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是相愛,對他人無害 | 女工拉拉

編按:內地鄉間窮家庭前往城市找工作進工廠,彷彿已是這世紀最快讓農民過上基本生活的生存方式。然後當青年從小學開始就已經習慣了待在異鄉的寄宿小學、寄宿中學,寄宿的職業學校,他們的成長到開始工作,就註定與上一輩的老工人不一樣。

在流水線上有著冷冰冰如機器人的日常,老早習慣獨立生活的青年工人,對家庭有所牽念的同時,也對主動選擇自己的路有更大的勇氣。異情戀婚姻傳統,在全球化的推動之下變成了聚少離多,因工作不同而隨職涯身價而居的異地夫妻,至於同性間女女之情的探索,也在工廠工友情誼之上發展出互相欣賞、互勵互持的情感關係。兩種情感的發展在資本巨輪的壓制下,為女工提供了流水線生活以外,找回生活熱度的小縫隙。

我們只是相愛,對他人無害 | 女工拉拉

作者:李霜氤   來源:尖椒部落原創首發   時間:2016-08-11 09:00

摘要:淩寒和雪菲是一對拉拉戀人。淩寒在流水線上當普工,每天拼命打工,雪菲則正在準備自考本科。一路走來,她們的感情遭到了家人的強烈反對,但現在她們依然相愛,依然一起夢想著未來。

在這間工廠裡,每個人穿上工作服後,就是一台台機器,她們的美麗和活力被遮擋在工作服下,卻依然像花兒般恣意開放著。

淩寒就是其中一朵花兒。她留著一頭清新幹練的短髮,平時不苟言笑,感情內斂。同時,也是一位拉拉女工。

12平米小單間,最溫馨的小窩

已是晚上9點,淩寒和為數不多的工人們還在「自願加班」,只是為了能夠拿到更多的薪水。車間內開著恒溫空調,但防塵服下的她,依然能感覺到汗水從額頭流進領口。今天已經連續工作14小時了。

10點了,工廠的機器將要停運維護,工友們紛紛離去,來了另外兩位值夜班的男工友。淩寒拖著疲憊的身軀,去門口打卡,離開工廠。

淩寒並沒有住在工廠提供的員工宿舍,而是和女友雪菲在工廠附近租了一間單房。60平米左右的套房裡,只有一個12平米的小單間是屬於她和女友的。然而,這卻是她們最溫馨的小窩。回到住處,淩寒看到一杯綠豆湯被擺在桌子上,不由得欣喜若狂,端起來一飲而盡,工作了一天,真的又累又渴。開心地推開房門,女友雪菲正依偎在床邊,拿著一個二手的老平板電腦背英語單詞,看到淩寒回來,也開心地站起來,兩人來了一個大大的熊抱。

雪菲的故事

雪菲今年21歲,從小在一個工人家庭裡長大。雪菲原本成績優異,父母也想供她上大學,17歲那年,接近50歲高齡的父親突然從工地失業了,原因是年齡過大。而此時家裡還有三位年邁的老人要贍養,74歲的姥姥正在住院,媽媽除了打零工,還要看護老人。為了補貼家用,雪菲不顧父母的反對,輟學進了血汗工廠。

在認識淩寒以前,雪菲在一家小電子廠工作。和淩寒所在的世界名企不同的是,雪菲工作的廠會出現不按時發工資、不合理克扣工資的情況,甚至連上廁所的請求都會招來上司的訓斥,次數多了還會被克扣工資。但由於維權成本太大,許多工友都選擇忍氣吞聲。

「那可是我姥姥救命的錢啊」,有一次,一家小廠的老闆由於欠債,賣了工廠跑路了,卻沒有付清包括雪菲在內的幾個工友的工資,這個女孩在舊廠門口無助地哭泣,路人來來往往,偶爾流露出同情的目光,又訕訕離去。

