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外傭中介犯案手法 呼籲僱主攜手抵制

揭露外傭中介犯案手法 呼籲僱主攜手抵制

自去年十一月開始,本會與SBMI-HK合作處理多宗個案,當中大部分涉及中介公司向外傭收取非法 費用。今年六月及九月,金聯僱傭公司(下稱「金聯」)及盈樂僱傭中心(下稱「盈樂」)分別被 檢控非法超收中介費用,在東區法院被定罪及罰款,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外傭受中介公司剝削的情況。

個案A:金聯案

本會於2015年12年接獲多名印傭投訴,指控金聯僱僱公司向她們徵收超額費用。在眾多投訴之中, 有五名申訴人曾向勞工處職業介紹所事務科作出正式投訴,最後勞工處決定起訴金聯。

Sundari是唯一受法庭傳召的證人。她在接受金聯轉介的工作之後,被金聯職員帶往Ample Cooperation Limited(財務公司),被逼簽下借貸文件,在未有領取該筆款項的情況下,又被要求授權該間財務公司將「貸款」轉賬至金聯僱傭公司的戶口。當時,Sundari「被借貸」13,300元,加 上貸款利息,總共須付15,000元。當時,Sundari只支付了頭一個月的工資,由於得到工會的協助,沒有繼續支付,並向勞工處投訴。

個案B:盈樂案

本會於2016年1月接獲多名印傭投訴,指控盈樂僱傭中心向她們徵收超額費用。在眾多投訴之中,有 三名申訴人曾向勞工處職業介紹所事務科作出正式投訴,最後勞工處決定起訴盈樂。

三名申訴人之中,有一名(申訴人A)因為向投訴盈樂,已被僱主解僱。當時,申訴人A試圖向僱主解釋她不再支付貸款的因由,但未被理會。盈樂負責人並向申訴人A的僱主表示申訴人A有問題,勸告僱主解僱申訴人A。僱主誤信盈樂,令申訴人A失去工作。

三名申訴人經盈樂轉介僱主之後,被盈樂帶往 Indonesian OverseasCredit Limited ,在沒有解釋文件內容的情況下,被要求簽下貸款文件。同樣地,她們沒有收到任何款項,便被告知須每月還款3378一3380,並支付6個月,共銀20268一20280港元。

盈樂會於申訴人工作一個月之後,帶她們往恆生銀行開戶,並扣起戶口提款卡和密碼,然後要求僱 主以銀行戶口轉帳發薪。盈樂在僱主發薪後,在沒有通知申訴人的情況下,會直接從戶口轉帳貸款 金額,並將餘款約800元交給申訴人。換吉之,假如外傭不作投訴,她們在港工作的首六個月,實得工資只有800元左右。

從以上兩個個案可見,外傭中介與財務公司勾結,強迫外傭借貸,以每月收費的方式,企圖繞過法 律責任。假如外傭拒絕還款,中介公司和財務公司會扭盡六壬,不但會滋擾外傭,更會向其僱主「投訴」,誤導香港僱主,並勸說僱主解僱外傭,對外傭造成壓力。在兩案當中,均有當事人因為堅拒中介公司的非法收費而被僱主解僱,生計被斷。

APPIH、大牌、艇仔互相勾結  雙邊政府視而不見

本會在處理個案期間發現,金聯和盈樂都是「艇仔(沒有印尼領事館牌照的中介公司),需要向「大牌」(有印尼領事館牌照的中介公司)公司「借印」才能做生意。因此,以上兩宗超收中介費用的案件中,背後牽涉的中介公司亦不止一間。本會得知,金聯是分別向忠傭僱傭公司、佳聯僱傭公司和穎時僱傭中心「借印」,而盈樂則向廣源貿易公司「借印」。這些「借印」的公司,並沒有參與該欠轉介服務,但會向「艇仔」收取費用,並在僱傭合約上蓋印,令「艇仔」可以轉介外傭。 換言之,一間中介的非法行為,背後實有龐大的中介網絡串通。而這些借印的「大牌」,都是香港職業介紹所印尼協會有限公司(簡稱APPIH)的會員。

APPIH是所有擁有印尼領事館發出的「大牌」公司的聯會,此會的榮譽會長是印尼總領事,主席是海外僱傭中心的創辦人張結民先生。APPIH作為中介公司商會,其中一個宗旨是「提升印傭福利」和「監督會員之經營活動,和匯報違反條例的會員,譬如:借出公司印章、利用協會名稱、商標及 讓印傭負擔不合理的費用。」等。然而,APPIH 長年以來,顯然失職。

金聯、盈樂等「艇仔」向外傭收取非法費用,必須得到 APPIH 會員借印,方可成事。從兩個案件可 見,兩間「艇仔」至少有四間「大牌」借印,從而從事非法收費的活動。APPIH明知有這種情況, 卻視而不見,明顯監督不力。從 APPIH 的網頁可見,其董事會設有「保護」一職,負責「處理僱傭公司、印傭問題及解決個案」,然而根據網頁,此職多年來一直懸空,未見 APPIH 之努力。

坊間不少擁「大牌」的公司誤導公眾,指一切不法行為皆是「艇仔」所作,事實並非如此。「大牌」實際上是與「艇仔」合作,並且任由這些不法行為在香港進行。在盈樂僱傭中心入罪後,有中介公司向傳媒表示1,《職業介紹所條例》規定他們只可向外傭收取首月工資百分之十,令他們難以經營,要求容許他們收足一個月工資。這正正顯示中介公司有法不依,已成行業文化,根深蒂固。

中介有法不依、誤導公思

中介公司為規避法例,強迫外傭借貸,更誤導公眾和香港僱主,令人誤以為收費合法、貸款「正常」。據傳媒報道2,有中介公司聯會主席表示,「以印傭為例,大多都要借錢來港,然後在每月工資攤還,所以有外傭初來港,每月只得千多元生活費,要再借錢解財困。」外傭初來港後的貸款, 往往是被中介公司逼令簽下,正如金聯案及盈樂案,有時更是中介公司的非法收費。大部分外傭的「借貸」,絕不是個人財困而造成。實際上,財務公司只須要外傭交出合約、護照等文件,便能批出貸款,而這些文件往往是中介公司交給財務公司,在貸款批出後,再行扣起的。換言之,將僱主地址交給財務公司的,很多時是中介公司,而不是外傭本人。

現行法例無間嚇力     修例立法刻不容提

中介公司有法不依,正是因為監管不力、而罰則太輕。現行《職業介紹所條例》就超收中介費的刑罰過輕,最高罰款不過是五萬元,而無須監禁。金聯和盈樂分別只被罰九千元和三萬元,這低度的懲罰,顯然無法反映造成外籍家務工「抵債勞動」罪行的嚴重性。現時,欠薪者的最高刑罰是罰款35萬及監禁三年,中介公司對外籍家務工超收中介費的情形,與長期欠薪相近,應予等同刑罰。

僱備攜手    抵制黑中介

不法中介為求目的,不惜誤導僱主、滋擾外傭。在金聯案和盈樂案這些成功檢控的例子,顯示外傭要爭取公義,有賴僱主的支持和體諒。為維護香港的法治,香港僱主應與外傭攜手,抵制黑中介, 檢舉中介公司的不法行為。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

2016年9月11日

1 【外傭凰體指案件判罰三萬元太輕】,有線新聞,2016年9月2日

2 【僱主驚接恐嚇電話 揭外傭偷信借大耳薩】,經濟日報,2016年8月5日

photo_2016-09-11_14-42-1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