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工雙周精選 10-16/7

叫我「跨性人」 跨性別主體與性別解放運動

跨性別.jpg

惟工編按:上周六一名年輕人在大圍站自殺,媒體以「性別認同障礙」來形容事主,有性別團體批評報章將跨性別的身份認同病態化,對事主及相關社群有欠尊重。以「障礙」形容跨性別人士,除了落後於國際標準,更加是對跨性別這種選擇嚴重缺乏理解。台灣學者何春蕤認為,人們只能接受明確的男女二分、對曖昧的身體感到焦慮,皆因性別是社會權力結構得以安身立命的基本分野之一。人們往往以生殖器官來追究「真實性別身分」,湮滅了跨性別者的自我主體性,忽視性別世界多元、複雜、流動的真相。惟工新聞特此轉載該篇文章。原文出自2003年性/別研究室出版之《跨性別》,接此閱讀電子書

全文:http://wknews.org/node/1504

紅磡地盤三死工殤 疑中電推卸安全責任 家屬公開信全文

20170711.jpg

【惟工新聞】中電位於紅磡機利士南路的電纜建設工程地盤昨日(7月10日)下午發生奪命工業意外,3位工人在地底進行灌漿加固工程期間遇上污水管爆裂,逃生不及而死。中電與工程承辦商金城皆聲稱有做足安全措施,惟死者被發現時身上未有扣上安全帶,資方言論有不實之嫌。遇難工友的家屬表示強烈不滿,今日(7月11日)發表公開信聲討中電,惟工新聞玆轉載全文

全文:http://wknews.org/node/1502

【香港工運縱橫】微觀六七暴動肇因論社會因素(下)

20170712.jpg

惟工編按:引發六七暴動的新蒲崗人造花廠工潮,到底是親中共的工聯會依據上頭指示早有策劃,抑或是中途乘機騎劫了工人自發的行動?卻又原來,當年工聯會在塑膠業的動員力根本就不強大。與此同期爆發的青洲英坭廠工潮,外籍管理層為發洩直駛田螺車企圖飛車撞工人,換成今時今日隨時連日上報紙頭版,但工聯會擺出文革式排場甚至呼召「左派」明星現場表演振奮士氣,也無法鼓動民情,工潮草草收場。兩廂對照,為何結局竟有如此差距?香港工運史研究者梁寶龍仔細整理人造花廠工潮經過,直指警察多次過激鎮壓在短短數日內激起連場警民衝突,正是讓工潮演變成暴動的直接原因。「左派」人物的派系亂鬥和立場多變,也導致那些認為暴動幕後必有統一劇本指使的主張未必站得住腳。歷史的推手是「全能的中共」還是諸般社會矛盾?且看今回分解。

全文:http://wknews.org/node/150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