惱人媒體精選(30/1-5/2.2016)

惱人媒體精選(30/1-5/2.2016)

e3cfe9b91ec76f61d4b58c2a61200abf

【黃潤達.評全民退保】我所認識的「上一代」

05/02/2016

近日,黎汶洛在年宵攤檔與一名長者爭論全民退休保障,該長者表示「唔關我事」。及後,黃之鋒在Facebook寫上:「下一代」為「上一代」爭取退休的保障,然後「上一代」話你搞事。

老友記從來是「退保」運動的主力

這句評語得到數千個讚好,引起很多對「老嘢」的回應,整個討論已不只是圍繞「唔關我事」的那位阿叔,還有上一代有多「老懵」。這不禁使我想起幾年前一幕,平叔跟我說:「我哋爭取得嚟都就快死啦,都係為咗下一代先企出嚟爭取啫。」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一班老友記,從來是「退保」運動的主力。要不是他們堅持爭取幾十年,今天長者福利的討論,可能仍然停留在長者生活津貼「加幾多錢」的層面。他們紀律嚴明如軍隊,行動約八點,他們七點多就齊集就緒。他們逐一游說學者、官員、議員支持全民退休保障,年邁而不遺餘力,很「Chur」。

「下一代爭取、上一代落井下石」?

從我讀書至今天,這就是我對「上一代」如何看待全民退休保障的深刻印象。這大概與網絡世界存在很大差距,一來他們不是政治明星,不受媒體重視;二來他們不擅長網絡文宣,幾乎絕跡Facebook。然而他們依然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街工一位老會員平叔,他總是不斷鞭策我們去爭取。上周一次討論會上,他正好就全民退保的爭取策略,向另一位會員發炮,比影片裡的阿叔再惡十倍,粗口都爆了幾句。

我的感覺是,社會上有一種「長者=蛇齋餅糉=愚昧無知=建制派票倉」的印象,雪球般越滾越大,為長者帶來更多標籤,既是社會的財政負累,又是阻礙民主發展的愚民。就連「全民退休保障」這個議題,縱然一群老友記努力爭取幾十年,也有可能在網絡上漸漸扭轉為「下一代爭取、上一代落井下石」的總結。

平叔除了不斷到立法會、政府總部等地爭取全民退保外,更不放棄其他機會組織、感染更多人。上個月工會旅行,平叔才孜孜不倦地在旅遊巴上講解退保形勢,宣傳幾場諮會日期,鼓勵車上男女老幼關注退保,加入爭取行列。上周他又在會員團年飯上,高唱全民養老歌,提醒大家團年不忘退保。

政府挑動爭取退保成世代矛盾

我寫這篇文,純粹出於公道,在全民退保運動上,為所謂「上一代」多留一個註腳。

其實,首先將全民享有退休保障的權利,挑動為世代矛盾的,正是林鄭月娥,她提出青年人承擔長者退休保障是不公義的,然後政府承擔社會責任的問題,漸漸轉化成兩代財富分配的爭議。

青年人不應該承受太多無理抹黑和標籤,同樣,長者其實也不是鐵板一塊,在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關鍵時刻,跳出世代矛盾的陷阱,團結全民爭取共同的權利,或者才可以為長者爭取到真正的尊嚴生活。

【編按:本文作者為街坊工友服務處葵青區議員黃潤達。】

原文地址:http://pensionhk.tk/%E3%80%90%E9%BB%83%E6%BD%A4%E9%81%94%EF%BC%8E%E8%A9%95%E5%85%A8%E6%B0%91%E9%80%80%E4%BF%9D%E3%80%91%E6%88%91%E6%89%80%E8%AA%8D%E8%AD%98%E7%9A%84%E3%80%8C%E4%B8%8A%E4%B8%80%E4%BB%A3%E3%80%8D/

 

923a77d1f946f213f615133645a15bca

全民退保社會共識 三方供款民意清晰——「市民對全民退休保障意見」全港住戶電話調查結果

04/02/2016

作者﹕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政府於去年12月展開退休保障公眾參與活動,鑑於政府提出的文件帶有鮮明的立場,未必能公開、公正地讓市民聚焦討論融資方式,有見及此,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聯同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在公眾諮詢展開期間,聯合進行有關「香港市民對全民退休保障意見」之研究。結果發現,接近七成市民支持香港設立無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多數市民願意參與供款,但同時強烈要求政府和大財團,在財政上作出高度承擔,使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在社會中,發揮財富再分配效果。

調查結果及分析

本研究為政府公眾諮詢開始後,首個由學術機構進行的全港民意調查。研究在2015年12月28日至2016年1月19日期間,以電話問卷調查方式,成功隨機抽樣訪問了1026名18歲或以上的香港市民。目的是了解不同經濟背景的市民對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看法,以及對籌集資金方式的意見。調查數字按照政府統計處提供之2015年年中全港人口年齡及性別分佈統計數字,以加權方法作出調整。我們發現受訪者中:

