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徵稽查員]系列之一

20150529102554472

[應徵稽查員]系列之一

文:余在思

會議室內,好幾個互不相識的人,聚在一起。一會兒,主管進來找了其中一人。佔用了長長會議桌的一角。

主管:「某某,你知道你現在是見工嗎?」

某某呆了一會,不知怎樣應對。大概是會議室只不過是一個供人聚集等候的空間。

主管:「我們現在是面試,請你坐好。我不是你的男朋友,請你認真嚴肅一點。我這個人是很嚴肅的。」(一幅嚴肅的臉)
「嗱,若我看你填寫的申請表,我會立即把它扔掉,你知道為甚麼嘛?因為我連你的名字也看不清楚你在寫甚麼。」
「你叫甚麼名字?」
某某:「我叫某某某。」
主管:「你可不可以大聲一點?是否你覺得不方便?好,我給你找一別的地方,保障你的私隱。我給你找個地方,保障你的私隱。我給你找個地方,保障你的私隱。」

喋喋不休的重複,是否要告訴不關事的大家,他有保障別人私隱的文明意識?!

過了一會,主管與某某回來。進來時又重複一次說:「我這個人是很嚴肅的。」

原來嚴肅與令人煩厭是一對的。

主管當著眾人面前向某某說:「你來見工,連手錶也不戴,怎麼像樣呢!這就好像你去考車牌,未考到的時候去告訴人你取了車牌便懂得駕車一樣。」

但究竟載了手錶就是好預備,其中有甚麼關係呢?戴手錶推到去考車的對比,又有甚麼相干呢?一個人說自己考獲駕駛執照便懂得駕車又有甚麼問題呢,難道我考不到但我會駕車會比較有道理?

主管隨後離開了會議室。各人繼續議論某某見工時沒有戴錶是否不妥。其中一位有經驗的朋友舉起她的左手友善地說,我戴著玉額都用一隻黑色護腕包著,免得給人不好的印象。而你光亮著粗粗的玉額,又沒戴錶,這樣不太好。

無道理的事不少,價值的判斷說穿了,其實不過是權力遊戲。一個人求一份微薄薪金的工作,要接受的除了是公認了的剝削,還要委曲於混沌的價值和狹窄的判斷中。

112222-1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