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重新規劃法例傾斜財團 幼稚園頑抗官商黑勾結(二)[全球官商黑盲搶地紀事系列]

p_20161121_144733

全球官商黑盲搶地紀事系列之
台中市:重新規劃法例傾斜財團 幼稚園頑抗官商黑勾結(二)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系列編按:
官商黑勾結盲搶地,其實是一個世界性趨勢,並非香港獨有。土地/空間是人賴以發展生活的其中一個要素,但又同時是資本壟斷的過程中所必須壟斷的資本之一。在人們能有勇氣想像和實踐超越由上而下的社會體制之前,無論你是不屈搶奪而抵抗被人打到頭破血流,還是出賣一生買層樓結果臨老市區重建收樓都好,升斗小民如你我,都只有恆常處於與官商黑就著居住和生活空間的無止境周旋之中。

[草根.行動.媒體]的朋友重視紥根本土,放眼世界。官商黑有他們搞全球化,草根的連結、視野和經驗參考也應該要跨邊界。隨後,我們會慢慢就著這些不同的經驗,整理出一系列的紀事,希望大家可以透過這些不同的經驗,當在零散的抗爭中被「call馬」去聲援時,除了單純的「幫拖」外,也可找到不同的視角和參與的位置。

台灣篇編按:
[
草根.行動.媒體]的朋友,在本年十一月中後期在台灣交流,遇上反迫遷行動。歸港後綜合事件資料的整理,寫下這篇紀事。以下先介紹幾個相關的重要詞語:

「都更」:指都市更新。像香港一樣,也分公營與私營。雖然法規上台港兩地不太一樣,但相似的是,地產商都把這事當做肥豬肉,而同時,對社區和地方有感情和有社區網絡的人,都不願意輕易被拆遷。和香港的情況一樣,不願意走的人也往往都被政府和主流媒體抹黑為貪心釘子戶。

「自辦重劃」:即,自辦市地重劃 ,屬於私營的都更形式。前政府說是為了加大民間自己進行都更的誘因,提供獎勵辦法以資鼓勵。可是魔鬼就在細節裡,這往往成了財團謀利的機會。目前,受影響的民眾已結連成[自辦重劃受害者聯盟 ]來抵抗盲搶地。

「擋拆」:即是齊集在被迫遷戶處,等待拆遷或其他地政人員來襲的行動。

「社團」:香港讀者留意,在台灣這詞的意思是「關注社會的學生團體」。

「自救會」:顧名思義,受到政策或官商勾結威迫的人們組成的自助組織,通常名為「xxx自救會」。

「坪」:香港量地用呎數,台灣人講坪數,一坪大約等於35.5832平方英呎。

p_20161121_131219

(二)「錢重要還是孩子重要?」 
「我記得童年在這裡非常快樂。小時候在草地上玩,身上都是泥,老師都不會說你很髒在草地上,抓青蛙和小昆虫,是跟大自然很親近的童年台中黎明幼兒園第五屆的畢業生曾瓊芬,現已是三個小孩的媽媽,是台中親子共學團的成員,在這個母校和園長的危難之時,她連結了親子共學團其他成員,回校參與抗爭。當日見她頭上綁著口號布條,喊口號喊得聲嘶力歇,關心之情躍然面上。
p_20161121_145513 p_20161121_145241 p_20161121_140309

幼稚園園長林金連的爺爺林泉,曾在日治時期因開班教授中文,而被關進牢中29天。在林金連當兵期間(台灣成年男性皆須入伍受訓一段時間),與父母商討,並於1976年成功創辦幼稚園。林金連在入伍前曾當過大貨車捆工、油漆工、汽車拆解工、印刷機器製造工人針織紡織機工人、機車行業務員、金屬水管製造工人、石油化工送貨員洗車工等草根工種工人。1979年退伍後,由於未考取師資,先在園中當工友,直到1983年考嘉義師專幼稚園教師學分班,取得全國第一位男性幼稚園教師資格,並接任園長。其後,他又於嘉義大學幼兒教育研究所畢業,取得碩士學位。 林爸爸林興隆過身前交代,希望林園長可以一直堅持這個民間辦學的理念。
p_20161121_132658

林園長的外貌百分百「貼地」,日常穿載都是勞動者的樣子,小帽T-SHIRT水鞋,和小朋友一起玩耍,身上還常髒髒的。相信一般階級觀念重的人,絕對無法辨認他是園長。黎明幼稚園本來佔地1800坪,有教室、草地、游泳池,讓小朋友有充分活動的空間。林園長的教育理念,在他碩士論文的摘要中可見一二:「台灣是孩子生長的地方,培養孩子認識週遭環境與生活,是最為真切與根本的幼兒教育起點。而幼兒教育也不可只侷限於傳統的教室內,讓孩子能以真實的感官去親近這塊土地他身體力行,經常帶孩子到戶外觀察學習,2001年開始,每年都帶小朋友夜宿生態園區接觸大自然。同時,自1997年起,他拿起攝影機拍攝本地文化教材,拍攝台灣即將消失的地方文化和手工藝,堅持拍了51集,包括:銅鑼的燒木炭、三義的樟腦油提煉 、鹿港的舞獅頭製作 、新港的醬油釀造、埔里的無患子皂等。

擋勘察當日其中一聲援者說:「基本人權不可以多數決。」這似乎亦是林園長的教育理念之一。他常常把孩子的需要作為第一優先考慮,且並未因孩子數目多少而決定其需要是否重要。

據園長表示,校園內建游泳池時,他特意設計池水高度與池邊差一截,讓小朋友游泳時風只從頭上吹過,比較不會著涼。後期他發現有位小朋友雖游泳很棒,但卻會皮膚敏感,竟不計成本,從南投運來山泉水,就只為讓一名小朋友可以繼續游泳。

在擋拆當日,林園長問了一個問題許多次:「錢重要還是孩子重要?」那到底,台灣的市區更新法律,是如何讓謀取暴利成為可能,而為幼稚園招來這場災禍?

(未完待續:
下篇(18/1/2017, 周三)提要: 台灣的市區更新法律,是如何讓謀取暴利成為可能,而為幼稚園招來這場災禍?請看三)自劃重辦漏洞多 變相益財團發財」 ……]

其他篇章:
之一 台中市區重新規劃 幼稚園園方誓死抗爭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