(1)接近七成(68.8%)支持香港設立毋須入息及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圖1);

(2)接近三分之二(63.5%)贊成將僱主僱員的部分強積金供款,放入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圖2);

(3)接近九成(87.8%)贊成向有盈利的大企業,徵收不多於2%的利得稅(圖3);

(4)接近九成(88.9%)贊成政府注資1000億元,放入全民退休保障啟動基金(圖4);

(5)逾半(56.7%)贊成僱主、僱員額外供款。

另外,是次調查也分析了社會中不同背景和社群的取向,結果發現:

一、家庭每月平均收入為9999元或以下,及小學教育程度或以下的受訪者,分別有超過八成五(85.2%)及有近八成四(83.8%)支持香港設立毋須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這明確顯示基層市民,面對現時經濟困境,退休後完全缺乏生活保障。

二、家庭月入5萬元或以上,及大專教育程度或以上的受訪者,均差不多每3人就有兩人支持無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保(支持百分比分別為63.3%及63.8%)。這反映在香港社會中,即使是生活條件較佳的一群,也是大多數支持全民退保。

三、18至29歲的青年受訪者中,有逾六成(63.2%)支持香港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同時有逾半(54.4%)贊成轉移強積金供款的融資方式;贊成向大財團加徵利得稅及由政府注資1000億元的青年比率,均接近九成(分別是87.1%及85.4%)。青年面對在職貧窮和生活困境,亦強烈要求政府和大財團承擔全民退保,亦多數接受強積金轉移至全民退保的融資方式。

四、有達六成(59.8%)年齡介乎40至49歲,及有近六成五(64.3%)年齡介乎50至59歲的中年受訪者,贊成僱主、僱員需要額外供款,比整體支持度為高。社會上有一些質疑,指中年人士支持全民退休保障卻不願意付出或供款,數據明確反映這說法是沒有根據。

五、60歲或以上群組的長者受訪者,有78.5%支持香港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同時,贊成加徵大財團利得稅及贊成政府注資1000億元放入啟動基金的長者比率,均超過九成(分別是91.5%及95.4%),全部均比整體支持度高。數據反映政府長期漠視長者的退休生活需要,拖延落實全民退保,政策未能達至財富再分配效果,長者感到非常不滿。

結論及建議

聯席認為,民意調查結果清楚顯示,香港市民,不論年齡、學歷、身分和收入,大多數支持香港要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市民認同退休保障不應設有經濟審查,廣泛接受以社會保險理念,透過勞、資、官三方共同承擔方式籌集資金,並且強烈要求政府必須作出更多財政承擔,改革稅制,向大財團/企業徵收額外利得稅,在公共財政上實現社會財富再分配。

因此,政府在是次退休保障公眾諮詢中,着意抹黑「社會共責」的全民退休保障方案,企圖引導公眾支持經濟審查,做法明顯違背民意。政府拒絕就全民退保進行融資方案的諮詢,是錯誤的決定,亦白白浪費凝聚具體方案共識的機會。未來聯席會繼續在全港各區舉辦民間公眾諮詢,並會以公開透明的方式聆聽市民意見,亦會舉行記者發布會公布民間公眾諮詢的結果。

原文地址:http://pensionhk.tk/%E5%85%A8%E6%B0%91%E9%80%80%E4%BF%9D%E7%A4%BE%E6%9C%83%E5%85%B1%E8%AD%98-%E4%B8%89%E6%96%B9%E4%BE%9B%E6%AC%BE%E6%B0%91%E6%84%8F%E6%B8%85%E6%99%B0-%E3%80%8C%E5%B8%82%E6%B0%91%E5%B0%8D/

 

 

x

 

中產的明天——已被規劃的退休

30/01/2016

在過去幾年的施政報告之中,行政長官多次強調青年需要自己進行「生涯規劃」,然而再去問一句,是否「規劃」了,晚年就可以安享呢?還是在現制度之下,我們勤勞一生,其實只是在為我們的政府,為我們的金融體系「打工」呢?當社會在討論「全民退休保障」的政策同時,不知大家有否留意一個關於「逆按揭」的廣告,再細心思考晚年把樓宇做了「按揭」,在身故之後我們將餘下什麼呢?

逆按揭

有沒有想過當晚年的時候,兩口子窮得只剩下一層已款30年的樓宇,於是在走投無路之下向「按揭」公司或是「銀行」貸款渡日,而樓宇的價值由於樓齡的關係或是經濟狀況的問題大幅貶值,購買時的價值為500萬的樓宇,可能到最後變得只餘下400萬的價值,就如今天的唐樓的情況一樣,而運用在估值及律師等費用,已經用去了上十萬元的費用,而每月提取的計劃,終身的計劃,可每用提取1782元的金額,20年的計劃每月提出2065元,10年的計劃是3240元及15年的計劃是2430元。(註一) 你又會如何選擇呢?

