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升級

編按:這是一篇寫於台灣「反服貿」時的文章,文中嘗試剖析政府口中的所謂「經濟」與「發展」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為何「經濟」愈是「發展」,貧富懸殊就愈是嚴重?同時,主流討論入面各種習已為常的價值觀,事實上存在哪些盲點?推薦大家閱讀。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5848

價值觀升級

作者: 趙恩潔
2014/04/05

better_life_loading_by_itsmekarol-d5ch4dy

你有沒有常常聽到一句話,覺得聽了很無奈:「啊這世界就是這樣啊,潮流就是如此,不可能改變。」

還有另外一句話:「啊你反對資本主義,不然我們是要變成北韓嗎?」是不是也很無奈?我們該如何回應?

在服貿爭議紛紛擾擾中,我們赫然發現:我們需要的不只是產業升級。我們急切需要的,其實是價值觀升級。

A. 世界不變,我們不變 vs. 我們改變,世界改變

這世界光是從二十世紀開始,就有許許多多截然不同的潮流,與龐然巨大的改變。到底是什麼讓你覺得不能改變?原來,是你的價值觀告訴你,不能改變,非得如此。但果真如此嗎?

一百年前女性還不能受教育,今日已有許多女性科學家與學者,這改變不大嗎?從殖民主義、一次大戰、經濟大蕭條凱因斯主義、二次大戰、獨立國族主義、 共產主義、現代化運動、民權運動 、女權運動、後現代運動、新自由主義,這些不是改變嗎?從用水泥鋼筋來治理河川到培養放任自然的生態池、從大規模單一經濟作物到現在提倡小農有機友善工 作,這改變不驚人嗎?從「上帝已死」到「人類已死」,到現在全球宗教復興,這改變不讓人詫異嗎?以前幻想機器會取代人工後,人類平均工時會減低,大家都會 很幸福,沒想到二十一世紀的人類科技超發達,但卻工作超時爆肝,這不是很大落差嗎?冷戰時期的遺產讓人一度以為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勢不兩立,但後來發現歐洲可以做出混合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福利政策,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原來容許一種超級放任資本主義加獨裁社會主義合體,這不是「改變」嗎?

十幾年前台灣還有人為了民主而自焚而死,十幾年後有人在台灣視民主為無物,可有可無。這改變不大嗎?

這些改變,難道都是因為「這世界就是如此,無法改變」,而改變的嗎?

在北韓、中國與美國這些極端中,還有多少可能性等著我們去創新發展?

如果我們一開始就否定了自己的能動性,我們當然無法成為改變世界的一份子。

既然最近很流行Z>B「利大於弊」,那麼也容許我說一個「守護多元經濟與小型本土社群必然是Z>B」的故事。

B. 當美國夢已然成為美國噩夢,中國夢這個春秋大夢是否還香

新聞媒體常常稱之為「經濟」的東西,並非一個真實存在的物體。

美國去年才又修改了他們測量國家收入的方法,突然間「經濟」就爆增五千億。義大利也曾經一度改把黑市都納入國民生產毛額計算,立刻發現義大利的「經濟」大勝英國,舉國歡騰。「實質經濟」在什麼都不動的狀況,只要「測量的方式」不同,就會立刻得到不同的「經濟」。

經濟不是一座山,等著我們去測量。經濟是海市蜃樓,所以你才可以「金融海嘯頓失五十兆」或者「一秒鐘暴增五千億」或者「泡沫化」。因為那些錢,根本從來都沒存在過。

遺憾的是,為了不存在的錢,為了那些大到不能倒的公司(因為已經摧毀了其他舊的小經濟,只剩下大的,大的倒,就全部倒,所以不能倒),美國政府要花 納稅人的錢去救濟華爾街。美國平民突然間發現,自己再也付不起房貸。這一切都是為什麼?為了一開始把經濟搞成泡沫的人們與制度,也就是「經濟去管制化」。

deregulation-debt-profits

美國1982年財政去管制化後破壞原有經濟平衡,負債急速增長,最終導致2008全球金融危機。危機不是人民搞出來,卻由納稅人承擔,因美國政府拿錢救濟華爾街。理由是某些大財團「大到不能倒」。

occupy-wall-street-456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民」是全球各地「佔領」運動(Occupy Movement)中最常出現的口號。為何1%金融菁英捅出來的樓子要全民買單?政府拿錢救濟華爾街讓大老闆分紅,老百姓卻只能破產。圖中為佔領華爾街的圖片,抗議者舉著牌子問道:「那我的救濟金呢?」

不僅僅是在台灣與中國之間,全世界的服務貿易談判其實都有著過分偏袒資本家,而後造成貧富分配 更為不均的問題。大部分國際輿論,從時代雜誌到法國世界報,都支持台灣學運,部分是因為支持民主運動,且老早就對中國懷有戒心(美國主流媒體老早就將中國 視為威脅其世界地位的大敵,而在非洲很多地方因為中資大量流入,也日漸浮現「中國問題」)。然而,這些報導仍對新自由主義毫無批判,仍然不脫離假定「自由 開放」是「對經濟有利」。

每一次有人說「對經濟好」,我們必然要追問「誰的經濟?」「什麼樣的經濟?」是三星的總營業額,還是韓國被逼到去自殺的年輕人的經濟?是在越南開設大廠房的老闆的經濟,還是在廣州330示威遊行後慘死的勞工的經濟?

