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下而上熟食墟 一家大細嚟趁墟 申請深水埗公共空間 用作農曆年熟食墟市

「基層假日試驗計劃調查報告」發布會【新聞稿】

 

為了振興基層社區經濟,保留香港文化特色,「重現街道熟食文化關注組」及「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在過去半年,積極熟食墟市推動政策。為了解熟食墟市的普遍認知及居民接納程度,聯盟於9-11月期間,於深水埗通州街、欽州街交界,舉行了兩次基層假日熟食墟市試驗計劃,並且進行一系列居民意見調查,收集了400份問卷,搜集民意及數據,「由下而上」規劃一家大小亦能參與的農曆新年熟食墟市。問卷內容主要分為5部份,分別是選址、佈局管理環境及交通影響和整體體驗。

 

經過一連串分析後,聯盟決意於2017年農曆新年年三十至初二晚上,申請深水埗公共空間,舉行農曆熟食墟市,期望令到 12個小販經營者能夠在一個「由下而上」熟食墟販賣物。聯盟於12月 17日下午 3時召開記者招待會,提出申請深水埗公共空間用作農曆年熟食墟市的詳細情況,並發佈「基層假日試驗計劃調查報告」。

 

聯盟為了推動計劃,除了進行上述調查及試驗計劃,亦已經進行各種申請程序,包括向食環署入信申請各種所需牌照,並已經附上規劃草圖,現正等候食環署的審批。此外,聯盟亦已經向深水埗區議會表示申請意願,正等候區議會12月尾大會的最後推薦,以期能夠順利申請,情況有如之前申請深水埗見光墟。經過官方的協調和推進,申請的時間無疑有所縮短;然而,牌照申請的手續始終繁複,而且要求甚嚴,民間團體在僅有的資源下,難以符合所有要求;再者,每次申請均需要遷就區議會的會議日程,亦對申請效率有所影響,令到要在農曆新年前成功籌備,時間頗為倉促。

 

此外,為符合當局的嚴格要求,確保衛生、安全、並尊重其他街道使用者及社區人士,舉辦方以合乎食環及消防的基本要求,包括設置污水糟及臨時冰櫃,設置阻隔汽車廢氣的屏障,並以電力取代石油氣推動煮食爐具等措施,以減少食物污染及火災風險。在規劃方面,亦已安排好人流及道路的使用,熟悉似的安排位置不會過於密集,亦有成員處理人流、污水及垃圾,避免阻塞及影響市容。然而,要進行以上的措施配套,成本十分高昂,效果亦可能有所影響。

 

例如使用電力推動爐具,申請機電工程牌照要求嚴格,所費不菲,而使用乾電池成本效益甚低,但借用濕電又需要經過重重關卡手續繁複,大大增加營辦成本,基層民間團體難以負擔。再者,使用電力而非明火,對於食物風味亦有很大影響,即使手藝極好的小販,亦需要較長時間適應由明火過渡至電力的轉變,要回復以前火氣十足的熟食風味亦很困難。凡此種種,均對熟食墟市的發展和復興,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除電力牌照之外,食物製造廠牌照的申請亦非常嚴苛和繁複。牌照分類眾多,牽涉食物種類繁雜,申請時所需的條件有別,因而造成飲食業發展和創造諸多限制。而且,很多地道小食亦有機會不在食物製作牌照涵蓋的範圍之內,導致無法製作售賣,對熟食小販墟市特色和風味的存續有所影響。食物製造廠牌照的出現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期間缺乏充分的討論和檢討,亦無諮詢公眾,除了對發展創意熟食墟市有所影響,亦對小本經營的食店構成經營上的困難。因此,聯盟希望食環署在不影響食物安全衛生的情況下,放寬一些食物製作牌照的申請,並且從速檢討發牌準則和分類,諮詢業界,以便利飲食業及熟食墟市的經營之餘,更能刺激業界創造力,促進相關行業的發展。

 

聯盟希望,此次熟食墟市計劃是長期性,而非一次性。這樣才能有效增加成本效益,並容許更充足時間讓市民及營運者改良技術,重現風味及文化;物資需要長遠投資,方能物盡其用,獲得更好效果。因此聯盟希望除了農曆新年能夠成功舉辦,亦希望此後的假日都能夠開放申請。但長遠來說,民間團體較難負擔高昂的營運成本,尤其想實施長期的試驗計劃,讓民間逐漸適應新的經營模式。因此,就著牌照的申請及批核問題,聯盟亦希望能夠簡化手續,有清晰指引,不用每次等待區議會的審批及食環署的首肯,就可以避免申請程序過度繁複,以及曠持日久的問題。另外放寬一些標準,例如香港可以用石油氣推動栗子車,外國大型城市的墟市也容許使用石油氣明火,相信關鍵在於防火安全,而非一味避免用火。與民共議,共同規劃,而非限死框框,諸多制約,才能夠真正振興民間熟食墟市。

 

我們相信,技術問題通過溝通協調,應可解決,如台灣聞名的夜市,單單一個台北市就有十七個規劃完善的夜墟,即使人流檔口眾多,亦是安全整潔,成為聞名中外的旅遊熱點;即使在新加坡這個最講求整潔的城市,也放棄取締的政策,諮詢公眾的意見,規劃小販中心。我們希望,深水埗能夠成為「區區有熟食墟」的起點,於來年能夠舉行節假日甚至常設的熟食墟市,並將成功例子推展至其他基層社區,振興本地社區經濟,保留地道特色文化。

 

最後,聯盟強調,當局不應於農曆新年,強力打壓及取締民間自發的熟食販賣。聯盟申請是次墟市計劃,是為了試驗新的營辦模式,以期熟食墟市得到更好的發展,而不是排除其他民間自發的熟食販賣活動。但一來是次經營的模式並未成熟,只是試行方案,檔販數目亦很少,需要更多的實踐機會以達致最佳效果;其次,熟食墟市應該百花齊放,不同的民間自發者發揮不同的創意和手藝,讓這地道特色更有吸引力和保存價值,無論在地道風味、烹調方式、創意發揮等方面,我們的方案均無法代替其他經營方式;而我們的深水埗熟食墟市計劃,只是政府希望發展熟食墟市可以作為參考或討論的方式,而不是要取代其他自發的熟食檔販。因此,政府應該在農曆新年期間,酌情容許民間熟食的擺賣活動,只需要維持一定的秩序和人流措施,而不應強行取締、驅趕、檢控等打壓的行為。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現街道熟食文化關注組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