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傷者的故事​》​之六: 勞工處職業健康診所都唔係幫打工仔女!

《​​工傷故事​》​系列前言

2015年來到第四個月,單單是三月份,已發生了七起工亡事故,一個月之間就有七個家庭家破人亡。當中有三宗都是發生在地盤。

同為亞洲國際大都會,香港建造業每千人工傷意外率是日本建造業十倍(2007)! 而2012年香港就有56763工傷及工亡事故,而那僅僅是有向勞工處呈報數字,媒體屢次揭發工傷不報情況,所以實際上工傷事故應較勞工處數字為多。

然而,香港媒體報導工傷事故,除非比較嚴重,否則難有媒體報導,最後每個工傷只會約化成每季勞工處公 佈一個數字。而報導角度,工傷意外與一般意外無分別,只會介紹意外經過傷或死傷勢或死因、家人傷心嚎哭,間或在文末加一句「警方及勞工處到場瞭解事件」。完。然而,報導鮮有突顯那是因工作而發生傷亡。

工傷,牽涉佔去我們人生中大部份時間「工作」,以及對大部份人生活操生死大權「勞資關係」,然而政策上及制度上討論絕無僅有。似乎,這個社會對「為什麼工作會導致傷殘甚至奪命?」這個問題,表現得相當麻木。

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近年開展工傷及職業病支援服務,接觸到很多工傷及他們家屬。在4.28國際工傷紀念日這個日子,生成《工傷故事》小書,將部份接觸到工傷故事真實地呈現出來,抗衡官方將活生生、血淋淋事故約化成一個冰冷數字,因這不單只是對工傷侮辱,也是對勞動和人性尊嚴侮辱!

草根‧行動‧媒體會分篇把這些故事刊出,如大家有興趣閱讀《工傷故事》小書,也可聯絡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索閱

~~~~~~~~~~~~~~~~~~~~~~~~~~~~~~

阿藍:勞工處職業健康診所都唔係幫打工仔女!

p26B

「次次去睇醫生都好激氣, 我真係無力氣同佢地繼續鬥落去啦,我會癡線!」

阿藍(化名)在公營機構任職清潔工近七年,到第六年開始覺得兩邊膊頭、手臂、

上背又痛又痺,特別是手肘,痛得抬也抬不起。與她拍檔做清潔的同事,剛剛

在勞工處轄下的職業健康診所確診患上高爾夫球職業病(A8類),就與阿藍商量

:「你同我一齊做嘢幾年,可能你都係呢個病噃!」遊說她去那裡見醫生, 開始

了阿藍人生首次的爭取。

阿藍任職的公營機構自設「工傷組」,專門處理僱員工傷及職業病問題。筆者

見過不少該機構的工傷僱員,一說起工傷組,大家都眾口一辭說:「叫『害人組

』先啱!」該工傷組有個案經理、職業治療師、物理治療師及心理醫生,以規格

而言,表面上相當完善。然而,過來人都說,醫護人員接近每次都質疑病人誇

張病情,不少病人感到極度委屈,曾多次淚灑當場,而且即使病人痛不欲生,

但醫生仍拒絕開病假紙,或以沒有具體內容的輕工紙取代,實行盡快迫人返工

。更嚴重的是,接受物理治療或職業治療時,負責人員無視病人傷患,出力按

受傷部位,之後持續劇痛幾天,還要對他們說:「痛先會好架!」阿藍也曾到工

傷組接受物理治療,與其他工傷同事一樣「愈睇愈傷」,把心一橫在半年後拒

絕再到工傷組接受任何治療,只每天自己浸熱水,簡單按摩,傷患竟離奇地大

為好轉。工傷組的經歷對工傷者來說,如同在傷口上灑鹽。

工傷組經歷只是前戲,高潮位意想不到地發生在勞工處的職業健康診所。第一

次到職業健康診所見醫生時,阿藍當時亦仍在上班,不希望因為僱主知道她來

這裡診治及她的病情,令他有可能失去工作機會,所以向醫生說今天不是用病

假而是用自己的休息日來看醫生,他只希望了解自己患上什麼病及有什麼治療

方法,因她的同事都患上職業病,她亦懷疑自己也可能患上了。醫生竟反問

:「咁你個同事仲有無係個度做?」阿藍回答沒有(其實同事只屬放取工傷病假

,而非離職,但當時阿藍誤會同事已離職),醫生回答:「咁咪係囉,追職業病好

難架,隨時好似你同事咁無咗份工。不如你返工,之後做到傷咗(發生工傷意外

),用工傷去追仲容易啦。」

一個月後,那名醫生再對阿藍說:「你嘅情況我地淨係跟到呢度,你返你公司

職員診所睇啦,我地呢度唔會再睇你架啦!」並安排三月後才覆診。陪診的朋友

跟醫生說:「佢係做野做到咁傷架噃,你地呢度唔係睇職業病嘅咩?」醫生問

:「你報左工傷未?(答:報左)咁就去職員診所睇啦,如果想繼續係度睇,就要

去僱員補償科補交多D資料。(但無指明補充什麼資料)」阿藍堅持:「但係我隻

手好痛噃,我都要睇醫生,你都要醫我架,我唔想返職員診所睇,想係呢度睇

呀。」醫生回覆:「呢D係你同你僱主之間嘅問題,我地做唔到嘢嘅,你返職員

診所睇啦!」一個星期後,阿藍再致電粉嶺職業健康診所要求繼續就醫,接聽

電話的職員表示醫生已安排了三個月後才覆診,不能提早。阿藍鼓起最大既勇

氣跟職員爭辯, 再三強調:「病人有權選擇去邊度睇醫生!你地無權唔醫我!」才

爭取到提早覆診。

因職業健康診所不肯確診, 所以阿藍輾轉到私家骨科醫生求醫,那位醫生一開

始聽到他希望確診,已露出為難之色,並說:「睇返你病情就係職業病黎架啦

,但確診(職業病)我都唔知點做噃,最穩陣都係返勞工處職業健康診所做啦

。」而事實上,根據條例,所有註冊醫生如發現有懷疑職業病個案,都有責任

填妥ID483表格,向勞工處呈報,勞工處也對外表示,有向全港註冊醫生宣傳及

寄上呈報機制。但阿藍的經歷,即使最很大機會接觸到職業病患者的骨科醫生

,對呈報機構仍然一無所知,更何況難以接觸這些資訊的工友?職業病的第一

步──確診,就已如入了少林寺的十八銅人陣,困難重重,所以職業病確診率低

得難以置信。

阿藍爭取的決心一直反反覆覆,經常都沮喪地說:「唔得啦!頂唔順啦,真係

要放棄!」但稍有轉機,仍燃起他一絲希望,繼續爭取。直至被迫回到工傷組

看醫生,他真的決定放棄。「依家決定放棄左,真係安樂返,個心無成日咁驚

、咁嬲、諗黎諗去,真係好辛苦呀!」

我們當然很希望與工友同行,取回公道,然而也極之明白當事人面對壓力之大

,實不為外人道。阿藍放棄並不是因為他軟弱,而是因為制度上的暴力實在太嚴

峻。

~~~~~~~~~~~~~~~~~~~~~~~~

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

電話:2668-9058

傳真:2668-5378

​地址:​新界上水石湖墟新豐路87號三樓(上水石湖墟郵政局對面)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