台灣的產業、若不守護擁有自己的特色與價值的品牌,只是不斷地透過開放市場去符合大老闆的利益,並無法實質改變受薪者的經濟狀況,甚至會讓他們未來的選擇更少。短期內受外商或中商雇用,薪水增加一倍,房價十年內卻暴增五倍,而生活世界也可能完全改變。

如果中國大陸是唯一的解藥,那麼2000年後台灣持續採經濟開放政策,一般人應該要過得更好才對。但是這並沒有發生。我們並不是從鎖國的角度來思考要 不要開放。我們是在開放後經濟變得更脆弱之後,來思考,我們到底該怎麼開放,才不會經濟、民主、精神、環境、自由、人情,全盤皆輸。

現今的世界,是以「壟斷型」資本集團主導。百貨公司與藥妝店裡琳瑯滿目的化妝品,其實不過是手指頭就數得出來的大財團下的不同部門的商品。 許多大家用的民生物品,由全球十大集團包辦。這樣的「自由開放」是一個被過度美化的概念詞彙,因為它的結果,既不自由,也不開放。它是一個由資本與資金決定 的「單一」故事,一個不惜犧牲多元可能的經濟故事。最近一位長期在對岸經商的業主坦誠,以我們台灣中大型企業的本錢以及中國的投資環境來說,目前去到中國也只有少數能賺錢,大部分只是去當炮灰。為了得到少數中大企業去中國大陸從事資本投機的機會,卻要冒著犧牲掉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的風險,並將與民主、民權、民生息息相關的各行各業,開放給具有壟斷能力與良好政商關係的掌權者。這樣的「自由貿易合約」,如何能不小心翼翼、廣納意見、 再三協商?

C. 美夢有兩種,一種是舊夢,一種是新夢

人類的生活世界,已經被「大財團」與「大資本」摧殘地夠了。金融菁英或許感受不到,但大部分民眾感受得到。

儘管跨國勞工往往活在奴隸般的處境、機器化使得人類失業率提升,全球暖化、森林濫墾、快速沙漠化、空氣污染, 以及貧窮的女性化,還是有很多人還是嚮往著名牌跑車香水豪宅,認為那是生活追求的核心價值。許多人一味地支持這些論述,間接地合理化金字塔頂端的人透過資 本綁架政府決策的行徑,不但沒有幫助自己得到豪宅,反而讓資本流通毫無限制,徒增貧富差距,炒房炒到一般人永無高攀之日。因為豪宅的美好,珠寶名牌昂貴轎 車的光彩奪目,讓人對資本家寬容,認為資本家是值得效仿的對象。這是舊夢。

舊夢也有很多噩夢成分。

先撇開貧富不均,光是食物的工業化,就造成嚴重後果。單一經濟作物不可逆地破壞生物多樣性、食物工業化生產快速加劇了土地地力浩劫與疾病蔓延。禽流 感、豬流感、口蹄疫、美國狂牛,這一切的來源也都是因為「大規模農業經濟」下才加速產生的人畜交叉傳染疾病傳染(請參考Michael Pollan 一系列的書,台灣有通行繁體中文翻譯)。目前世界上超過七成的疾病,都屬於這些人/動物交叉傳染病。這不是只關於動物倫理,這是人類生存基本 問題。

zoonotic-map.600p

因為人與動物不當的生產關係,各種新型的傳染疾病在全世界蔓延。

那麼新夢呢?

世界各地包括台灣有許多小農運動,就是對「大規模經濟」的反動。對友善耕作(不止是有機)的重視,本土生態、本土農業與本土經濟必須的結合,才能永續經營提供安全無毒食物來源並減少異化社會的貧富差距。德國、日本「城市農田」與「在地小農」的運動,吃的本土化(eat local)運動,都可以提供我們啓發與借鏡。台灣已經有一些良田計畫在地小農市集,需要更多支持,尤其是農地正短視地被大幅徵收之時。同時,美國地大,我們地小,我們未來也有可能要發展摩天農場,因而如何讓一座樓可以平價地有機、環保、健康,是一個很好的創業方向。但是我們一定要切記,不要再讓城市農田又淪為下一個「明星產業」,只是被「資金」給綁架,不顧農民福利最基本的回饋,最終再度變成「泡沫經濟」。

