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屋興建頻走數 租務保障乜都無 高官房策得個講 基層貴租捱劏房

公屋興建頻走數 租務保障乜都無
高官房策得個講 基層貴租捱劏房

要求張炳良局長接收請願信 新聞稿

團體: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葵涌劏房住客聯盟
大角咀劏房關注組
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土地正義聯盟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本週一,下午兩時十五分,舉辦「與局長對談系列」活動,邀請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出席會面各關注房屋及運輸之團體。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聯同各居民組織團體,將會出席是次會面,並要求張炳良局長回應居民訴求,不要空口說白話,真正落實惠及市民的房屋政策。

公屋輪候人數突破28萬宗,再創新高,一般申請者輪候時間自08年起已倍增至3.6年。公屋興建量卻長期不達標,去年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9900個,比原定目標12700少了兩成;即使政府未來10年真的能追回落後幅度,履行20萬的建屋承諾,亦只能滿足約7成輪候個案,根本未能回應未來的長遠需要,遑論維持三年上樓目標。 政府卻在覓地建屋方面毫無決心,例如原本打算元朗橫洲工業村棕地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因為豪強反對而跪低;又無視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象徵性地收取1000元地租的政府土地,例如170公頃粉嶺高爾夫球場,卻將矛頭對準新界東北及鄉郊,製造虛假矛盾,卻沒有根本解決問題。

輪候公屋時間拉長,變相加重市民住屋開支的負擔,亦致令其居住情況每況越下。據最近社區組織協會的調查發現,七成受訪基層住戶所租住的單位,近兩年加租達18%,已然遠高於同期租金指數整體升幅(11.8%),而同時名義工資指數在同一時段內只上升10%,更遠追不上租金升幅。基層街坊的收入增幅在「跑輸」租金升幅的情況下,只可愈住愈細:據中大未來城市研究所今年調查發現,劏房租金已佔基層平均收入超過4成,人均居住面積也由67.6平方呎大幅減至47.8平方呎,這反映劏房戶必須不斷壓縮居住面積,才能勉強負擔租金;若他們希望維持原有居住面積,必須付出超過收入的七成才能做到。

在基層居民無法負擔貴租的情況下,政府於2014年《長遠房屋策略》公眾諮詢,在7成意見支持設立租務穩定機制的情況下,強行「落閘」。房屋政策只強調置業的部分,無視實際住屋需要,最終草根市民被逼棲身工廈劏房、寮屋等不適切住房,政府卻帶頭迫遷,且沒有適切的安置政策,推翻2013年長遠房屋策略提出的「在短期空置政府土地興建『過渡性房屋』,安置非法劏房的住戶」,不肯騰出空地進行規劃,反建議清拆石籬唯一的市區中轉屋。即使關愛基金曾推出一次性租金津貼,但對基層街坊來說,只是杯水車薪,遠遠未能舒緩由住屋製造出來的貧窮問題。 凡此種種「縮皮走數」、「轉移視線」的房屋政策,教人如何有信心政府可以妥善處理房屋問題?梁振英多番強調房屋問題是「重中之重」,看來最終也只落得「空口說白話」。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要求政府, 1) 改變土地資源分配,善用土地興建公屋。例如收回對社會破壞甚低的私人會所用地、或利用市區重建局或房協收回的舊區土地等;並重新評估未來公營房屋需求,制定適切的房屋策略; 2)成立租務穩定機制委員會,與民間商討保障租住權和穩定租金的機制,提升租戶的議價能力;並為輪候超過三年住戶提供租金或居住補助,減輕基層市民負擔; 3)在短期空置或不適宜興建公屋的地皮,或善用已空置的政府設施或公務員宿舍,興建或設置過渡性房屋,安置受政府執法取締行動或其他原因流離失所的居民。 4)積極考慮加強房屋的「去商品化」的措施,穩定租務市場,研究引入的累進房產稅與及空置稅,非自住物業的稅率須較自住物業為高,避免物業被利用作為投機工具,減低私樓單位的空置問題,更公平和有效率分配房屋資源,避免「有人無屋住,有屋無人住」。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2015年11月9日
電郵:grassrootshousingrights@gmail.com

圖片轉載:
香港攝影師鏡頭下的香港劏房
http://photoblog.hk/wordpress/38145/%E9%A6%99%E6%B8%AF%E6%94%9D%E5%BD%B1%E5%B8%AB%E9%8F%A1%E9%A0%AD%E4%B8%8B%E7%9A%84%E9%A6%99%E6%B8%AF%E5%8A%8F%E6%88%BF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