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政總署卸膊操︰「呢單野唔係我跟開」「其他部門嘅野我唔清楚」

影片︰https://youtu.be/UmpAwJNCk_8

 

文︰阿貓

 

背景︰

 

政府在2015年12月31日就東北前期即將開展的工程刊登憲報,卻接獲一萬八千多份反對信,,可謂是歷年來最多反對聲音的刊憲工程。土木工程署根據程序安排了多場會議,以處理反對意見,可是官員一邊廂高調開會,好像有商有量勸村民接受賠償搬走,但另一邊廂居然有前期工程受範圍內的村民被迫遷?

 

古洞聯生區村民陳生在4月24日收到地政在門口貼的一張紙(1),上面寫着是根據《土地雜項條例》發出通知,指他佔用官地,需要在5月2日之前離開。陳生所居住的地方,正正是前期工程的受影響範圍,而且那個位置就在T字馬路邊,是工程車可以輕易進入的位置。實在不禁令人懷疑政府一面做公關show粉飾門面,事實上在暗中偷步。

 

頻頻出現的騷擾和恐嚇

 

陳生在收到元朗地政的收地通知前後,便出現一些怪事。

 

先是年廿五突然發生大火,燒了幾個小時,不得不花錢把地方再蓋好。此外是自從收到信之後,每隔數天就會有輛私家車在門外經過,通常會停留一陣,似乎是在觀察些甚麼,然後過一會就離開。陳生經常為了這些小動作弄致精神緊張,因為不知道,收地是否就在那一刻,因此每天都食唔安訓唔落,每天留守家園。

 

到了上星期五(5月19日),元朗地政處鄧生打電話給陳生,用恐嚇語氣說「我下個星收硬你塊地!」。這位鄧生,每隔一段時間會打給陳生,每次語氣和態度都是用恐嚇口吻,他自己說完就 cut線,但只有在他打來時才會聯絡得上,陳生打過去時卻無人接聽。有時還真是令人很懷疑那是否真的是地政鄧生本人,又或鄧生是不是真的是地政人員,既無見過他出示證件,在電話中當然無法證實那把聲音屬於誰,事後亦找不到人。

 

以行政手段推卸責任,偷步收地

 

收到鄧生的電話後,剛好之後的星期六和日(5月20和21日),土木工程署再就刊憲內容的最新修訂召開會議,地政總署的官員亦會在場,所以陳生便打算再去談談元朗地政收地一事。當時地政署來的官員一共有4個,包括地政總署2人,大埔及北區地政各有1人。

 

現在反刊憲的程序未完成,因此各部門還在跟村民開會,結果會如何未有定論,可是元朗地政現在卻來收地,要不是偷步,就是在製造既定事實。陳生在會議之後問高級地政主任鄭廣樂先生,現在會有甚麼安排,以及為何會地政總署和元朗地政會有兩套不同做法?鄭生的回應卻是一問三不知    及表示與他無關,他不知情。

 

更離奇的是,陳生現時遭收地的地方,分明是前期工程所在範圍,鄭生居然想將這次收地,講成同東北發展計劃及前期工程無關 ( 影片02:08 -02:20),並且表示同元朗地政是「兩個唔同寫字樓」(影片 0:46)。當問及是地政總署否跟元朗地政無溝通時,卻從頭到尾不作回應。

 

事實上,會議當場已經坐着大埔地政以及北區地政的助理經理各1人,亦即相關分區的地政均在這個計劃之中有職務,如果真的是不同地區寫字樓各不相干,就不會在這個會議之中出現。這分明是政府想在未處理好刊憲的反對之前就偷步收地,卻用行政和語言偽術與元朗地政扯貓尾。

 

相關資料︰

 

(1) 一啖砂糖一啖屎,東北前期工程偷步進行?

http://tinyurl.com/mxkkuv4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