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新貴羅致光出賣基層的20年

轉載自:夜貓評論
網站: http://theowl.hk/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theowlhk/

4C08654D-45D2-47B1-97DC-ED25A6A41EE1-31352-000014A115B513B7-1024x576.jpg

剛剛退出民主黨的羅致光被確認為林鄭月娥旗下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曾在1995年至1997年、1998年至2004年擔任社會福利界的立法會(局)議員。但如果你以為羅致光因為身為社福界議員,而且本身在港大社工系任職,於是他的立場會很「基層」,那就錯了。夜貓為大家介紹羅致光過去二十年在幾項重大民生政策的取態。

一丶反對最低工資

1999年,社會開始就設立法定最低工資展開討論。這議題引發民主黨黨爭和分裂(年輕人,當年民主黨還有陶君行、陳偉業、劉千石等!)。少壯派支持最低工資,但包括羅致光在內的主流派則反對。當年立法會討論最低工資時,民主黨因為黨內無共識而投棄權票。而羅致光在發言時則立場鮮明地反對立法設定最低工資。(閱讀他反對最低工資的文章,可以按這裡。)

他認為如果設立能改善基層員工待遇的最低工資,後果不堪設想:「失業率亦必定增加 3%至 4%,這又是否我們願意接受的情況呢?有時候我亦想 ,如果巿民能夠接受這般高 的失業 率,而 我們同時亦考慮其他的配套措施的話,則要設立最低工 資並非不可以考慮,但是巿民必定要能夠接受設立最低工資後對社會帶來的整體轉變。」

(1999年4月28日立法會會議)

二丶認同一筆過撥款原則

E31EEE6E-71F4-483B-86A1-326FF90AA638-31433-000014B4E68B3E2F.png

一筆過撥款遺禍至今,社福界機構對公帑使用更欠監管。

對前線社工和社福工作者而言,一筆過撥款(政府多稱為「整筆撥款模式」)可謂神憎鬼厭。一筆過撥款提升了社福機構管理人員運用資源的自主性,但往往卻犧牲了前線員工的權益和待遇。不少人亦認為一筆過撥款變相是為使政府的社福開支封頂。

一筆過撥款在2000年至2001年度起開始推行。當時羅致光正是社福界的立法會議員。不少社工都批評羅致光支持一筆過撥款。因為儘管羅致光當年在立法會就財政預算辯論時表明「不能接受這個方案」(即當年政府提出的一筆過撥款方案),但他亦在發言時表達了支持一筆過撥款的原則:「社會福利的資助制度缺乏彈性,在過往十多年,經常受人們的批評,非政府機構一直以來不斷要求政府作出檢討。社會的轉變越來越快,社會和個人的問題日新月異,如果社會福利制度太過僵化,便沒法面對這些問題。社會福利服務必須作出迅速的適應,才能令服務更能配合不斷轉變的社會需要。社會福利制度進行改革是必須的,但改革不可操之過急。」

換句話說,羅致光當年是認同一筆過撥款這改革方向的。

三丶取消強積金對沖?羅致光:以失業保險金取代遣散費/長期服務金

所謂強積金對沖,即是指當僱主依法要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予僱員時,僱主可以僱員強積金戶口中的僱主供款部分來支付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換言之,原本理應用作僱員退休保障的錢,卻變成了僱主即時交予僱員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整個安排是為保障僱主的利益,讓僱主減少成本而設。

解決強積金對沖問題的最直接做法,就是不再容許僱主用僱員的強積金來對沖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但此建議當然被僱主團體反對。而羅致光的立場則複雜一些。他贊成的是取消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並由失業保險金取而代之。

根據羅致光提出的方案,如果取消了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當然就沒有了強積金對沖的問題。而失業保險金則會取代原有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的功能。不過,現時的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是由僱主承擔的,而羅致光構思的失業保險金的經費來源則是由全港僱主的商業登記徵費和政府共同注資。

不少地方都有失業保險金(香港沒有只說明了我們的社會保障太差!)。理論上失業保險金對失業人士維持原有的生活水平有幫助。而如果失業保險金的計算方法不太差,僱員就算沒有遣散費/長期服務金,僱員也不會因為這個改動而有損失。但要強調的是,現有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是僱主對僱員的承擔,失業保險卻是整個社會為失業人士提供的支持。所以兩者本身的邏輯完全不一樣。

羅致光在強積金對沖持這一立場,難免令人覺得他是要政府庫房為僱主埋單,以保障僱主的利益不受損。

四丶全民退保?反對全民養老金

IMG_5195-889x500.jpg

羅致光認為全民退保有違公平原則。

民間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多年。民間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下簡稱聯席)和學者的「全民養老金」方案的方向相近,都是要求全民免審查拿劃一金額的養金老。

但羅致光卻不認同這兩個全民養老金方案,甚至認為它不「公平」。而早前扶貧委員會就退休保障進行諮詢時,羅致光提出了公共年金方案。所謂公共年金方案,即是年金參加者先付出一筆資金並按平均壽命及既定利率,轉化成每月可提供給參加者的特定金額(稱為年金)。羅致光建議,計劃應由政府或法定組織營運,而計劃運作首三年應是自願參與,但之後可考慮強制累積強積金超過15年的退休人士參與。

公共年金計劃不由牟利機構營運而且沒有投資虧損風險,當然是比強積金好的制度。但它仍然是和強積金一樣是一個「自己顧自己」的制度,而不是像聯席/學者的全民養老金方案一樣有財富再分配的成份。況且,要靠公共年金計劃來過體面生活的話,前提是要有足夠的金錢來參加計劃。如果單純以公共年金計劃來解決香港面對的退休保障問題,現時長者綜援、長者生活津貼的問題(如審查、標籤效應)仍會存在。而這些問題正是聯席/學者方案希望決的。

今年4月,政府外匯基金全資持有的按揭證券公司公布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或許就是在回應羅致光的建議。

文:沙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