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工半月精選(1-18/2/2016)

紐約警察局計劃提高胡椒噴霧威力 稱可防止警察向人開槍
04/02/2016

20160204_NYPD pepper spray

編按︰防止警方向人開槍的方法,竟然是增加其他裝備的威力?紐約警察局打算提高胡椒噴霧的威力,令警方能夠更容易制服疑犯。然而這種改變是否真能減低警方所使用暴力的程度,或是給予警方更多方法對付他們看不順眼的人呢?惟工新聞翻譯了Alternet前日(2月2日)報導,看看紐約警察局這條新處方會有何效果。

原文地址:http://wknews.org/project/2/1/1011

最近紐約市警察局最近公佈警方計劃購買更強勁的胡椒噴霧,他們認為更強勁的武器能防止警方向人民開槍。

紐約警方:更勁胡椒噴務,更小武力制服疑犯

紐約警察局和其他部門以往採用的胡椒噴霧已經有很強的殺傷力,當中含有0.21%辣椒素。而新的胡椒噴霧將濃度提升至0.67%,這無疑是更加危險,令中椒的人更加痛。紐約警察局已經開始推出新的胡椒噴務,超過19,000個警察己配備這種新武器。

紐約警察局副局長愛德華·馬倫(Edward Mullen)在《紐約每日新聞》(New York Daily News)的訪問表示,更高濃度的胡椒噴霧能使警方更容易制服不守規則的疑犯。「更有威力的胡椒噴務,能夠減少制服疑犯或情緒不穩的人時所使用的武力。」

馬倫亦指出警方學會減少使用胡椒噴霧。去年紐約警察局的警察使用胡椒噴霧共284次,相比前年337次已經大減。

人權律師:警方只是胡亂向自己不喜歡的人噴射

不過這種態度將所有問題歸咎於疑犯,警方不負任何責任。許多時候,警方開槍並非因為他們有危險,而是他們正在追趕可能會逃走的疑犯。警員可能寧願向逃跑中的人開槍,也不讓他們逃走避過毒品相關檢控。問題關鍵就在這裡,而不在警員有沒有能力「制服」疑犯。

社運參與者和人權組織一致反對這個新計劃。紐約公民自由聯盟(New York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副主任克里斯托弗·鄧恩(Christopher Dunn)說︰「紐約警察局過度使用武力實在太普遍,我們對警方有更強的胡椒噴霧感到憂心。」

律師羅恩·古比(Ron Kuby)支持這種說法,並指出︰「警方並沒有好好使用胡椒噴霧,他們只是胡亂地向自己不喜歡的人噴射。」

另一位代表許多社運家的律師約書亞·莫斯科維茨(Joshua Moskovitz)說︰「我肯定有時使用胡椒噴務是有效,而且警方亦有正當地使用。不過我只有見過胡椒噴霧令問題更加惡化的情況。」

 

資料來源︰
Alternet: NYPD Triples the Strength of Their Pepper Spray Because the Old Stuff Didn’t Hurt Enough

 

跨國資本蝗蟲實錄 維珍航空搶700萬退休金 員工:為何港人要幫英國人埋單?
07/02/2016

20160205_virgin airlines

【惟工新聞】香港今年又成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為了吸引外國資本,打工仔如何被犧牲?老闆搶劫七百多萬退休金,一句「我冇犯法」就將責任推卸得一乾二淨,這就是維珍航空空中服務員的命運。惟工新聞專訪維珍航空香港空中服務員工會與及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上篇訪問報導了中年失業並失退休金對員工的打擊,這篇訪問將剖析維珍航空如何玩弄國際資本遊戲,蠶食他國資源後輕鬆離場。

