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2016-互助採訪隊報導系列之二

前言

今年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五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同根社、古洞支援組、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兩個團體趕得及討論並派了工友/街坊參與採訪隊工作。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游叔 (清潔工工會理事)
阿傑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職員)
May(第七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Mandie(第七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寶(草根‧行動‧媒體)
~~~~~~~~~~~~~~~~~~~~~~~~~~~~~~~~~

今日是5月1日勞動節,互助訪問隊訪問參與遊行的人士,了解他們對不同議題的看法。三位受訪者為阿賢(遊行人士)、司徒先生(天主教勞工組)和游叔(清潔工)。

如果想工作環境有民主,應該要有什麼條件?

司徒先生是天主教勞工組主席,他認為一個民主的工作環境中應該有共同協議的體制。但他指出的並不是每一個人也有決策權和話事權的情況下實現民主,而是要建立一個有原則及規則的環境來運作。

另一位受訪者阿賢自稱是一位沒有工會背景的基層。對於怎樣在工作環境有民主,阿賢十分認同工人應有發聲的機會,更指出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她認為當工人的生活不安穩便會反抗。同時她更指出「工人和老闆都是平等的。工人沒有老闆可以自食其力創業,但如果老闆沒有工人幫他賺錢,那麼老闆是不存在的。」而她認為政府立法標準工時才是保障工人的方法,因有法例規管後僱主便不會再對員工無良。合作社提倡工人共同決策,當問及阿賢以合作社模式運作去讓工人有發聲機會時,她卻對此有所保留,但她指出企業的成功是靠工人而非老闆。

photo179385163614103525
阿賢

相反,清潔工工會的游叔初時指不太了解合作社的運作原則。經了解後,他了解到合作社是有有平等的決策權,但很難實踐。可是他也認為,如果像他這樣的外判清潔工會要組合作社去反外判和反壟斷,那麼政府應先立法杜絕外判商的壟斷,給小型公司有更大的生存空間,那麼清潔工組合作社的機會會比較大。

photo205190911971405604
游叔

政府賦予市區重建局三大權力(政府注資100億、落實重建後開始計一年可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收地、發展項目免補地價),但市建局應有何社會責任?

司徒先生認為應該對重建的居民進行劃一賠償,他直指出收購不該濫權,而是應該「用於民」,既然平價收購便不該高價賣出,以維持公平。在提及重建後政府所興建的樓宇的問題,他亦認同在重建後是不應興建一些不能負擔的私人樓宇。而游叔認為市建局應有責任妥善安置租戶。

photo179385163614103527
司徒先生

對新移民的認識和看法
司徒先生認為現在的內地新移民不再從事基層的工作,因他表示現在中國已在各個地方派代表來港以訓練外勞,但當我們再進一步追問這些消息的來源時,他卻未有清楚交代,並且叫小記去做研究自然就發現。

小記上網搜尋資料,發現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2013年6月所發佈的第2季就業及空缺按季統計報告,政府數據顯示七成新移民從事勞動力大而且環境待遇較差的基層工作,填補本港基層職位的空缺,有些甚至擔起家,但報告指,社會忽視新移民對香港的貢獻(註一)。

清潔工工會的代表游叔認為,隨著本地人口老化的問題持續,他認定現時本港針對老人家福利和退休的政策不足。因此,他贊同政府應盡快落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而這亦是他這次參與勞工遊行的訴求之一。

此外,游叔在訪問過程中亦提及從內地來港定居的長者應否享有同等福利時,他則認為政府須對內地長者進行入息審查並續說:「他們在內地既享有退休金,同時亦能享有香港的福利,那他們不就是拿著兩份福利去侵佔本土人的利益嗎?」。

經過一番了解後,游叔明白到原來現時中國並不容許公民有雙重身份 — 也就是說來港定居的內地長者必須放棄中國戶籍和一些相關福利。同時,也理解到內地長者須依靠已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子女申請才可來港定居。當被問及如果已成為香港永久居民的基層的內地子女已放棄內地戶籍和福利而無法長期回內地照顧父母時,他們應否申請其父母來港加以照顧。游叔了解後認為這是合理的,因為子女應盡孝以負擔父母生活所需。
~~~~~~~~~~~~~~~~~~~~~~~~~~~~~~~~~~~~~~~~~~~~~~~~~~~~
註一: 香港政府統計處:
二零一三年
第二季就業及空缺按季統計報告
(2013年6月) 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0500032013QQ02B0100.pdf

3 comments

  1. […] 系列二 //人大半生的時間,都在工作中度過。為勞工爭取合理待遇,實質也是捍衛我們作為人的尊嚴與自主。是次遊行,我們接觸了三位不同背景的人士, 包括:擁有租客的業主陳先生,家務助理娟姨,以及有兼職工作的全職大專生阿拔。來自不同的背景,卻站在同一條的遊行隊伍上,我們就不同的基層議題,收集了他們的看法。// […]

  2. […] 系列二 //人大半生的時間,都在工作中度過。為勞工爭取合理待遇,實質也是捍衛我們作為人的尊嚴與自主。是次遊行,我們接觸了三位不同背景的人士, 包括:擁有租客的業主陳先生,家務助理娟姨,以及有兼職工作的全職大專生阿拔。來自不同的背景,卻站在同一條的遊行隊伍上,我們就不同的基層議題,收集了他們的看法。//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