世界的環境破壞已經如此嚴重,更應該捨棄過往那種為了廉價成本不惜一切環境成本的模式,回頭走向價格合理、安全有機的食品業、減少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 建立消費合作社、建立透明的食物產銷機制以減少產銷異化,直接跟農夫購買減少銷路剝削、使用本土食材、減少水分、地力、養分、物種過度任意全球化與集中生產後造成綠色地帶急速沙漠化與還海洋衰竭的現象。這些,才是真正刻不容緩的事情。

600

台灣各地逐漸興起直接跟農夫購買食物的減少產銷異化的食品運動

美國極度保護自己的玉米跟棉花,完全反自由化,不惜與WTO對衝,一再反對WTO對其的警告。WTO沒有實質約束力,只能用間接制裁手段,而美國是個大國,有本錢不聽。此為一邊大力補助自己的產品低價傾銷強迫他國購買、使窮國小農無法競爭,一邊要求其他「落後」國家種植並開放單一經濟作物、價格由西方決定好獲利的典型歐美做法。中國也是大國,有相當本錢在關鍵時刻對WTO的規定不予理會。若台灣的農業採取完全開放與零關稅,無疑是自殺之舉,將會摧毀台灣農業與台灣的品牌。而這個自殺舉動,很遺憾地,可透過對目前的服貿協議與自經區的操弄來達成。歐洲與美國的小農都在紛紛努力對抗自己的富農,進行糧食主權宣言運動或重建人與環境的關係,台灣是否要反其道而行,堅持摧毀小農,不顧各種社群、國安自主與生態的後果?

D. 改變價值觀,從大財團中解放出來

我們的政治議題常被一些最好操弄的身體政治與性別政治綁架(如多元成家方案),卻對於政商結構沒有足夠的批判。這次太陽花學運帶出來的能量,剛好提 供一個機會讓大家對幾十年來的政商結構集中反省。這樣的民意應該要疏通到藍綠,同時超越藍綠。因為過去十幾年的藍綠,並無法適當反映人民的心聲。

在太陽花學運之前,我們有一個很頑固的價值觀,認為「資本主義是天經地義」,「你如果批評資本主義,就是支持北韓共產」,進而得出「沒辦法,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結論。

但這並不是事實。光是三十年前,這個世界還不是如此誇張地貧富懸殊。三十年後,全世界有更多人不幸。你為何要支持不公平的競爭,冒著自己的下一代將成為無產階級活在無聊世界且「壓力山大」的險,只為了能替一個過時舊夢說話?

這個價值觀,是最難改變的。

人都不想被告知,他們多年來想的對他們好的想法,其實是對他們不利的。而且主流媒體每天都在加強這樣的價值觀。

可是他們都已經加班加到晚上十二點,或是流了一整天的汗,你要他們有甚麼心力去思考、去分析?

但是讓許多人加班或是24小時standby的結構是甚麼? 大財團的結構。因為只剩下大財團可以提供就業績會。除此之外,找不到工作,因為多元經濟已經被摧毀了。

既然如此,我們怎麼可以繼續讓大財團擴大,讓他們來決定我們的生活?

不要再小看小規模農業,小規模經濟,與小規模創意產業。這是永續經營,避免地球被利益綁架的智慧。支持本土生態與本土經濟結合,搭配上適度的開放 與國外互通有無,是人類的基本生存之道。哪個大財團營業額多高,經濟成長多少趴,真的不重要。因為那跟絕大多數民眾,沒有一丁點關係,甚至有害。因為併購 擴張的惡性繁殖,會進一步壓縮到其他創業的生存空間與另尋出路的可能。

E. 價值觀升級

我們的社會過度崇拜資本家與大財團老闆。大資本家都是天文數字般的剩餘價值的獲利者。他們或許很成功,但他們並不是聖人。美國國稅局就發現,以比例 來看,超級巨富其實捐獻地沒有比中產 階級多,也就是說,他們其實很摳。事實上要爬上去,一定會有很多黑暗的事情。大財團對前殖民國的傷害,對地球的傷害,是罄竹難書。崇拜超級巨富這種事情已 經有太多人在做,倒不如想想他們還沒看到的、其他多元發展的可能,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如果我們要拼眾人的經濟,為何要不顧社區人民的福祉,使富者越富,窮者越窮,徒增社會不信任與社會衝突,使人間成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地獄?

不要再說這世界「本來」就是如此,無法改變。這世界「本來」並非如此,且你我都可改變。

我們要拚經濟,拚的是「眾人的」經濟,是動物、森林的經濟,不是大資本家的經濟。拚的是「多元」的生命故事,不是「單一」的資本故 事。拼的不是「成長」的經濟,而是「有人情味、有森林芬芳、有海洋氣息的經濟」。每每在關鍵時間,我們一定要捫心自問:我們想要什麼樣的未來、住在什麼樣的土地?

為了自己與對社群的承諾,我們需要價值觀升級。

ps. 蘇門答臘虎是否該佔領P&G總部?環境保護團體好擔心。牠們還沒有黑色島國老虎陣線。

(人類一邊洗頭,居然可以一邊洗掉老虎。)

sumatra-tiger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