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衰仔紙」與增設長生津的局面

轉載自: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特首梁振英上周三(18日)公布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民間要求他藉最後機會,在社保、退休和勞工保障方面兌現競選承諾 ; 梁振英回應競選承諾基本上已全部落實,並自詡報告「進取、全面、務實」。《施政報告》由「 拖政」報告變成「撕剩」報告,貧富懸殊加劇固然令人失望,完全未回應多年提倡的具體扶貧目標和藍圖,只設立 「不能扶貧」的貧窮線。今年政府以「優化多層社會保障支柱」為題,結果是出現不能接受的倒退和暗藏魔鬼的細節。

放寬為名 實為削減

長者貧窮問題是不爭事實,多年的《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反映65歲及以上長者貧窮率高,申請長者生活津貼個案有 40多萬、長者綜援佔整體個案六成,扶貧委員會亦明言人口老化令貧窮率下降更為困難。
政府一來意圖藉增設需作審查的升級長者生活津貼(每月3435元),加上現有計劃覆蓋74%長者人口為由,否定「不 論貧富」的退保方案,扼殺近30年民間倡議及委託港大周永新研究團隊的努力,續借扶貧措施避免觸碰權利保障。
同時,假借取消與家人非同住長者簽署「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俗稱「衰仔紙」),實把長者綜援申請年齡提高至 65歲,把原本屬於「長者」(60-64歲)變為「成人」個案,直接削減保障範疇,甚至導致生活水平跌至貧窮線以下 ,顯然是借刀殺人、名加實削。

政府藉故削減的行徑令人憤怒,在毫無討論前貿然僭建綜援長者的年齡定義,公然撕毀最底層的安全網和違反應有的程序公義。這既涉及資源再分配的討論更是背後對弱勢福利權的意識形態。

首先,今次的所謂放寬「衰仔紙」僅屬簡化行政安排,令個別非同住長者方便申請,事實卻不涉及任何政策改善。 要達致扶貧和鼓勵居家安老,建議政策應回復至1999年收緊綜援發放準則前的安排,容許合資格的長者或殘疾人士 與家人同住,以個人資格單獨申請,讓他們僅為經濟能力支援的家人提供支援。以家庭作為申請單位,家庭成員被 迫作決定,選擇自己遷出或要求長者搬離;現時除非因特殊情況得以酌情,否則同住以個人申請的機會甚微。

「長者」忽變「成人」

其次,今次附帶加入「將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 配合人口政策延遲退休年齡的方向。」把 60-64歲人士重新定義為「成人」,導致用以應付日常生活開支的標準金減少近1000元(單身人士由3340減至 2355),加上失去提供予長者的補助金、須先作評估的實報實銷特別津貼項目。換言之,措施該假借放寬直接削減 其生活保障;由於其收入和資產限額等同健全成人,申請門檻和條件也嚴格。
再者,由屬於「長者」變成「成人」的新個案有機會要參與自力更生計劃(現以59歲為限),單是要求他們就業卻忽略勞動市場對中老年勞工的排斥和剝削並不公平。按政府統計處的數據,比較55-59歲及60-64歲兩個組群的勞動參與率,雖然近年年輕長者的勞動比率上升至四成多(2012-2016第三季),但仍比前者少近兩成,反映中年有一定程度的再/就業困難。

此外,參照社會福利署提供的有工作收入的健全成人個案(失業和低收入類別),較多擔任非技術工人、送貨員和 清潔工人等行業 ; 以現時失業綜援集中於50-59的年齡層,不少中年人士為「低學歷、低技能」,若政府不先為中老年的就業及培訓加以支援和革新,只是把他們趕入底層和邊緣的勞動市場和職位,造成惡性競爭,難以藉就業改善生活,苦捱至65歲才獲得審查式的長者津貼。

故此,政府到底是「務實有為」還是「碌碌無為」?一刀切否定全民退休保障,另一刀取消「衰仔紙」卻又未經諮 詢下,便排斥60-64歲綜援個案,把現時的社會保障安全網拆毀,向弱勢抽刀。
談及社會保障支柱,政府財政有能力亦應作全面優化,貿然借放寬「衰仔紙」而收緊資格是憂化和倒退,兩者原本無直接關係,政府不應輕舉妄動,應作仔細諮詢。

李彥豪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組織幹事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