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工人合作社:在團結和獨裁的集中制之間】系列之一:「破土編者注、序 」

【義大利工人合作社:在團結和獨裁的集中制之間】
系列之一:「破土編者注、序 」
文/Devi Sacchetto, Marco Semenzin 譯/王行坤

破土編者注:義大利合作社運動早期雖然強調勞動與資本的結盟,但更偏向勞動,而且合作社主要由工人組成。二戰之後逐漸偏向了資本主義,合作社也越來越像商 業公司。合作社規模的擴大是讓自身與其最初理念産生距離的關鍵要素。但是堅持原初理念和實踐的小型和分散的合作社依然維持了這樣的理念:合作社可以成爲勞 動力反抗資本主義剝削權力的自我防禦機制。本文節選自Devi Sacchetto, Marco Semenzin《Workers’ Cooperatives in Italy – between Solidarity and Autocratic Centralism》一文(未發表論文)。

▍序
2013年3月22日義大利北部的後勤中心發生工人罷工。這只是諸多罷工中的一起。這些工人絕大多數是移民,而且是通過工人合作社找到工作的。這是最近十年以來義大利的情況。

最近幾年最重要的抗議之一發生於位於義大利北部中間的皮亞琴察地區,義大利大部分的工業生産體系就在這兒,這兒也恰好是合作社運動發展的重要地區。這片地 區共有1400家公司與合作社。包括DHL, TNT等公司,這些公司主要從事運輸和海運,大約總共雇傭了3000多人。 皮亞琴察第一個重要的抗議發生在2011年夏天,目標是抗議低工資,快節奏的工作以及權利的缺失。當時的工人幾乎都是受雇於合作社轉包給TNT的移民。雖 然傳統的工會試圖穩住他們,但是工人們成功了:爭取到了勞動合同、更高的工資、節假日以及醫療報銷。這場抗議也激發了其他諸多類似運動。

合作社的移民工們不得不面對這樣的現實,合作社、公司和機構通過轉包體系狼狽爲奸。公司事實上把大量的生産環節轉包給合作社,同時公共機構通過尋求所謂的「社會和諧」來把控當地經濟增長。由於相似的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地位,機構、合作社和工會緊密聯系在一起。

外來工人想要建立新型工會,因爲他們認爲傳統的工會只是一個「服務機構」,如更新滯留的許可證或者維護家庭團結。事實上,傳統的工會經常進行工作的保護、 談判,同時在管理決策上試圖達成一致。工人們試圖擺脫合作社和轉包體系,他們想直接和公司進行談判。然而這些事件並沒有激發對義大利整個合作社運動的反 思,因爲這些合作社並沒有體現出傳統合作社的根本原則。事實上,義大利合作社運動從一開始就是有分歧的。下面我們就來看看義大利合作社運動的曆史,分析當 下合作社運動的主要特點。

系列之二預告:「合作社運動的擴張(1854-1945)」

原文轉載:「破土工作室」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potumagazine/photos/a.895756593813937.1073741828.895689663820630/97868145885478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