以上的計劃,只是以現時的價值去看,可是明天的經濟狀況將會是怎樣呢?通帳的加據或是香港出現負利率等情況,會否使我們的資產及生活更加朝不保夕呢?一個長者的晚年,到底應該有怎樣的生活呢?當沒有任何收入的時候,是否還可以承受這些風險呢?再去問的是,如果我的子女希望為我取回樓宇,他們需要歸還的款項又是否以市值計算呢?如果是這樣,我們的每一代是否要重覆「樓奴」的生活,過著低質素的人生呢?

謀財

強積金最為人咎病的是行政費用太過昂貴,「基金佬食水太深」,而今天政府推出的不同養老計劃,如上面的「逆按揭」計劃,亦是用不同的方式,使我們的退休生活不斷與金融市場掛勾,從而賺取當中的行政費。今天我們不斷納稅、供樓、供保險、供強積金…… 明天我們卻不能夠因為納稅而享有福利,而是需要「自力更新」,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之下變賣資產,然而在變賣的過程中間,又是需要不斷繳付金融市場不同的行政費,才可以獲得小小的生活費用,香港人的一生在幫誰打工呢?當辛辛苦苦累積了一定的金錢之後,到晚年卻又是繼續高風險的生活。

樓奴

現在社會的風氣「置業才是王道」,年青人天天勤力工作,獲得的工資到最後卻去了地產商的手中。樓價在最近可能由於經濟的不景氣而回落,可是過去五年樓價的飄升,已經使到已入場的人士百上加斤。而當大家在社會上擁有了資產之後,一些公共服務卻是不能享有,最基本的是當面對失業的時候,是需要變賣手上的資產,到用盡走投無路,才可以獲得社會的服務,才可享用一些基本的資源,這些可能是醫療服務等基本的生活需求,但又有誰在遇到這樣大的衝擊之後,可以快速重新振作,再進入社會的大賭場呢?

天有不測之風雲,在私家醫院進行一次小手術,已用去了你十多萬元的金錢,試問你手上的小小資產,退休後的強積金及手上準備做按揭的樓宇,又是否足夠未來的生活呢?就算你已預留一個一定年期的計劃,但如果你是一個「有福氣」的人,你的生命超出你的計劃,活得很長久的你在沒有資金之下,又會怎樣度日呢?

香港人的退休計劃

當我們在可以工作的年齡進行退休供款的時候,我們需要「靠自己」去管理自己的財富,而「強積金」是否可靠呢?我們亦時常聽到不同儲錢計劃「蝕錢」的情況,為什麼承受風險的永遠是我們呢?而當我們有一定資產,「靠自己」做好退休計劃之後,你以為退休真的可以「安享晚年」?可是卻由於沒有收入,我們必需要變賣資產度日,李嘉誠有巨額的財富,他當然不用變賣資產,可是一個平常人,一個工作一生才可以獲得李先生一年收入的平常人,他們的一生到最後會否是一無所有,只是被金融遊戲榨取乾淨,連最後希望留給子女的財富,亦會被這些「退休計劃」瓜分呢?

福利為什麼沒有中產?

今天中產的朋友每每批評政府的綜援計劃「養懶人」,然而到底是這些人「懶」,還是制度的設計當初,已沒有預留「中產」的位置呢?香港政府並不擔心餓死人,因為有綜援的計劃。而政府最擔心的是香港人的資產不斷積累,這些存款不能養活金融市場上的不同機構,銷售員不能滿足業績,行政總裁不能分花紅,因此中產人士可享有的福利的門檻不斷被提高,同時他們亦鼓吹大家「靠自己」,用最後的「尊嚴」以投放在金融市場之上,到最後下一代維持著上一代的生活,永遠停在這個社會位置之上,永遠作為「樓奴」,永遠維持低的生活質素,不能向上流動。綜援養懶人嗎?還是制度在逼迫你每天營營役役地工作,過著高工時低質素的生活呢?

我不知道香港人會選擇一個怎樣的計劃,是分享風險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還是一些瓜分財富的退休計劃。我只看見將來政府會再提出的退休計劃,會繼續阻止擁有小量財富的香港人,享受作為香港人應有的福利,並且榨取他們僅餘的財富。

生涯規劃?不用擔心,政府已一早為你安排。

參考資料

註一: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 – 安老按揭計算機
http://www.hkmc.com.hk/chi/online_tools/reverse_mortgage_programme/rever…

 

原文地址:http://pensionhk.tk/%E4%B8%AD%E7%94%A2%E7%9A%84%E6%98%8E%E5%A4%A9-%E5%B7%B2%E8%A2%AB%E8%A6%8F%E5%8A%83%E7%9A%84%E9%80%80%E4%BC%91/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