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轉移視線的垃圾處理徵費記招聲明

轉自:

 

反對轉移視線垃圾處理
源頭減廢,首要確定生產商責任
政府推動垃圾分類,開拓綠色經濟
-對《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立場書(撮要)

環境局《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訂立了未來十年短、中及長期減廢措施。當中雷聲最大首推第二期膠袋立法,而生產者責任計劃只撥作中期計劃,最後是備受争議焚化爐。從實際工作和過往經驗告訴我們,本港計劃推行膠袋未能減廢,但政府就能借此功將減廢責任推缷給市民。政府無全盤減廢計劃,欠規管生產者,缺回收出路,雖强調是行前一步,但敷衍點綴一步只會離目標更遠。所以,我們反對轉移視線,抹黑受害者不公義收

甲.《藍圖》未能減廢理由:
1.先懲罰受害者,姑息生產垃圾元兇,未能源頭減廢
首先,《藍圖》把家居廢物增加,歸咎於“消陋習”,其實許多家居垃圾來源,根本是生產/銷售企業過度包裝,透過廣告刺激過度消結果。但是《藍圖》對於生產者責任只是模糊提及,無實質方案。怎能源頭減廢?

2.不公義
向全民垃圾,即使按量收,等同累退稅,即收入越高,所交用佔其收入比例越低,反之,窮人所交稅款比例則較富人高得多。窮人本來消不多,垃圾只是生活副產品,不是浪所致,也要被稅,沒公平可言。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在觀塘區做了一個問卷調查,有超過68%受訪者反對垃圾,與政府公佈65%支持按量收有別,原因在受訪者都是基層市民。(見附件1) 其實,包括垃圾處理在內所有市政支出,一向從差餉撥款,即市民多年來已交垃圾。現又計劃垃圾膠袋,與之前差餉、排污、購物膠袋都屬同類,涉及全是普羅大眾,堪稱苛捐雜稅。

3.寓減(廢)於未能改善環境衞生
對普羅市民實行懲罰性及加,效果是否定。對垃圾蟲罰款從02年$600加至04年$1500,即便如此,檢控數字只在05年輕微下降,之後便逐年遞升,由每年2萬宗升至3萬宗,可見增加罰款未收阻嚇作用(見附表2)。同樣,排污按水收後,用水和排污同樣未見減少。
黃錦星局長很自豪展示自05年12月立法規管建築廢物收計劃後,運到堆填區建築廢物減少了三成二。但事實上每年有5千宗非法傾倒建築廢物投訴,以及傳媒揭發大量非法傾倒,很多人為少交用而把廢物棄於收較平民間堆填區,甚至為逃避收而傾倒廢物於山邊,官地和街道。這些亂拋廢物,結果還是勞動食環署垃圾車免送往堆填區。這些混在一般垃圾建築廢料數量根本無從估計。(見附表3)

4.必然導致非法棄置增加,又加重食環署前線員工負擔
前線員工非常擔心垃圾後,更多市民為逃避而到公眾地方扔掉廢物。(現况見附件4)結果會令掃街工人工作更為吃力。南韓經驗告訴我們,垃圾導致非法棄置是必然現象,1995年之初就有100萬宗違例棄置,近年才降至10多萬,。有關執法勢將激起食環署員工及市民之間矛盾。

5. 集體攤分,失減廢誘因
家居垃圾中不少是有機廢物,棄置過久會引致嚴重環境衞生問題,危害市民健康。政府亦預見這危機,知台灣模式(見附件5)難全套執行,故計劃整幢大廈便透過管理公司统一處理,聘用私營廢物收集商收垃圾並送到堆填區磅重用由住户攤分,3人家庭每户料40元。這種集體攤分法,未能鼓勵減廢。

6.配套設施和資源都欠奉如何落實?
環保局計劃於2016年實施垃圾隨袋收,但配套設施和資源全無提及,如由誰監察?由誰負責對違例者作出檢控?街上2萬個廢屑箱和3千個垃圾站會否取消?非法棄置廢物用什麼資源處理?會否廣設閉路電視?會否全民檢舉?經驗告訴我們,檢控責任一定落在食環署潔淨組前線,但該組原已人手短缺,如何應付額外工作?只倚賴垃圾而沒有配套,恐怕負出環境代價更大。

