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仔布販就食衞局「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遷置事宜」覆函之回應聲明

我們一眾「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 」(棚仔)布販對於食衞局於 2016 年 10 月 11 日發出的「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遷置事宜」,深表不滿,並有以下之回應聲明。

(1) 要求公開交待、統一登記調查資料及準則

食環署聲稱,在 2013 年底至 2014 年初,在布市場內進行了共六次實地調查,確認場内的無牌經營者人數,並表示布販如在任何一次實地調查中被證實在布市場內營運,均會計算在內。但最後,食環署只確認了場内 33 名無牌小販,卻拒絕承認其餘 17 名同樣在布市場内獨立並長時間經營,但未能出現於登記名冊的無牌小販。

事實上,我們可以確認食環署並沒有獨立進行六次無牌小販突擊登記,而只是依據最初兩次的登記作出核實,迴避處理在該兩次登記行動中因故未及出現的無牌小販。事實上,全體17 人已按食環署的要求,盡力配合問卷調查和核實程序,提供包括商業登記、稅務資料、經營時間及模式,以及貨源等資料。我們已經多番解釋,17 人分別基於生病、往返廁所、因事離港或因生意而外出等原因,未能在當初兩次登記行動時出現;另外,部份人因害怕無牌經營受罰(過往時有發生)而離去躲藏,部份則遭到現場人員拒絕登記。

我們亦有確切資料証實,食環署批核 33 人的確認資格及要求,與 17 人的確認資格及要求並不相符,包括前者至今從不需要出示有關資料佐証,亦接受同一家庭成員分別進行獨立確認。33 人只需簡單証明不同聲請者是獨立經營(如有兩檔不同號或不同公司登記)即可。我們亦可從署方確認的 33 人背景資格得出,標準只為: (i)2013 年仍在棚仔經營謀生 及 (ii)獨立經營;這與 17 位未獲確認的聲請者是否與 33 人份屬夫妻、親子或姻親根本無關。

從食環署截至 2016 年 10 月 11 日仍接納 17 位未獲確認的聲請者補充資料可見,署方根本是在証據不足之下,貿然作出拒絕確認的決定。我們明白署方需要客觀可信的資料,以核實 17 位聲請者的身份,釋除公眾疑慮。是故我們只要求:

1.1) 設立個案審批專責小組,在中立人仕(如各級議員)的陪同下,重新審理 17 人的聲請個案,避免有位置衝突(即有份處理審批的官員)的食環署官員自我審核。我們已有足夠資料顯示,食環署掌握的資料並不可靠,在遞交資料過程中,資訊混亂,要求不一。

1.2) 提供 2013 年底至 2014 年初六次實地調查的詳細資料,包括日期、時間、地點、行動詳情(包括相片及其他記錄)、登記數目及登記準則等,以確證署方是以有系統、合理及統一的標準,公平看待所有聲請的無牌小販。

(2) 要求大幅減免租金

署方提出 33 位確認無牌小販可選擇以圍內競投方式競投通州街臨時街市的空置檔位繼續經營,而競投底價則是按個別檔位市值租金的 80%,即為每月港幣 2,200 元至 4,960 元(視乎檔位面積)。署方還聲言比較其他街市,此仍合理的租金水平。這種說法實有誤導公眾之嫌。

究其實,棚仔小販已是二度搬遷。早於 1978 年,我們已因興建地鐵,解決交通問題而被逼搬遷。誰知現在又因興建居屋,減輕住房問題而犧牲,由始至終,我們的命運都被逼配合城市發展的步伐,即使搬遷從來意味著生意上的損失及顧客群的流失。根據以往的歷史及慣例,政府主動進行小販搬遷,均需設立優惠補償(包括原租或減租搬遷等),當中並不涉及對個別小販社群的特殊恩惠。

另方面,現仍經營的無牌小販一直有與牌主合作經營,需要協助牌主繳交每年港幣四千多元,即每月港幣約$350 元,絕非沒有繳付任何檔位租金。只是近年間,食環署因著有意收回棚仔,才停止續發助手牌照(至使現時只剩下無牌小販)及收取牌費。我們亦需要指出,食環署一直放任棚仔自生自滅,從來未有協助提供水、電、保安及防火設施等(直至近年才陸續加設) 。食環署一直默許前助手在牌主退牌後接續無牌經營,當中的管理失職同樣難辭其究。

我們對於署方在諮詢確認我們對於租金的期望下,仍單方面提出現時建議的不合理水平,深表失望及備受愚弄。署方現時提昇租金高達 10 至 12 倍,根本沒有了解現時小販的經營實況(小販現時只以十元八塊的方式零售布塊) 。這種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的方式,既不尊重署方自己已承認的布市場歷史及特色,也不考慮搬遷後檔販的生存條件。事實上,深水埗而至全港的商業租金今年都有下降的趨勢,加上棚仔獨特的背景及營運顧客,署方必需大幅減底現時的建議租金。食環署轄下的街市生意冷清 (通州街街市的人流稀少,生意不振已人所共知)、配套管理不善、空置情況嚴重、租金價格浮動等,早已是大眾了解及署方承認的事實。

我們已在不同場合表明,在商言商,通州街街市,從地點、設施到設計都絕不理想。即使我們願意再次作為開荒牛,重建街市的營商環境,亦必需得到政府的主動協助,包括只受取接近現水平的租金及街市設施配套等。我們亦有多番倡議改建第四及第五座為「一條龍布藝市集」,以拉動發展第一至第三座零售布業的生意。試問署方憑藉什麼理據,要求被逼搬遷的棚仔小販接受這跡近市值的租金水平?

我們要求署方應以現時的租金(牌費)為討價還價的起點,大幅減免建議的租金,予願意配合發展,搬入通州街街市發展的商販,可以有起動及持守生計的機會及可能。

(3) 妥善處理露宿者問題

我們亦十分關注食環署如何聯同其他部門,妥善處理露宿者問題。我們已經知悉,政府在未有確認我們的搬遷意願的情況下,已著手圍封通州街街市旁的露宿者範圍,引起關顧地區團體的不滿。我們認為此舉只會引起小販與露宿者的糾紛,不利社區和諧及未來的鄰舍關係。我們一直倡議政府先行與露宿者社群談妥搬遷方案,包括覓地興建臨時房屋予露宿者等。

最後,

我們對於食環署浪費過去一年,多次的溝通對話機會,獨斷獨行,深表遺憾。我們亦對期間協助我們周旋的各級議員、各位義工、各類顧客及社會大眾,深感謝意。可惜的是,事實表明,食環署並未有汲取以往遷置小販市場的教訓,一意孤行,漠視民意,誤導市民。我們在此重申: 我們絕不輕易讓步。我們將會繼續要求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立即安排時間,親身來臨棚仔,與我們商討。我們不排除,未來會有進一步的行動。

 

欽州街布販市場商販關注組

2016 年 10 月 12 日

[1]食物及衞生局「政府秉承公平公正原則處理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遷置事宜」覆函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0/06/P2016100600805.ht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