原文地址:http://wknews.org/project/2/1/1013

罷工換來假談判 高層:「你地政府俾我地對冲!」

接到裁員及對沖強積金的消息後,維珍員工一直無法與高層對話,表達訴求。工會投票決議罷工,公司終於與工人展開正式談判。第一日談判,公司表現友善,不過一提到錢,便統統拒絕商討。高層直言「香港法例俾我對沖!」。在第二日的談判,高層更不耐煩:「唔好怪公司,要怪只怪你地香港政府!」對沖機制給予老闆無比信心,在談判過程中,一直是公司剝削員工的強大後盾。

維珍員工與高層搏鬥兩日,見識到公司一時立足本土、一時放眼國際的砌辭狡辯。公司指賠償方案及對沖強積金是根據香港慣例,員工便舉港龍航空作例子,指港龍航空並沒有使用對沖機制,但這例子不被維珍高層接納。當員工提出,根據香港法例,遣散費須跟年資計算,公司回應稱若額外付更多錢,會對其他地方的員工「不公平」。員工追問:「其他海外外站員工有冇對沖?」高層即撕破面皮,以「我冇犯法!」終結對話。

「你根本就當我係垃圾!」來自維珍工會、在維珍工作十多年的Connie得知被裁消息後,仍盡心服務,期望公司作出妥善安排,直至察覺到公司真面目,她禁不住責怪自己「太蠢」,一再痛斥公司無情。

精心策劃裁員 全職轉半職減強積金供款

維珍香港規模最大之時曾有200多名空中服務員,兩次裁員過後,2014年只裁剩80多人,到今年再裁走50多人,只剩下33人。

工會批評公司精心安排至今天的終極裁員,導致大部份員工的強積金被對沖得一乾二淨。2014年,悉尼航線取消,公司以人手過剩為由裁員,但同時呼籲員工由全職轉兼職。「佢話兩個兼職等於一個全職,如果多啲人轉兼職,就可以唔使炒咁多人喎。」來自維珍工會的Lilian認為公司早有預謀,2014年的轉變,公司不但從中縮減了人工支出,連強積金的僱主供款亦明顯地減少。

Connie當時選擇了轉為兼職,底薪減半,由港幣10,100元減到5,400元。另外福利也相對地削減,例如是醫療保險減半,且不設身體檢查。Lilian指,兼職的收入不足維生,「轉兼職之後,好多人仲要另外搵多份兼職。」

犧牲健康家庭 二十多年一無所得

維珍航空是次裁員,所有外站員工無一倖免,先在上年度關閉日本外站,到本年度再裁減香港、上海、印度及非洲的人手,唯獨英國總部「唔使裁員,又請人,仲有職升!」

內地勞工法例對打工仔保障較為全面,在英國航空工作、來自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的Carol指,上海外站工作十多年的空服員,可獲賠償40多萬元。而香港外站工作二十多年的Lilian,本應獲得30多萬元遣散費作賠償,卻被僱主以強積金供款部份對沖,結果只獲兩萬多。她不禁慨嘆:「香港外站裁最多人,但賠償係最少。」

服務十多二十年,維珍空服員付出的不只有時間,還有健康甚至是家庭。

來自維珍工會的Dom在2006年入職,十多年以來受傷無數,「唔好睇餐車咁細部,有300磅咁重架。有時個轆有問題,推得唔順,對條腰好危險。」

最令空服員叫苦的是睡眠問題。在長途飛行的飛機上,空服員分兩批入睡。第一批由凌晨2時到6時,第二批由6時睡到9時。Carol形容,前者剛入睡就被拍醒,後者則要捱眼訓。她二十多年來已習慣這樣的睡眠時間,即使放假,也會睡三、四小時後便在半夜醒來。

Connie有一個8歲的兒子,「飛咗幾日都見唔到,想送佢返學彌補下。但係時差搞到我夜晚瞓唔著,朝早起唔到身,仔仔扁晒嘴。」

年賺逾億毋須交稅 賺完錢要港人埋單

維珍航空大量裁員,航線卻沒減少。員工推斷,全球裁員目的是將職位空缺收回英國本土。Lilian憶述空中服務員比例的改變:「以前一班機上面嘅空中服務員,係一半香港人一半英國人,7對7。後來減到一班機個5個香港人,依家只係出兩個。」

