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屋共治:自己屋邨自己管》論壇新聞稿

「住屋自主月」系列活動 -《公屋共治:自己屋邨自己管》論壇
新聞稿(17/4/2016)

自領展入主公共屋邨後,頻頻加租並引進大財團,商場的貨品價格上升,以致居民生活叫苦連天。甚至近日有屋邨商場的社福機構被業主大幅徵收管理費,視公屋商場 為賺錢工具。一直以來,房委會主導整個公屋政策和管理,上至公屋居住面積、下至寵物飼養的權利,全港70多萬戶公屋居民卻無從發聲。

為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街坊工友服務處、 社區發展陣線及公屋被迫遷戶關注組等團體在4月17日於何文田房委會總部門外舉辦名為「《公屋共治:自己屋邨自己管》論壇」,並邀請各界代表,就公屋規劃自主及房委會民主化等問題作出討論。

公屋資產判上判,居民生活叫苦連天

團體認為近年在劏房租金狂升的前提下,公屋街坊卻被外間視作「幸福的一群」。成功上樓公屋的人,更被笑稱作「人生羸家」。在此的氛圍下,公屋政策問題,近年 愈來愈被忽視。自領展(前稱︰領匯)在2004年入主全港公共屋邨後,公屋商場及街市淪為上市公司的賺錢工具。領展為每年能增加利潤向股東交代及打造形 象,除以頻頻加租將小商戶淘汰外,當中更有小店即使願意付市值租金,也不獲續租。領展解釋是要番新商場,以新形象迎合居民需要。可是,領展引進大財團後, 商場的貨品價格上升,消費的選擇在沒有競爭下愈來愈少,令公屋居民生活叫苦連天,「買貴野,捱貴餸」,居民需要不被滿足。

此外,團體認為公屋商場內不少小店經已經營一段長時間,成為不少居民的集體回憶和社交場地。領展迫走小商戶,切斷社區網絡。近月,更有屋邨商場的社福機構被 業主大幅徵收管理費,令社福機構隨時要終止服務,深深影響當區的需要。面對如此狀況,領展需作大幅度改革,甚至政府需回購領展,以阻領展繼續蠶食公屋社 區,實現公屋內的「住屋自主」。

公共房屋欠自主規劃,政策偏離居民意願

一直以來,房委會主導公屋政策和管理。上至公屋居住面積,下至寵物飼養的權利,決策層面上全無公屋居民參與,引致政策偏離居民意願。即使居民本身居住的社區 內,就連基本屋邨設施的規劃,居民也難以參與其中,以致設施未能因應各屋邨獨特而需要設計,難免令居民未能對社區產生歸屬感。

除公屋政策及社區設施外,團體認為各類型房屋規劃也未能滿足市民所需。以現時中轉屋為例,房委會有意將全港唯一市區中轉屋拆卸,事前從未有諮詢居民意見,更進行閉門會議,拒絕向居民交代計劃決策進度,嚴重莫視居民的知情權及訴求。

團體認為房委會一向自稱「以人為本」,但其決策架構從未有居民參與,政策更嚴重偏離居民意願,明顯與其理念相違背。要做到真正「以人為本」,就必須做到「與民共議」,讓居民擁有自主規劃空間,從而成就一個切合居民需要的社區。

改革不公義制度,保障居民住屋權

輪候公屋人數持續增長,不少市民為求安定居所而申請公屋。輪候公屋非常漫長,而入住公屋也並不就此安居。房委會多次調高公屋租金幅度,過往幾年租金加幅更達 一成以上;近年又不斷收緊公屋居住標準,令公屋居民不斷搬遷;新建公屋面積越來越少,大幅延長單身人士輪候公屋時間等等。歸根究底,都是由於「房委會」這法定機構所導致!

公屋鉛水事件令大眾記憶猶新,除了揭發房屋署的監管不足外,使公眾意識到,原來公屋工程投標等重大事項,均需經房委會轄下小組討論及通過,但這些重要決策卻能繞過立法會,避過公眾監察。公眾對房委會的會議內容近乎無從知曉,多數委員會甚至以資料敏感為由 幾乎從不公開會議紀錄、只對外公佈開會日期。如非政黨踢爆,誰能想像公屋用水竟然含鉛。

多年來,房委會以法定機構身份,制定房屋政策,影響全港七十多萬戶公屋居民。但房委會中佔大多數的非官方成員竟然均由特首所委任,變相只向特首問責。經由不民主選舉制度產生的特首所委任出來的房委會成員,會真正反映到公屋居民的聲音嗎?
所以團體認為必定要改革現時不公義的房委會制度,長遠才能保障公屋居民的住屋權。

2016年4月17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