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甩轆 睡眠不足

sleep-research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
主婦睡眠與健康狀況調查

 

 

也許,我們並沒有睡得好的權利~

「雖然話每晚十一時瞓,但中間要同小朋去廁所、蓋被,根本沒一覺瞓多過三個鐘。」

—-雙職媽媽阿Ling

 

「全職家庭主婦成日被人以為好得鐘閑,做少奶奶,其實一日找半粒俾自己都無。」

—–全職家庭主婦Vicki

 

「其實每日都好忙,每晚8:00pm就好想瞓,但都要撐住!我哋唔可以瞓、唔可以病、只可以死。」

——兼職媽媽阿霞

 

睡眠,是人類生存的基本需要;然而作為基層婦女,「安寢無憂」 卻有著遙不可及的距離。

現時全港有約64萬女性料理家務者。家庭主婦是香港社會的一份子,在家庭領域默默付出,甚至放棄滿足個人發展需要照顧家庭,作為已發展地區的香港,對主婦的處境依然麻木,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在四月份進行了一個「主婦睡眠與健康狀況」問卷調查,並安排於母親節前夕舉辦調查結果發佈會,忙讓各界更了解家庭主婦日常的生活狀況,促進社會討論提供適切的支援,並希望藉此向主婦和母親致意!

部份年輕母親的睡眠質素需要關注

是次調查在平年4月至5初進行,對象是沒有全職工作的年輕家庭主婦,絕大部份受訪者也是母親的角色,育有16歲以下小朋友。參與調查的主婦共175人。研究結果顯示,近4成(38.29%)受訪者在最近一個月每日睡眠時間不足6小時。

在睡眠期間,調查結果顯示,有超過四成(41.72%)受訪者時不時或多數時候「因為照顧家人而需要半夜起床」;約有三成半(34.29% / 35.53%)受訪者時不時或經常「睡得不安穩」或「失眠」;超過兩成(21.71%)及(21.15%)受訪者分別時不時或多數時候在「睡眠時發惡夢」或受各種痛症所影響;三成半人(35.43%)不少時候、甚至經常「半夜必須起床上廁所」。另外,亦有超過六成(62.86%)受訪者時不時或經常感到「疲倦」,超過兩成半(26.71%)受訪者時不時或經常「無法專心做事」。這些數據均顯示,部份年輕主婦的睡眠質素和日間精神狀態均處於不佳的狀況。

另外,亦有兩成年輕主婦在最近一個月通常在晚上12時後才上床睡覺,而亦有近三成(28.57%)受訪者在近月需要30分鐘以上才能入睡,亦有約四成(38.29%)受訪者近月每天晚上的真正睡眠時間只有少於6小時。上述結果亦顯示仍有部份主婦面對「遲睡」、「難以入睡」及「睡眠時間短」的問題。

睡眠質素差、日間精神狀態差,除了涉及個人的身體情況及生活習慣外,亦有其社會及文化因素。香港社會雖然經濟繁榮,但整個社會競爭激烈,生活壓力大,不單在職場感到壓力,負責照顧家庭及老幼的主婦亦面對不少生活壓力。尤其是次調查的對象大部份均沒有大專學歷、家庭收入在20,000元以下、需要照顧年幼子女的家庭主婦,這些年輕主婦更有約三成半人為新來港七年或以下人士,面對社會壓力,她們能夠掌握的資源較少,加上目前的社會福利制度中並沒有對主婦作出適切的支援,令婦女的壓力無法宣洩,最終影響婦女的健康狀況。

四成年輕婦女身體受各種痛症困擾

是否有充足的睡眠,將會影響個人的身心健康。醫生指出經常夜睡者會較易生病,情緒健康也會受影響,容易患上抑鬱症或焦慮症等,上述醫學的驗證亦與是次研究結果吻合。是次調查發現,有約四成年輕主婦的身體受各種痛症,包括「頭痛/頭暈」、「腰酸背痛」及「手腳酸痛」所影響。表示時不時或經常「頭痛/頭暈」的共佔36.57%,而表示時不時或多數時候會有「腰酸背痛」的則佔五成(50%),而表示時不時或經常「手腳酸痛」的則共38.86%。值得注意的是,是次研究的對象並非長者,而是年齡介乎18-44歲的年輕主婦,經常受各種痛症困擾並非合理和正常現象,亦可見家庭主婦照顧家庭並不是一般人想像中輕鬆。

再者,「打工仔」有薪酬、有假期,身體不適一般亦可申請病假,工作受傷亦可向保險公司索取賠償。是次研究的年輕主婦,全部均以照顧家庭為主要工作,大部份均為無酬勞動,只有兩成人從事兼職賺取少量收入幫補生計;這群主婦沒有薪酬,因為需要長時間照顧年幼兒童而不能享有任何假期,遇到上述痛症亦不能申請病假休息,工傷亦不能享有任何賠償。長年累月睡眠不足,加上照顧工作操勞,各種痛症自然會由此而起。

