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內地工友玩Beyond的歌

billy teaching guitar 1

2016.3.13

在工人結他初班,我一般都讓工友們自選一些歌曲作為課上的教材和他們自己的練習,一個有趣發現,無論在深圳、東莞、以至到在蘇州和北京,都總會有工表示想選Beyond的歌曲來練習,而且,在課堂上交功課時,可以看出(聽出),他們還真演得很有感覺很有共鳴的。我一直覺得「內地工友喜歡Beyond的音樂」,是一個十分有趣的思考題。

香港流行音樂在內地流傳

首先,我自然是想到這是因為香港流行音樂工業與及大眾媒體的操作,使Beyond的名字和音樂得以在內地工人之間得到流傳。香港流行音樂是在經過7080年代的產業體系運作發展和經驗積累,在80年代開始隨著唱片工業的經濟條件,可以開始向區域擴散它的文化產品,Beyond的歌曲應該是剛好坐上了這外向的文化列車,隨著其他香港音樂擴散至內地。與此同時,內地社會亦剛好是在改革開放的狀態,除了開始進口各種外地商品之外,流行文化也是一個真空期,而香港的歌曲,就跟其他台灣或歐美流行音樂一起被吸收。這是經濟和社會方面的宏觀條件。

社會群體選擇的音樂

其次,帶著搖滾的「自由」、「憤怒」、「慨嘆命途結」等等元素,Beyond的音樂較容易得年青工人的共鳴。相對同時被引介到內地的「張學友」、「梅艷芳」、或台灣的「鄧麗君」、「羅大佑」等的音樂類型,較為城市中的工廠管理者或老闆所喜好。

我曾問工友,為何會喜歡Beyond的歌曲,他們都總會提及「追求自由」、「追求理想」、「很有控訴力」「用搖滾可以表達憤怒很爽啊」之類的話。這又很容易讓我想到,在工友的生活裡面,「聽命」、「接受工作安排」、「沉悶又重覆的工序」、「除了錢,找不到工作意義和成功感」、甚至「被人喝罵」、「不被視為人看待」等等,每天都在長時間發生及重複著,這就可以理解,搖滾對他們內心,有著多強大的吸引力和共鳴。日常生活的經驗其實是我們對流行文化進行閱讀和吸收的基礎,並從其中生產出文化意義的。雖然,流行文化工業是定了引介推廣的範圍或類型,但不同生活經驗的群體,仍是在有限的範圍中各取所需。

在流行音樂與工人之間

作為一個與內地NGO合作的結他班老師,加上自己也關心社會草根基層權益,有一點社會批判,我也曾責問過自己:流行音樂是工人困苦生活的鴉片嗎?我是不是與主流音樂同流合污,用文化產品去麻醉壓迫者,緩解他們的生活壓抑,成為社會壓迫制度的安全氣閥?經過多年來與工友的音樂交往經驗,我漸漸得到這些看法:

一、工人內心的憤怒或控訴,並沒有因為唱過歌,或爆過搖滾音樂之後就消失了。相反,在全情投入唱過,聲嘶力歇叫喊過之後,有不少工友更清楚和更肯定自己想要叫喊的事。我大概判斷是,在那些「更清楚叫喊什麼」和「還是不太清楚」的音樂工友之間,音樂「是」或「不是在強化自我肯定之間,是工人是否有所謂「行動主體性正在形成」來做為分界的。對於「工人行動主體性」的培養,在NGO中,現時是依靠很多種不同的「意識培養/提昇」活動來實現的工人文藝活動是其中一個部分 (一般是細小的一個部份),而「工人主體性」一旦在工人內心啟動了,音樂就會他們的助燃劑。

二、就算音樂只是一種解悶、一種舒解,工人要來一點,其實也不為過。工人的生活確實是非常枯燥乏味的,每天十多小時下來,下班後,就是找點樂事、找點甜口的,是一點也不奇怪。我以前也會奇怪,為何內地工業區附近的小街店舖,都會一直播放強勁的跳舞音樂,而工們又好像不太介意的,後來我才注意到,當你一整天在重覆一些動作,活像一台機器,你是會開始想尋求一些光影和聲音的刺激,重新啟動作為人的一些感觀機能,令自己感到自己是人,不是機器。正如第一點所提出,我不覺得這種「舒解」是會「麻醉/消解」憤怒和控訴的,而我覺得,它們是屬於兩組不從屬或抵銷的心理機制。

