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唔搭八:學聯關閉自治八樓系列(三): 從深水埗重建區一路走來:重建街坊和義工的八樓誌

特約記者: 牛、蚊

系列前言:

自治八樓,亦即是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有些人聽來陌生,有些人施以抨擊。現屆學聯的學生,已在2017年7月的代表會,議決收回她的現址,下令一干人等清場, 有代表屢次在公開場合指稱這個原本就在學聯架構內的部門為「租霸」。而對於很多基層/邊緣的社會抗爭運動而言,這個社運界普遍稱為「八樓」的地方,卻是承載著香港在地社會運動接近20年歷史的重要空間。對於很多基層/邊緣市民來說,八樓是後盾,是伙伴。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位於旺角金輪大廈8A (下稱「八樓」),學聯常委會與代表會開會的學聯會址位於旺角威特大廈9樓(下稱「九樓」),兩者同屬學聯架構內的不同部份。在學聯現有架構下,重大的決定權是握在九樓的手裡。

同時,今日乃2017年9月30日,是現屆九樓給八樓下清場令的日子,亦同時是九樓就八樓空間作公開諮詢的截止日。昨日(9月29日)下午,九樓在學聯臉書專頁上忽然貼出告示,指今日會開學聯代表會,會中有八樓的議程,卻只寫了歡迎同學及校園傳媒到場。後事如何,本媒體會繼續跟進,但本系列報導,卻想探討另一深層議題:到底,這群處於社會準精英階層,又強調本土主義或港獨的大學生,與一眾對社會不公有感受的基層/邊緣人民之間,何以在社會認知上有這樣大的差距?這個香港在地社會運動的其中一個集結點,又會否因今屆學聯學生的一個決定而遭瓦解?本系列嘗試一一探討。

 

系列之三: 從深水埗重建區一路走來:重建街坊和義工的八樓誌

這次我們訪問了前福榮街重建區街坊長旗涼美,和當時的重建義工阿偉,憶起艱難的抗爭片段和各人往後的發展,八樓的人和事總是如影隨形……

一支筆、一張紙、一班人

時間回到2010年。市建局宣佈深水埗福榮街532-542號為重建區,卻遲遲不願交代安置問題。受影響的街坊遂成立關注組,出席市建局的簡報會,並組織行動表達訴求。那是街坊到市建局樓下示威前夕,長旗涼美隨重建義工上八樓取物資。初次踏足,她心想,怎會有一個地方能存放這麼多物資?一次行動,要製作示威牌、設計標語、開會定好集合時間和地點、行動流程等等,這些都靠八樓的物資才得以實現。「對於基層組織嚟講真係好緊要。基層組織話明基層,冇錢啊嘛,好多嘢……一支筆、一張紙都係錢嚟架嘛,去邊度攞呢?」除了物資,人也是強大的支援。在街坊開會期間,八樓的成員也會一起商討對策,「幫手示威不特止,仲搬埋嘢添。派傳單、印嘢啊……」說來仍印象深刻,她解釋是因為基層組織沒有資源,舉步為艱,八樓正正是支援基層運動持續進行。

憶起一起陪伴抗爭的人,長旗涼美說起她認識的第一個重建義工,便是八樓成員薯波。那時義工們逐戶拍門認識街坊,熟絡後便在福榮街一塊空地一起開會交流資訊。「佢對街坊好上心。」長旗涼美這樣形容薯波:「嗰陣時市建局開發佈會,街坊有分工,我負責問問題。薯波前一日已經whatsapp我啲文件,好似仲有劃低重點。發佈會早幾個鐘,我哋就一齊傾要問咩,市建局點樣答時我哋又點樣問。」在與市建局拉鋸的同時,重建區租戶還要忍受各方面的滋擾。有一次,房東因不滿市建局的賠償安排,用租客來做與市建局談判的籌碼,故意切斷了長旗涼美家的水電搞大件事要市建局回應,還在門外叫囂。躲在屋內的長旗涼美驚慌不已,幸好接到另一位義工的電話,即時找來薯波等友人支援,在門外以錄像、與房東和警察對峙,才終於找來市建局的人駁回水電線,並與房東溝通。事隔多年,恐懼早已化成笑聲,可假若臨急時無人照應,怕這抗爭是獨力難以撐下去。

走進蓬勃的基層網絡

有感自己的經驗有助日後受重建影響的街坊一齊抗爭,長旗涼美持續參與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的工作,也與八樓有更長時間的合作,並得以連結不同的組織和議題。