向誰討薪?找誰維權?根據法律,公司倒閉,老闆失蹤這種現象可以向相關部門申請勞動仲裁,但雪菲和其他幾位被欠薪工友並不瞭解相關法律知識,以至錯過了維權機會,只能自認倒楣。況且仲裁時間也會很長,工友無法承擔這個時間成本。

相識相愛,分開重逢

一次偶然的機會,命運讓兩個女孩相識了。她們是同鄉,有著說不完的話題,她們曾經是鄰居,租住在幾平米的平房,中間用擋板隔開。她們喜歡工作完牽著手在月光下一起回家,任憑月光拉近兩個身影的距離。

但兩個女孩的愛情曾經遭到家人的強烈反對。雪菲的爸爸憤怒地打了雪菲一個耳光,說她「胡鬧」、「丟臉」,並叫她立刻和淩寒斷了聯繫,安心找個婆家。無奈之下,雪菲答應了爸爸,一度要和淩寒分手。

而淩寒則直接被父母「逐出家門」——「我們就當沒養你這個女兒,別想從我們這兒拿到一分錢嫁妝」。淩寒萬分難過,自己已經經濟獨立,並不想多拿父母的錢,但是骨肉親情怎能輕易割捨。

我們只是相愛,我們對他人無害,為什麼我們的愛情得不到祝福,卻要我們失去親情呢?我們不喜歡男人,如果和男人結婚生子,家庭也是不幸福的,會讓三個人都痛苦,難道這是大家想要看到的嗎?」雪菲在日記中寫道。

終於,雪菲的家人勉強接受了她這段愛情。雪菲的媽媽說:「我們只有這一個女兒,她對老人又孝順,孩子也不容易,她高興就行了。」雪菲的爸爸沉默不語,雪菲對著父母哭了起來。

淩寒的父母卻始終不和她聯繫,任憑淩寒發了無數條短信。好在淩寒的弟弟表示「支持老姐的愛情」,讓6歲的兒子送給了淩寒一幅畫,畫中淩寒與雪菲穿著婚紗。看著侄子送來的禮物,淩寒和雪菲十分感動,心裡想著,總有一天我也要穿著潔白的婚紗,牽起妳的手。

在風雨中抱緊彼此

如今,淩寒和雪菲與幾位打工者合租一整套房,住在1500一個月的單間,共用餐廳和衛生間。淩寒每月拼命打工,能賺到3000-4000元,每個月還會給父母一部分。而雪菲在服裝店打臨時工,每個月收入2000元左右,每天有幾個小時的時間為自學考試做準備。

半年時間,雪菲已經順利通過四門課程,再花半年時間應該就能夠拿到管理學的自考本科證書。雪菲打算等拿到文憑,就去公司面試文員之類的職位。

淩寒說:「她腦子比我聰明,念個自考本科,以後應該可以換個體面的工作,工廠太累了,而且也不是長久之計。我願意多打工支持她讀書」。

淩寒是個善於規劃未來的人,她打算攢錢,過幾年就從工廠辭職,自己開個花店或者美甲店,甚至想到有錢之後去孤兒院領養一個孩子,然而聽別人說領養可能的困難後,又一聲歎息。

生活還在繼續,她們依然相愛,依然夢想著未來。世界這麼多風霜雨雪,因為有愛才有家,有家才覺得溫暖,在風雨中她們抱緊了彼此,組建了一個溫暖的小家。

延伸閱讀

工廠殘酷地利用她,家庭溫柔地蠶食她

為了女朋友的幸福,我是不是應該離開她? | 女工拉拉

女工拉拉:如果幸福是真的,即使要等待也沒關係

請尊重原創,保護版權

本文系橙雨傘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開發和製作。歡迎轉載,但請保留本段文字:轉載自關愛女性,賦能女性遠離暴力的跨界公益專案橙雨傘+中國女工權益與生活資訊平臺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並保留以下作者資訊

作者:李霜氤

很懶的女權主義者,面對男權癌她冷若冰霜,遇到姐妹願化作解凍的春風。

http://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700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