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成員工已有合約工時 近7成認為不能與僱主商討

[標準工時聯盟]僱員對工時政策意見調查:
9成員工已有合約工時 近7成認為不能與僱主商討轉自:職工盟

 
  標準工時委員即將向政府提交終極標時政策報告,有消息指報告將建議實施「合約工時」。標準工時聯盟(簡稱標時聯盟)今日發佈「僱員對工時政策意見」網上問卷調查,發現逾九成八(98.1%)受訪者有與僱主訂立書面或口頭每周工時協定,近六成(54.5%)每周協定的工時達45小時或以上,屬長工時工作,惟近八成半表示每周工時數仍然超出合約/口頭協定,而且近七成表示沒有超時工作補償。另外,若政府立法要求於合約寫明工時,共逾六成六受訪者認為自己完全沒有能力及較沒有能力與僱主商議合適工時。
  標準工時聯盟於去年11月14日至12月期間於網上進行「僱員對工時政策意見」問卷調查,成功收回514份問卷。受訪者主要來自事飲食及酒店業(15.8%)、運輸(10.7%)及社會及個人服務業(18.9%)。近七成三(72.5%)整體受訪者平均每月收入少於兩萬元。
調查指出,差不多所有受訪者(98.1%)有與僱主以合約或口頭方式協定每周工作時數,近五成五(54.5%)每周協定的工時達45小時或以上。每周協定工時達55小時以上更達13.8%。這反映即使僱傭雙方協定每周工時,僱員長工時間工作情況嚴重。
有協議不等如有補水   7成受訪者超時無補償
  調查發現,儘管逾九成八(98.1%)受訪者有與僱主有書面或口頭協定每周工作時數,近八成半(85.5%)表示每周工時數超出合約/口頭協定,而且近七成表示屬無償加班。標時聯盟指結果反映,僱傭雙方即使有合約/口頭工時協定,亦非限制僱員工時的「靈舟妙藥」,這完全取決僱員的議價能力。現行工時協定下,僱員已被迫長時間工作,甚至無償超時工作,這已清楚預視標準工時委員的「合約工時」必不可行。
 
  標準工時委員會的「合約工時」,只是立法要求僱主及僱員必須簽訂僱傭合約,當中要列明工時及有否超時工作補償,但工時及相關條款最終都是由僱傭雙方自由協議,沒有法定準則。這跟現行僱傭雙方自行協議工時沒有分別。基層僱員往往缺乏議價能力,標時聯盟警告在「合約工時」下,僱員必陷於「合法」長工時及無償加班的「雙失」處境,最終得不償失。
66%受訪者認為無能力與僱主商議合適工時
  逾六成六(66.1%)受訪者認為自己完全沒有能力及較沒有能力與僱主商議合適工時,在實際情況下,大部份受訪者自知缺乏議價能力,無能力與僱主商議合適工時。
  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權,在強弱懸殊的勞資關係下,若標準工時委員會認為訂定了「僱傭合約」,列明工時要求及是否獲得超時工作補償等同處理了僱員過長工時問題是自欺欺人,這根本未有解決本港僱員長工時的情況。
沒有標準工時,關懷低薪員工只是虛偽空話
  對於有報導指標準工時委員會在推行「合約工時」之餘,亦建議立法列明工資線以下僱工,若工時超出合約規定,僱主須付加班補水。標時聯盟批評建議是雪上加霜,「合約工時」沒有規管僱員標準工時,即使設立工資線,對低收入僱員的作用亦不大,因僱主可在合約中提高工時以逃避支付加班,建議反令無償加班「合法化」。
工時彈性化不等同豁免工時保障
不論收入多少,也應該受到工時法例的保護,政府刻意把長工時問題集中在低收入階層,而迴避中等收入勞工的長工時問題。老師、醫生、護士、社工、行政管理階層,都飽受長工時困擾,這不單只影響她們自己及家人,也影響到她們的服務業對象,包括學生、病人、家長、受助者,因此工時立法是一整個社會的問題。
因此,我們強調有些工作的工時是可以彈性化處理,例如每週、每雙週、或每日去訂出標準工時,這是彈性化安排。但這不等同於取消標準工時,或把這些行業員工豁免於保障之中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