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宗。兩死一傷:工殤無價值乎?

一日三宗。兩死一傷。

新的一年,在香港工作的人仍有多危險?
答案是一切未變。

據「工業傷亡權益會」於臉書專頁上的整理(1)(2),日前(3月11日)一日之內,即最少發生了三宗有紀錄的工殤個案。

事故按時間排序如下:
早上10時許,28歲裝修工人呂新福前往工作地點時交通意外亡;
早上11時許,港鐵小蠔灣車廠一名62歲工人從8米工作台墮下亡;
下午1時許,打鼓嶺恐龍坑一名貨倉工人被吊臂擊中受傷昏迷。
一日三宗,三位工人, 兩死一傷。

由於法庭一直輕判工傷意外,導致高處墮下﹑重型機器失誤等等同樣的嚴重事故一直重覆發生。——即使出了人命,僱主罰幾個錢就沒事了(5),比沒有買勞工保險罰得還要輕。效益計算下來,根本不會有僱主打算嚴肅對待工人的人身安全。

更恐怖的是,已立例超過60年的《僱員補償條例》多年不曾有過改進——
我們知道呂新福的死亡甚至將不被當成與工作有關——身為家庭經濟支柱的他,將不會獲得一毫子的補償。

「往返工作地點」是僱員「進行工作」的「必要延伸」。所以應當如「工作」一樣,受到保障。

勞工團體「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於去年發表了一份勞工報告(3),詳細比較了香港、台灣、英國及日本四地的「工傷補償制度」。

我們可以從中發現,四地之中,唯獨是香港沒有直接把「上下班途中」納入工傷補償範圍內。而是規定必需要乘坐由僱主提供/安排的交通工具,方認受為工傷。

——如果這場交通意外不是發生在香港——對。只要不是發生在香港。無論是台灣﹑日本﹑英國,呂新福的意外都不會被當成是「徹底的個人事件」。

事實上,歐洲﹑美國﹑澳洲﹑甚至中國大陸的勞工法例,均一早把「上下班途中」納入工傷補償範圍內。(6)

「上下班」尚且如此,也不要說還有其他諸如「工作場所的非工作事故」﹑「過勞死」等等明顯的保障缺漏。

如果我們還想要在工作後安全回家——甚至是受傷後死亡後自己和家人能夠獲得些些補助——我們就需要想想,到底怎樣才可以有所改變。

——或許就從關注這些與所有人都有關的孤獨的死亡開始。
~~~~~~~~~~~~~~~~~~~~~~~~~~~~~~~~~~~~~~~~~~~~~~~~~~~
相關閱讀:
(1)「工業傷亡權益會」就呂新福案的跟進報導:
https://www.facebook.com/ariav1981/posts/593661214172261
(2)「工業傷亡權益會」整理2017年3月11日之工傷新聞:
https://www.facebook.com/ariav1981/posts/593590080846041
(3)《四地工傷補償制度比較研究報告——香港、台灣、日本及英國》
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 及 天主教香港教區 教區勞工牧民中心-新界——2016 年 10 月 3 日
http://www.hkccla.org.hk/news/report.pdf
(4)如果有日返工你遇上車禍:《僱員補償條例》簡介之一
「惟工新聞」報導
http://wknews.org/node/377
(5)港珠澳大橋工傷死亡 法庭輕罰三承建商不足九萬
「草根行動媒體」報導
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2016/01/31/港珠澳大橋工傷死亡  法庭輕罰三承建商不足九/

(6)茶果嶺工人上班途中遭撞弊 團體轟工傷法例落後無保障
「草根行動媒體」報導
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2016/02/04/茶果嶺工人上班途中遭撞弊 團體轟工傷法例落後/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