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換重建社工隊疑打壓滅聲事件】跟進報導

15879236_10153969519096627_134175818_n

【虛詞詭說戲居民 無畏打壓爭權益】

土瓜灣重建特約記者 韋無成
2017年1月3日

背景:
受市建局春田街/崇志街重建計劃影響的業主、租客及商戶所組成的「鶴園春田商住大聯盟」(下稱大聯盟),於去年10月底聽到有傳言說一直服務區內的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市區重建社區服務隊(下稱社工隊)將於今年一月一日起被市區更新基金(下稱基金會)停止服務,其後居民多番向基金會查證,但一直只得到含糊說法,模稜兩可,曾有居民成功與基金行政總裁黃錦文通電,黃含糊說會更換社工隊,但卻拒絕回信大聯盟給予明確答覆,並說信件是『冷冰冰』,叫居民靜心等待會面再交待。大聯盟質疑市區更新基金(下稱基金會)於零諮詢情況下,以重新招標為名,換走原有服務隊,大聯盟質疑有關決定是政治打壓。(有關事件的來龍去脈,請參閱大聯盟於早前舉辦「踢走市區更新基金黑箱作業」記者招待會的新聞稿: http://wp.me/p5xEw3-zM)

經過多番爭取,在基金會拖延將近一個月後,大聯盟在上月12號終於約到基金會董事會主席梁祖彬、行政總裁黃錦文及另一董事會成員羅淑君會面,當天除了十多名受影響居民外,邵家臻議員、劉小麗議員及張超雄議員亦有出席撐重建居民。

在當天會議上,基金會的代表才正式「口頭通知」大聯盟,關於現有重建社工隊將於半個月後被撤換,並勸說居民接受現有結果。而現為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譽教授的梁祖彬更加「金句盡出」,「擺官威、打官腔」,戲耍重建居民。

▎與民共議乃白紙 社區參與僅吹噓 ▎

什麼是「社區工作」?約在廿載之前,梁祖彬教授在有份編著的《社區工作理論與實踐》一書如是說:「社區是影響社會政策的基地;社區工作是一種爭取及保障集體共同利益的手法」。那什麼是居民參與?梁祖彬教授在書中說「參與是一種由下而上、影響上層決策者的活動…透過參與,他們可以表達對政策的意見,並企圖影響政制。」

廿載過後,梁教授似乎打算為舊著譜寫新的一章,親身演繹反證例子,以「市區更新基金董事會主席」的身份,示範有權力者可以如何由上而下地決定,排拒居民的參與。會議剛剛開始,大聯盟居民們還未及表達訴求,梁教授就先擺官威,強硬表示撤回更換社工隊的決定是「無可能」,尚未正式會談,已先為今天的會面寫下結論。

隨後在會議上大聯盟居民們多次質疑市區更新基金是根據2011年新市區重建策略提出「以人為先,從地區出發及與民共議」的工作方針而成立,而更換社工隊直接影響受影響居民的權益,亦分化社區關係和互信,但作出有關決定竟然無須諮詢居民意見,梁祖彬竟表示「投標就係投標囉,投標就係會轉機構架嘛…若果考慮居民意見,咁就無須投標喇」。

為了證明不諮詢居民意見是合理的,作為大學社工系教授,梁祖彬竟然使用「循環論證」的詭辯,他表示「所有社區服務的投標都係咁,都係唔諮詢居民…我自己同時都係『社區投資共享基金委員會』的委員,果邊都係唔會諮詢服務使用者意見」。唔係梁教授踢爆都唔知,社區投資共享基金標榜要建立居民的社會資本,其中一個重要範疇就係要促進「社會參與」, 但實情如何呢,原來就是不容參與。

另一董事會成員羅淑君女士亦提出各種匪夷所思的理由勸說居民接受撤換安排,她向居民笑說:「可能你地鐘意的社工之後會轉過去路德會(新接手機構)度做呢」,又說「因為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社工隊沒有在投標計劃書其中一欄上寫著『春田街居民鐘意我地』」,而實情是社工隊在標書上已附上居民的讚賞信件。而羅女士的說法,亦完全無視居民對市區更新基金透過撥款制度控制社工隊,從而令重建區居民滅聲的質疑,將現時基金「零諮詢」的制度問題簡化為居民對個別社工的喜厭。

市區更新基金眾代表,有人現時是社工機構的高層、有人過去是做社區發展服務、有人是社工系榮譽教授,他們教曉重建居民寶貴一課,香港政府的文件,理念寫得漂亮,但實情都呃人,市區重建策略話要「與民共議」,共議的意思是大家坐低是有商有量,但實際上小至撤換服務居民的社工隊,大至直接更改影響居民安置的政策,也是可以連最基本的諮詢都無須做,居民只能等候發落!

▎官到無求膽自大 有權用盡成常態 ▎

公共屋邨爆出鉛水問題,政府內部無人問責,面對民間社會的批評,林鄭司長跳出黎話自己「官到無求膽自大」,批評大家將鉛水問題「政治化」,孰料原來這句話並非司長的專利,特區政府有權有勢的人均趨之若鶩。

自春田街/崇志街重建項目社工隊被撤換一事揭露出來以後,市區更新基金黑箱作業的做法飽受民間批評,而梁祖彬作為基金會主席,加上其社工背景,自然首當其衝,而當他在會上面對大聯盟的居民一再質疑,忽然發火說:「我諗好清楚,唔改得就唔改得,話我咩都好啦,我無欲無求…我呢啲義工黎咋嘛,唔使咁個人攻擊我」。

一句「無慾無求」,出自一位手握大權的基金會主席的口中,真係幾得人驚!試想想,制度賦予你權力與責任,你的一個決定影響無數人的安居樂業,但你卻「無慾無求」,也自然無所畏懼,若你存心為惡或者hea住做,也真是害得人多,而另一邊廂制度的缺陷卻不容受影響人士提出申訴和異議。

面對梁祖彬的惡劣態度,與會者無不生氣,邵家臻議員表示會將問題帶上立法會討論,並同時要求檢討市區重建策略,梁祖彬回應說「我去立法會去左10幾次啦」,言下之意,自是暗示今天香港立法會只是橡皮圖章,無權監督他們這些由政府當局委任組成的委員會,一副「權在我手無有怕」的嘴臉。

▎後記 ▎

報導出街之時,雖然鶴園春田商住大聯盟的居民們向市區更新基金力爭多時,但最終服務區內的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社工隊仍然逃不過在今年1月1號被停止服務,社工隊招標制度的缺陷仍未見到有任何改善。

不過,大聯盟居民們亦沒有因此氣餒,在社工隊中止服務前一天,大聯盟舉辦了【大重建小春田頒獎典禮】,除了頒獎給社工隊外,亦頒發「無法無天」、「無慾無求」及「無稽幼稚」三個特別獎項給行政總裁黃錦文、市區更新基金會主席梁祖彬及董事會成員羅淑君,由於市區更新基金拒絕派人出席,只好由居民分別戴上基金會的頭像代領。

面對打壓,大聯盟居民們並不畏縮,繼續爭取作為重建戶的應有權益,早前就市建局對自住業主「同區七年樓齡」的承諾弄虛作假已去信立法會申訴部及申訴專員公員跟進。市建局以為將社工隊打壓及收編,就可以令居民滅聲,大錯特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