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化學打壓工會 台灣法制阻止乏力

亞洲化學公司打壓、解雇事件,揭示資方粗暴之餘,也暴露出台灣法規保障工會乏力。

亞化勞資爭議案,兩名工會幹部喪生,對於引爆整起事件的年節獎金與職福金問題,資方至今堅持維持現狀。 (攝影:陳韋綸 圖片來源︰苦勞網)

亞化勞資爭議案,兩名工會幹部喪生,對於引爆整起事件的年節獎金與職福金問題,資方至今堅持維持現狀。
(攝影:陳韋綸 圖片來源︰苦勞網)

亞洲化學申訴事件始末

在 2012,亞洲化學公司為提升利潤,做了不少損害工人的小動作,包括調整「年節獎金」(年尾花紅)、降低部份職位待遇等等。作為回應,亞洲化學工會在 2012 年 7 月採取行動、發放文宣。面對工會壓力,公司採取連串手段︰陸續約談工會幹部,甚至致信件威脅,聲言要告他們以毀謗罪。這是明顯對工會的打壓。

2013 年 1 月底,工會就資方打壓工會一事,向行政院勞工委員會(約等於香港勞工處)申訴。

2013 年 3 月 6 日,這個申訴仍未有任何結果,而工會理事長劉鴻儀、副理事長李健民、周新龍等3人遭令停職、禁止入廠。

2013 年 4 月 15 日,上述三位工會幹

事更遭到正式解雇。

法律程序,明顯沒有阻嚇到資方,也沒有為工會帶來足夠的保障。資方陸續而來的手段,為工會幹事帶來巨大心理壓力,造成悲劇結果。3 月 20 日,工會監事楊志明燒炭自殺死亡;5 月 31 日,前述被解雇的劉鴻儀在與公司管理層爭執後,心肌梗塞,送院後昏迷,延至 6 月 14 日不治身亡。

諷刺的是,勞委會正正在 6 月 14 日宣佈,裁定資方解雇不當,宣佈解雇無效,這明顯無法挽回事件中死去的兩條人命。而事件後,工會原本的抗爭根本毫無寸進。

亞洲化學工會事件始末一覽(製圖:王顥中 圖片來源︰苦勞網)

亞洲化學工會事件始末一覽(製圖:王顥中 圖片來源︰苦勞網)

工會和勞工的工業行動,是勞工應有的權利,政府應該確保勞工的權利不受資方打壓。但實際上,不單工會幹事遭受公司打壓,當局調查亦未能讓資方住手。司法程序的幾個月間,公司肆意對工會下手,工會備受傷害,到司法制度應該去避免的事情,全部發生,才有一個姍姍來遲的判決。制度,明顯沒有站在勞工的這一面。

事件之後,公司對兩位工會幹部亦只作法訂最低程度的撫恤,只會「守法」給予遣散費(楊志明)及退休金(劉鴻儀),而無賠償,家屬無法接受這個「協商」結果。 6 月 20 日,亞化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及其他聲援的勞動團體,在亞化股東會場外抗議,要求資方道歉及賠償。亞洲化學執行長高鼐堅稱「沒有打壓工會」,說「如果做不到『情、理』,起碼會遵守法律」。

亞化於炎洲總部舉辦股東會,過世工會幹部家屬與桃產總等工會團體前往現場要求道歉。(攝影:陳韋綸 圖片來源︰苦勞網)

亞化於炎洲總部舉辦股東會,過世工會幹部家屬與桃產總等工會團體前往現場要求道歉。(攝影:陳韋綸 圖片來源︰苦勞網)

事件遠因︰企業併購

2009 年,同樣是台灣企業的炎洲股份,併購了亞洲化學。

炎洲一直從事亞洲化學的上游業務,而亞洲化學之前卻一直向南亞(炎洲的競爭對手)購買原料,據一名亞化員工稱是因為品質較好、供貨穩定。然而在併購後,亞洲化學被逼向炎洲買貨,令貨品質素下滑。結果是炎洲的市沾、利潤上升,而亞化的利潤卻下跌。

亞化為了收拾自己帳目,在 2012 年開始,進行各種損害工人的小動作(如前文所述)。在 2013 年 2 月,亞化更加以虧損為理由,遣散員工。

這個企業併購的爛帳,結果卻要工人去埋單,工會行使抗爭權利,卻被資方打壓,而法例卻沒能保障。

2009年炎洲併購亞化後,亞化對炎洲的進貨金額不斷成長,另一方面毛利率卻持續下降。(製表:盧其宏 圖片來源︰苦勞網)

2009年炎洲併購亞化後,亞化對炎洲的進貨金額不斷成長,另一方面毛利率卻持續下降。
(製表:盧其宏 圖片來源︰苦勞網)

相關報導及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