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宜居-十五分鐘生活圈系列]之一 單親媽媽篇

文:沙

編按:現時重建安置或公屋的編配,對分區的想像都是大得很,重建的問卷調查意願或公屋編配意願,不是「九龍西」,就是「市區」。

然而街坊在舊區的生活,無論上班上學買菜娛樂,都可以在十五分鐘內,步行解決。對低收入戶而言,這種本來就有的十五分鐘生活圈和累積多年緊密的社區網絡,是不可或缺。

我們是否需要認真確認,舊區草根市民賴以生存的十五分鐘生活圈,

還有其用生命參與編織耕作而成的社區支援網絡,對草根宜居的重要?

故此,有了這[草根宜居-十五分鐘生活圈系列]。

======

今次訪問住在深水埗唐樓劏房的單親母親阿靚(化名),獨力帶著三個分別讀小一、小三、小四的兒女。

 

每日走四轉 搭車點樣算

三子女都讀同一學校,現時住的地方,離學校大約步行十至十五分鐘(如果和最小的女兒一齊行,因個子小腳還短,便會慢很多)。

現時學校有很多課外活動、補課等,加上年級不同,放學時間都不同。例如逢星期二,讀小一的3:05分放學、小三的上專注力提升班4:20放學、小四的學中國舞4:50放學,連同送上學的一轉,一天要走四轉。

星期二: 3:05(), 4:20(二子),4:50(大女)

星期三: 2:00(小女、二子), 3:15 (大女)

星期四: 3:05(小女、大女), 4:45 (二子)

星期五: 3:05 (小女、大), 4:30 (二子)

IMG-20140227-WA0005

每逢小朋友有發燒、嘔吐、出水痘,學校都會致電家長來接小孩看醫生,阿的子女也試過。

就連同一天的學校運動會,也是小一、二的中午12:00完結,其他年級還有接力賽,3:00才完結,接送的時間也不同。

校巴不會遷就不同的下課時間,只能自己接送。現時學校離家不遠,為節省時間做家務,阿有時也會讓大女自己回家,不過如果步行時間超過十五分鐘,要坐車,她便不可能放心這樣做了。

因阿本身病患及家庭情況,「原區」體恤安置,明明社工和房署都了解其特殊需要,卻兩次派屋都派去石硤尾,什至還上了山,上學要坐車再轉小巴。

每日如此多程接送上學的來回車費,對一個基層家庭,是難以想像和負擔。

大女已讀至高小,明年小五便考呈分試,要轉校重新轉換學習環境不是易事,且作為一個外來生重新結交朋友,也不是每個小朋友喜歡或適應得來。

草根生活所需買菜、日用品

雖然遭遇過數次迫遷,搬了幾次家,搬來搬去也在附近的幾條街,對於附近哪處買菜便宜,哪裡買日用品好,都很清楚。

舊區還有很多小本經營的店舖和排檔,經濟壓力也可低一些,草根街坊用較少的錢還可以過相對宜居的生活。

若然搬了去新屋邨,尤其依山而建屋邨,大都是領匯管理商場,只有大型超市、連鎖店,有時連街市也欠奉,或是較舊式的領匯管理街市,菜價比深水埗北河街街市或街市旁的街邊肉檔菜檔,貴得多。

遇上不適或失魂 朋友支援最重要

有父母的家庭,母親有突發事,父親即使工作,緊急時還是可能勉強可請假,

但對單親家庭來說,社區、朋友的支援便必不可少。

有一次,阿感冒不適加上血糖低,早上匆忙送子女上學後,才發現自己銀包、電話、鎖匙全部遺留在家。惟一一條後備鎖匙也在大女處,不好意思去學校打擾女兒上課,惟有找朋友求助。

然而沒手機,朋友的聯絡方法也不知,想起曾和朋友一起參與活動,去社署找社工,社工又說不可轉告私人資料,無助之際,惟有摸上了一位住在附近朋友的家,幸好朋友在家,借了應急錢給她看醫生,又讓她在其家休息直至子女下課。

因眼球有血管瘤,要定期在神經外科和眼科覆診,病患加上本身複雜的家庭背景,又要獨力照顧三子女,抑鬱情緒不穩,也定期見心理醫生。有時醫院輪候的時間比預期長,來不及接子女放學,也是臨時找區內朋友協助,她的朋友都住在元州邨、麗安邨、元州街等,離她的家和學校也很近,步行路程也在十五分鐘內,如果搬遠了,有急事找朋友支援就不容易了。

「僅有的娛樂」

友誼也需要維繫。

一個草根的照顧者,沒可能負擔昂貴車費,約出來吃飯、看戲之類去維繫友誼;且照顧、學習、工作以外,也往往沒很多閑暇時光。朋友間相處的時間,很可能是送子女上學後,一齊去買菜、買日用品。對沒餘錢的窮人而言,搬遠了,友誼的維繫亦是難事。

逢星期六、日,阿會去教會,她參加了其中一個婦女組,聚會期間孩子就參與少年團活動,有人託兒,讓婦女們可在聚會中互訴心聲,或做各種活動,阿形容這段時光是其「僅有的娛樂」。

如果搬遠了要坐車,四人交通費的沉重經濟負擔很可能令其卻步,變相割斷建立多年的朋友心靈支援。

 

支援網絡的建立:天時地利人和

有人可能會問,搬了去新居重新也能重新認識朋友?

先不說現時「和諧式」公屋設計,窄走廊,每條走廊只有四至五戶,幸運的話才會有一戶對面戶,真的時間、性格夾得來大家才可能彼此熟絡一些,在緊急需要時要提供如借錢、託兒等的支援,就更難上加難。

的一些相熟朋友,都是由孩子幼兒班已開始認識,大家都是在共同摸索交流照顧小孩心得中彼此熟落。幼稚園時還有家長組,子女都是同一班學生;到了小學,阿也有參與小學的家長義工組,但因會抽空參與的家長較少,且子女都是不同的班級,相熟程度如何建立起來,也跟由幼兒班開始認識的朋友們無法相比。另外一些相熟朋友,就是在舊居迫遷時,曾一同共患難。沒有共同相處的時光,家務瑣事又費時,彼此了解的支援網絡,不是說建立就可以建立。

圖片: 靚 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