尋找工人生活中「美」的踪跡
IMG_3322

不過,到後來,我開始想進一步,在工友之間推動一種「工人藝」的想法,就是除了想NGO的期望,做到「反映現實」和「充權 (empowerment)這兩個在一般「抗爭藝(protest art) 中時常會提出的功能之外,提出一些工人文藝可以追求的「美學面向」

我留意到工人宿舍中,每位工友都會選自己一塊布來遮蔽自己的一格床位。我跟工友說:「這其實是你為自己住的地方選的一幅畫啊!」坦白說,選什麼圖案或顏色,都與這塊布的功能無關,它就是用來在集體宿舍中遮蔽出私隱空間的但是,工友仍是會選,選一塊心儀的布來掛,這其實就是工人生活中的其中一個美感抉擇啊!

我開始去注意工友的生活中,與「美」相關的所有物事。她們衣服顏色、拖鞋款色、髮型、飾物,她們喜歡的音樂、小說、電視節目、網站等等,這些一切一切裝飾物品或活動,很多的元素都與生活功能無關,而是帶著工友們的美判斷,而流行音樂,也是他們生活的其中一個美學裝置,一個美感和快感的裝置。開始想把握一些空間,可以跟他們談論他們的美感抉擇,議論他們的特點,鼓勵她們嘗試更多不同的美感想像,而不是只對這些流行文化品進行批判。

誘惑仍在

不過,我也不能不小心留意流行音樂中的一些問題,保持警覺。幾年前,兩位工人在網絡上放上了他們在宿舍中狂放唱出「春天裡」這首歌的一個視頻,引起了網上熱烈關注,後來兩人就被唱片公司買下,打造成為工人明星歌手,過不了一年,熱潮退卻,唱片公司賺了錢,兩人就消失無影了。在流行音樂工業中,就是有明星這個制度或運作機制流行文化工業要的,就可以轉化為資本的知名度。在那些來NGO想學結他的工人之中,有這種冀求一夜成名的心態,希望音樂是他們個人生活出路這些想法,也是常見的。這跟我想追求的,以草根生活為基礎,追求美感和自由的文化表達的想法就會相去甚遠了。

流行音樂成為工人音樂的起點

有了上面一些對流行音樂的想法,我開始在結他班中,和工友嘗試對他們喜愛的Beyond的歌進行另一種玩法。那是一次湊巧發生的事,工友在班中又提出要玩「喜歡妳」這首歌。我是有點不耐煩

我也算是喜歡Beyond的歌的,只是,對「喜歡妳」這歌就是沒什麼感覺,也包括可能是因為當年曾傳聞,這歌是黃家駒在唱片公司強烈要求要寫多一些情歌的壓力下,為了「交貨」而成之作。可是,偏偏不同的工友總是會提出玩這首歌,那次我是有點忍受不了,出於納悶,鬧玩地問工友

「你知道黃家駒唱這首歌的時候,他的這個,是仍在世?還是已走了?」

「憑你聽這歌的感覺,你覺得他的這個,距離他很遠?沒多遠很近?」

「你聽這歌時感覺,黃家駒的這個,跟他還有沒有機會再發展?」

我以為這會難倒工友,怎料,他們覺得這些問題很有意思,竟興致勃勃地開始討論起來。我見氣氛也不錯,就提出,反正是沒有人知道答案的,要不這樣,你們別猜了,現在你們玩這歌,你們就想好你們自己的那個『,然後,根據這個跟你的距離有沒有機會、或甚至她知不知道你喜歡她等等只有你才知道的感覺去唱你自己版本的喜歡妳』給大家聽聽吧。

後,我的結他班又多了一種「玩」流行音樂的方法了!我後來這樣想,工人的愛情可以這樣了,那麼工人的抗爭呢?
打工者中心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