維珍航空活脫脫地演示了跨國資本如何蠶食他國資源,然後揮一揮衣袖灑脫離場。

根據香港特區政府與英國所簽訂的《民用航空運輸協定》(Air Services Agreement)第十四條「雙重課稅寬免」規定,締約一方的航空公司經營航空器國際運輸所得的收入,如在該締約方的地區內須徵稅,則得豁免在締約另一方的地區內所徵收的稅項。意即維珍航空只須在英國交稅,香港方面的利得稅可獲豁免。

Carol批評,維珍航空「冇納稅,冇資格搞對沖」,指維珍並沒有為本港庫房作貢獻,卻由港人為其埋單。維珍員工退休金被老闆以對沖機制搶走,Carol假設道,要是員工老來無法維生,須申請綜援,變相是「香港人幫英國人俾錢」。

維珍航空為英國第七大航空公司,航班連接三十多個城市,在全球聘用超過9,000名員工。在2014年維珍航空錄得1,400萬英鎊(約1.6億港元)利潤,除了航空意外,維珍集團(Virgin Group)業務繁多,包括酒店、電訊、零售,甚至太空旅遊。整個集團約有65,000名員工,估計資產達50億英鎊(約556億港元)。

 

相關報導:
維珍航空搶700萬退休金 員工:「希望自己唔好咁長命」

 

何曉波獄中驗出肝腫瘤 妻:心情就像碎了一地的鉛
18/02/2016

何曉波

惟工編按:去年12月被捕的廣東省勞權人士,部份至今仍在獄中。關注工傷工友權益的「佛山南飛雁」負責人何曉波,更驗出肝臟有剛長出的良性腫瘤。其妻子發信請求公眾關注,惟工新聞特此刊登全文。事實上,維權人士家屬發聲並不容易,早在上年12月,何曉波妻子就曾遭警員到家中警告,要求她不得繼續在網路上發佈相關資訊,否則「後果會很嚴重」。上年被捕的7名勞權人士中有4人獲釋,有3名勞權人士仍未被釋放,並進入檢察院批捕的程序,包括「番禺打工族」的負責人曾飛洋及前工作人員孟唅,以及何曉波。

原文地址:
http://wknews.org/project/2/1/1015
他,在看守所,生病了,腫瘤君,求關注

我是相信愛情的!很多人說,兩個人結合後,愛情會慢慢轉化成親情,但我知道,我對曉波的感情,始終是愛情,很美妙,一直都很美妙,就像微風拂過心田,吹落一地花瓣……不是粉紅色,是晶瑩剔透的,像露珠一樣……

坦白說,我現在不知道該如何落筆,因為心情就像碎了一地的鉛,沉重而淩亂,拾不起,聚不來……顏色灰灰的……

小學三年級開始,我離開了從小生活的家,借宿在舅舅妗妗家裡,雖然舅舅妗妗心地無比善良,外表卻總是十分嚴肅不愛言語。我開始過上隱藏心情、努力乖巧、討人歡喜的生活,至今回憶童年,感覺仍是好累……從那以後,我就開始擁有遮罩負面情緒的能力,明明很痛苦的事情,我都不能立刻體驗,我很不容易哭出來,因為體會不到難過……然後,和明明知道無比愛自己,自己也無比愛的家人之間,有了一道怎麼都彌補不了的隔閡……

但是曉波不一樣,在他面前,我的心是無拘無束的,它可以享受無上的自由,可以飛翔、可以跌倒、可以像個傻瓜……

但是今天,他不光被抓了,他還病倒了,我的心再次像蝸牛一樣,自覺地把頭縮進了殼裡,不知道如何面對一切,不知道怎樣向前,不知道怎麼辦……

曉波被抓以後,無法得到律師會見,我絞盡腦汁也不能讓他知道我們一切安好,可他總有辦法讓我知道他的消息,看守所裡出來的每一位,都可能成為可愛的信使,但每一位信使都是報喜不報憂,讓我一直以來,好安心!知道他在裡面還能照顧別人,自然也有人照顧,有時候還想和他換換,把倆孩子交給他管,我進去休息休息……