家庭主婦在家中照顧老幼,她們的工作對這些老人家及年幼小童均非常重要,而她們的照顧正正影響著這些被照顧者的生活質素,因此她們的身體狀況及照顧質素並非其個人的事,而是影響著她一家的福祉。事實上,照顧者也需要被照顧;社會實需要考慮如何為母親或家庭主婦提供更大的支援,以讓她們維持健康的身體,並且確保其照顧的質素。

六成年輕主婦出現抑鬱狀況

是次調查研究使用抑鬱簡短量表(Short Depression Scale)(CES-D 10)是以10條題目量度被訪者的心理抑鬱程度,是由美國流行病學研究中心(Center for Epidemiologic Studies)所制訂。若分數超過10分視為抑鬱,10-14分屬輕度抑鬱,14分及以上屬嚴重抑鬱。有關量表詢問在過去的1個星期裏,被訪者出現以下感受或行為的程度:0分指幾乎沒有或從來沒有(指少於1天);1分指有時或很少(指1-2天);2分指時不時或不少時候(指3-4天);3分指多數或所有時候(指5-7天),而第5及第8條的分數則相反。

在受訪的年輕主婦中,有(62.5%)抑鬱簡短量表分數高於10分,處於抑鬱狀況;(31.25%)被訪者屬輕度抑鬱,(31.25%)屬嚴重抑鬱。而所有被訪主婦抑鬱簡短量表CES-D 10的平均分為11.86。總結而言,出現抑鬱症狀的年輕主婦比例相當高,其中有一半屬輕度抑鬱,另有一半屬嚴重抑鬱。

年輕主婦出現高比例抑鬱症狀的原因,除了因為是次問卷調查的抽樣方法集中在某一個社群內的年輕主婦外,婦女的抑鬱情況亦一直被忽略。例如: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於2009年曾發表一個《婦女就業與精神健康調查報告》,其研究結果亦顯示,在376名受訪婦女當中,有47.9%處於抑鬱狀況;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在2004年的一項調查發現,本港約有兩成人口患有抑鬱症,其研究結果亦顯示低下階層及中產人士較易患有抑鬱,而男女比例為1比2,即女性患抑鬱症較男性高一倍。

家庭主婦的情緒狀況差,將對「被照顧」的家中老弱構成風險,他們的生活質素可能因此而下降。事實上基層年輕主婦,放棄了自我發展的機會、放棄自己的事業和興趣,生活圈子狹窄,因缺乏社會參與而跟社會脫節,日復日地留在家中照顧子女及老人,孤獨地面對家居做不完的家務,加上生活的適應及經濟等壓力,情緒受困擾是可以理解的,而睡眠質素、身體狀況或情緒狀況在這情況下都會提出各種警號。香港社會實有需要為家庭主婦訂立出各種支援政策,以減輕其照顧家庭的壓力。

跟據是次調查的分析,我們建議:

1. 託兒服務免設限,減低年輕主婦的照顧壓力

家庭主婦長時間照顧兒童實不容易,尤其是照顧幼兒實是非常辛苦,如果還需要照顧其他家庭成員,處理其他家務,沒有任何支援,遇到的問題將會更大。調查發現部份年輕主婦睡眠質素差,部份主婦身體和情緒狀況均出現各種問題。我們認為社會實需要承托這些婦女,以支援她們照顧家庭,減輕她們的壓力。目前大部份政府資助的託兒服務均名額有限,只會協助照顧「有需要」的家庭及兒童,照顧者需要休息、調整狀態絕不是可接受服務的原因。因此,我們建議除了增設各年齡層的託兒服務名額,讓年輕主婦可以選擇就業外,亦需要增設更多暫託服務,實質支援家庭主婦休息和社會參與,讓家庭主婦可以暫時放下照顧的重擔,照顧自己,重新上路。

2. 設立照顧者津貼,經濟上支援家庭主婦

很多年輕主婦(特別是低收入家庭的婦女)除了需要面對照顧嬰兒的壓力外,也需要考慮家庭經濟;事實上,有很多基層婦女均面對經濟壓力,需要依靠丈夫一人打工供養一家,面對通脹壓力,最低工資又未能追上,又多一位家庭成員需要照顧,要購買大量嬰兒用品、奶粉,壓力大到不能想像。我們建議政府應效法外國經驗,設立照顧者津貼,為照顧兒童的照顧者提供經濟上的援助,讓其經濟上更加獨立,可自行選擇購買產品或服務,紓緩家庭主婦的經濟壓力。

3. 訂立標準工時及增設家長假期,讓家庭主婦可以「放假」休息

香港的家庭人數愈來愈少,家庭的支援亦愈見薄弱,鄰里網絡亦不如以往強。家庭主婦雖然為社會不斷「再生產」勞動力,但並不代表其不需要休息及支援。政府、商界、社會服務機構亦有責任為家庭主婦提供支援,以構建一個有利家庭關係,亦有利下一代成長的社會。政府應立即訂立標準工時,以方便僱員支援家庭的照顧責任;此外,政府及商界亦應設立家長假期/ 家事假期,鼓勵僱員協助照顧家庭,亦為家庭主婦減低照顧的壓力。政府亦應加強資助非政府機構發展各種婦女服務,鼓勵婦女休息和社會參與,更重要是各項服務必須是照顧者友善,可同時帶同幼童進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