7.香港政府部門之間權責分裂,無力落實政策
香港環保政策,包括減廢政策,都由環境局制訂,但執行者卻是食物及衞生局轄下食物環境衞生署潔淨組,造成權責割裂。環保桶回收是一個例子。那本屬環保署工作,但他們人手不足,要找食環署監管承辦商回收。但回收量是向環保署呈報,食環署無需理會計劃成效,前線監管者亦無責任提出任何回收工作意見。由於兩個部門之間權責不明,大家會見三色回收桶經常被當垃圾桶,各區回收桶數目未達實際需要,市民垃圾回收意識仍低。結果三色回收桶經常被當垃圾桶,針筒、血棉和牛頭都回收過,負資監管食環前線能向誰反映?政府本來應該首先處理好部門之間矛盾,再取消外判,改而投放大量資源親自處理廢物回收事業。現在舊問題沒有解決過,又計劃收新,結果一定事倍功半。

8.法例/政策互相矛盾
環保局要靠其他部門落實環保政策執行,由於不同部門有不同法例,法例間出現未能互補,還互相矛盾。在處理廢物較成功地區,都將垃圾站設計成資源回收中心,經過初步分類和壓縮後,再送往大型轉運站。如日本垃圾站內有機械和人工分選垃圾。在香港,除非修改法例,否則環保局不可能改變食環署垃圾用途。然而,《藍圖》對於這些實際問題完全沒有涉及,顯示官員根本脫離現實。

乙. 針對減廢問題,我們有以下建議:
1.要源頭减廢,生產者責任制應先行,可從立法規管和鼓勵參與着手;
2. 政府必需構建一全面環保政策,投放資源,有糸統地建立垃圾回收路徑(分類,回收,收集),發展綠色合作社,推動綠色工業,令垃級變寶。建議從以下三方面依次進行;
3. 政府必須主導和投放土地資源促進廢物回收與再造事業:
《藍圖》盲點,就是無視一個事實:要源頭減廢、回收、廢物再造整個循環能夠完成,需要公權力全面介入。
這是因為:
a 廢物回收與循環再造事業最需要土地,但土地資源在地產商壟斷下早已變得極其昂貴,沒有政府以公帑及公共土地資源來促進廢物回收與再造,回收事業根本不可能生存。
b.廢物回收不能依賴以利潤掛帥,無社會責任外判商,實現廢物順利回收再造。需要資本密集廢物再造,應由政府公營。

4. 推動垃圾分類
-建立各區回收網絡,完善回收環節
-制定明確垃圾處理路徑,參考日本由居民在家中垃圾分類放置,社區內垃圾桶分類收集,垃圾車巡廻運送到密閉式清潔站,廚餘送到堆肥廠,讓可回收垃圾通過物資回收糸统進入循環,其他垃圾送到焚燒廠制成“垃圾燃料棒”,供應發電,餘下殘渣才送去填埋。
-鼓勵屋苑和商業大廈推行垃圾分類和回收,回收所得可用於大廈改善工程。

5.宣傳教育和檢控
-針對各部門法例互相矛盾情況,應修改法例
集創意綠色工業,給予發展資助

6.重組政府環保架構和相關政策
-重組政府環保架構,將處理垃圾潔淨組撥歸環保署,令廢物回收與再造有直轄設施和人力資源配合。
-政府採構政策要優先使用環保物料,如填海應取消買河沙,改用矽沙(玻璃沙)和建築廢料打碎沙石。
香港地少人多,人口密集,最適宜發展回收工業,環保不但能減廢,還能開創綠色就業機會,如果政府能做全面落實環保政策,香港必能發展綠色產業,改善環境和經濟。

我們要求:
(1) 要真正做到“污者自付”話,政府必須首先迫使生產/銷售企業在源頭減廢。
(2) 要做到減廢有效,必須首先全面改革政府自己,尤其要首先改變官僚作風,聆聽來自基層公務員、工會、街坊組織以及具有批判精神環保人士意見,不要閉門造車,或者偏信偏聽。
(3) 政府構建一全面環保政策,改變政出多門,部門政策互相矛盾現象。
(4)政府必須主導和投放土地資源促進廢物回收與再造事業。
(5) 投放資源,有糸統地建立垃圾回收路徑(分類,回收,收集) 。

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職工權益工會
政府前線僱員總會
全球化監察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香港泥頭車司機協會
街坊工友服務處
立法會梁耀忠議員辦事處​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