直到今天,小N說:「你老公生病了,他的肝查出來有腫瘤,他不讓我們告訴你,怕你擔心……」

我的心立刻縮進了保護殼,感受不到,也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良性還是惡性?」

小N有些遲疑:「良性的,剛開始,很小,」他伸出右手食指,左手指著指甲蓋,說:「就這麼大,出來以後要做手術……」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概念,曉波身體向來不好,有常年胃病、特別容易發燒感冒,這是我原本最擔心的地方。心裡總感覺情況不太好:「什麼時候查出來的?」

小護士:「剛進去都要體檢,他說要不是進看守所,還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小N說,曉波肝上的腫瘤是拍片看到的,醫生按了按他,曉波說不痛,就沒有開藥給他吃,但是他的餐具都要和大家分開。

我在心裡把何曉波罵了一萬遍,媽蛋腦殘,寫信都不知道說的!可我的殼牢牢地擋住了撲面而來的一切壞消息:

「曉波剛進來那幾天,每天都抱著我哭,他特別想家,想你們,我們都想家,我剛進去也哭,但是他想得特別厲害,

「國保逼他簽不請律師承諾書,我們都不讓他簽,但是後來,國保威脅他,要是他不簽就把你抓進來,他害怕你被抓,就簽了,簽到1月31日前不請律師,

「他被提審的特別多,有時候差不多一星期每天都被提審,每次都要半天,被提審特別辛苦,有一次他和他們吵架了,說他在很多國家都有商務往來,

「員警把他每次出國的事情都問了,問他有沒有在國外開帳戶,郵箱密碼也都要走了,最後可能什麼也沒查到,就沒給他定成危害國家安全罪,給定了職務侵佔罪,說他把機構的錢放到自己帳戶上,拿來給員工發工資也算,

「他頭髮都白了,有次早上一醒來,發現白了很多,人也瘦了很多,

「我們在裡面,吃的都是冷的,下雪的時候都得冷水洗澡,夜裡經常凍醒、餓醒……每天打坐,發呆,時間久了,人會傻的,主要是想的太多,曉波想的太多了……」

曉波剛進去的時候,我的確擔心他到不知所以,我擔心他狀態不好、擔心他被欺負、擔心他生病,卻從來沒想過他還要面臨如此大、如此多的壓力,不光要忍受員警的各種威脅,居然,居然還有腫瘤君!滾蛋吧,腫瘤君,帶著一切不公義滾蛋吧!

我其實,真的不想計較使用了各種卑劣手段提審威逼曉波的那些所謂的「人民」員警,他們的心如何潰爛,那那那,不完全是他們的問題,那是體制的錯!

我只希望知道,曉波病情如何?我只希望他能得到及時的照顧和治療!希望他居住的環境稍微好一點,適合病人一點……

當局啊,就算是罪大惡極之人都有權見律師吧?都有權看病吧?難道他只是為了給工傷工友拿回賠償金,就要遭受如此待遇嗎?我國法律保護了誰?保護了誰?保護了誰啊……

我請求佛山市公安局允許律師會見何曉波,請求南海區看守所公開曉波的體檢報告!

也在此懇請請大家一起致電南海區看守所,要求公開何曉波病情及體檢報告!萬分感謝!

南海區看守所電話:0757-86690328

相關報導

廣東勞工組織維權人士被失蹤 解謎懶人包
4人被刑拘 剝奪哺乳權 家屬遭禁聲 港團體聲援內地被捕勞權人士
「勞權人士之命即世界人民之命」 全球行動聲援中國被捕勞權人士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