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互助採訪隊報導系列之三

前言

今年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四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社區互助發展行動、同根社、基層發展中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 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兩個團體趕得及討論並派了工友/街坊參與採訪隊工作。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11258504_10152727096515836_339018986_o

 

採訪: Shermine

 

五月一日勞動節,雖然趕上酷熱的天氣,各大勞工團體仍然響應職工盟號召,齊集維園遊行,爭取勞工權益。本報道亦就著全民退保,婦女勞工 等議題訪問了不同游行人士的意見。

 

兩點半左右,遊行人士已三五成群,聚集在維園等候出發。我們首先訪問了帶著兩個小孩的劉小姐。劉小姐是家庭主婦,育有一子一女,家住新 界區,她同家務勞動是有價值的,女性在家專心照顧老人及孩子,男性便可更安心外出工作。談到對家庭照顧著的保障,劉小姐說自己屬於低 收入人士,現在丈夫的收入多數用於家庭開支,難以有積蓄,她希望家庭主婦同樣可以擁有退休保障,一來對女性較公平,畢竟自己照顧家 庭,沒有出去工作就沒有收入和強積金,二來無論子女日后孝不孝順,生活至少能有個保障。一旁的孩子還在陽光下興奮地玩耍,五一遊行的 議題,對這些孩子來說的確是太艱深了,但我亦佩服家長願意帶小孩一起遊行,因為社會將來是他們的,今天在爭取的權益,某程度也只是替 他們在爭取,即使他們不明白遊行的內容,起碼也認識到一種敢於表達的態度。

 

劉小姐亦是來港近十年的新移民,談到新移民的身份,她認為本地人一直看不起新移民。「我初初來港的時候在大家樂打工,感受到本地同事的 不友善。當時我才三十歲,常常被年紀較大的同事議論,說我在搶工作,還不斷說難聽的話。那感到時自己受歧視,所以過了一星期便辭職 了。身邊有很多姐妹四十多歲,學歷低,也只能從事體力勞動工作,如樓面,洗碗等。」

 

全民退休保障是勞動節她最關心的議題之一,亦有人提議增收大財團的利得稅,將額外稅收用作退保基金。問到應否立法增加利得稅,劉小姐似 乎有所顧忌,說話也特別謹慎。「好像對他們不太夠公平吧?畢竟錢是他們賺回來的,強制加稅似乎不好。他們賺這麽多,應該捐多一點出 來。」被問到財團在什么時候才會捐贈,她笑笑,「可能是對他們有利的時候吧。」我們嘗試解釋一下自己的立場,劉小姐才釋懷下來,表達 自己的意見。「其實,自私一點看,還是立法加稅對我們更有幫助,他們大公司有上千萬員工,幫助社會也是他們的責任吧。」看著劉小姐最 終終於說出心聲,我想她的經歷多多少少也令她覺得新移民的身份有點理虧,以致不敢奢望從社會或政府身上得到更多的福利。

 

身為學生的魏小姐同樣支持家庭照顧者應受到保障,她認為家庭主婦無償照顧家庭,角色很重要并很有價值,但要落實談到如何保障,保障應如 何計算是很困難的,畢竟家庭主婦不是一般勞工,保障亦難以用工資等衡量,社會應多討論并落實保障的方法。談到新移民婦女的就業問題, 她認為新移民最大的問題源於缺乏找工作的途徑。她們不懂上網,很難接觸外界的資訊;而且社會全日制幼稚園的名額還有托兒所的名額亦不 足,令到不少新移民婦女要困在家庭照顧孩子,很難抽時間工作。他們的孩子越來越大,她們可以選擇的工種也越來越少,令到她們難以融合 社會。有關新移民的問題,她認為社會已經形成了一個歧視氛圍,新移民亦正正成為戰靶,什麼問題矛頭也直指向他們。魏小姐的回答令我想 起劉小姐說的話,劉小姐對自己身分的敏感和謹慎會不會也是這種氛圍的產物之一?即使是新移民自己看待自己的身分,難免也會自卑,歧視 到底除了本地人的排斥,還包不包括新移民在自身上貼上的標籤以致他們很多事情默默承受,敢怒不敢言?

 

郭先生是一名剛滿六十五歲的長者,他批評政府對長者生活的保障不足。「申請什麼資助政府也要求資產審查,對我們長者限制多多,福利亦不 夠,就像那兩元搭交通工具等根本幫不了多少。二千幾元 的生果金如何足夠生活?根本不符合社會水平?」記者追問郭先生合理的生果金,「起碼三千多啦!」提到是否贊成向大財團加收利得稅作全 民退保基金。郭先生一臉不屑和激動,「得個講字!他們怎麼願意幫我們這些窮鬼?沒有用的 !」 郭先生說完後沒有討論下去,直接為議題作了結論,除了能感受他對政府及大財團的強烈不滿,也感受到長者對很多政策和社會現象的不了 解,或者給予他們更多的渠道了解政策和發表意見,才是政府和社會首要工作。

 

遊行於下午約四時結束,遊行人士陸續散去。一整日的遊行可以令社會、媒體聚焦於勞工權益,但遊行過去隨之而來的會不會是遺忘?記者希望 不單是在五一勞動節當天,希望日後的每一天,社會都能夠繼續聚焦各大勞工社會議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