與抗爭。她的新年願望很微薄,只希望跨年夜不要太冷,因為她們已經做好要在台北街頭過夜的準備。

(原報導:http://pnn.pts.org.tw/main/?p=5161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