話說自治八樓有一個有趣的年度活動,是每年年初三的各方友好赤口聚會,寓意不怕衝突但求溝通的意思。多年來,都有來自不同運動的朋友在八樓聚首一堂,討論或嚴肅或輕鬆的話題。在一次赤口聚會上,她認識了德昌里的朋友,其中一些成員在油麻地經營一間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為理念的素食店——蘇波榮,付款方法是自由定價,對此,她有感:「對於一啲基層市民,佢哋享受唔到好食嘅嘢;咁如果有啲(經濟能力)鬆動啲嘅人,佢又可以俾多錢或者補貼呢班人,好似一個好共融嘅社會。」故長旗涼美都會間中帶朋友去幫襯,主動參與這個社會實驗。

自治八樓和影行者合辦社會電影節,她也是觀眾之一。有關《未存在的故鄉》系列,她分享自己的觀影得著:「好似講緊,每個年代都有一個無形嘅權力(掌權者)喺度施壓。有一班既得利益者,有一班人被壓榨,而被壓榨嘅人又可以點樣發聲。」


長旗涼美也有參與最近(2017年9月)深水埗街坊面對面挑戰市建局的會議

無法融入學生會制度的大學生:把關還是官僚?

「嗰陣時佢仲係細路仔嚟嘅……」每次回想起當年的情景,長旗涼美不時指著一旁的大男生這樣說道。他是和一眾福榮街街坊一起抗爭的重建義工阿偉,每次聽著總彆扭地低頭。「佢以前講嘢冇咁順嘅,宜家順咗好多、好有自信……嗰陣時喺福榮街又怕丑喎。」正打趣著,長旗涼美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起阿偉當時為何參與街坊組織。「我覺得福榮街救咗我。」回顧七年前的自己,他這樣說。

阿偉大學一年級時,看見社會不公之事,一心想加入學生會「做啲嘢」,無奈組不成莊,最後成為代表會一員——卻嚐盡落差。代表會是監察學生會運作的組織,也負責審批系會、屬會的工作計劃和財政預算。阿偉必須開長達六個小時的會議,做把關角色,評核一份預算是否符合章則要求,繁瑣而巨大的工作量令他沒有時間了解一個屬會究竟在做什麼,或屬會同學想做的事有沒有意義、是否值得支持,更不用說親身進入社會,認識基層,參與社會事務。

阿偉狠批這種制度很容易把理念未紥實的同學,直接變成握有實權而不反省的學生官僚:「同所有嘢都距離好遠,無論係你覺得你代表的學生,抑或社會……因為你成個生命已經消耗喺程序同埋制度入面。」無法從代表會的工作中認知不同的人,也找不到其他認知的途徑,令他幾度沮喪——直至一位重建義工帶他走進福榮街。「我係第一次去深水埗唐樓嘅劏房。敲門(認識街坊)嗰下我係唔識講嘢嘅……」再說下去,就是和街坊一起的日子了。

國際街坊連結:由異客至比鄰

阿偉總是覺得,與人距離太遠,尤其是離受苦難的人越遠,就會有種不安。他年紀小時便想跳出電視新聞對一些國家的片面描述(如戰亂、貧苦等),嘗試具體理解一個地方。「有時我哋好快會將一個國家的符號無限放大,譬如德國係點、伊拉克係點。但如果你唔可以展開一個好具體(的理解),你就唔能夠講得出,其實依個國家同我哋遭受嘅壓迫,係可以有對話、有接駁點。」所以他決定親自認識當地人。他試過去墨西哥、祕魯同厄瓜多爾旅行,專門探訪一些社運群體,想和當地社群的人聊天,但別人不清楚他的來歷、帶著什麼目的,不知是否信任他,又有語言障礙,難以好好地溝通。這些問題,都要靠了八樓的國際連結 。

八樓每年都與世界各地的社運人士交流經驗,阿偉在一次分享會上了解波蘭和德國貨倉工人的聯合罷工,想起香港的碼頭工運,也思考能否開拓國際連結的陣線。他也透過八樓認識了一些德國的行動者,曾一起逛土瓜灣的社區,探討各地租客面對的困境。德國朋友向他介紹,雖然當地的租客保障比香港好一些,但仍然排斥了失業人士、移民等邊緣群體。這讓他聯繫到香港的南亞裔、新移民社群,在分享的過程中互相了解民間運動的路向。

交流以外,阿偉也曾與八樓成員親身「上戰場」。他們參與了一次夏令營,去希臘認識當地的行動者,並加入了一場支持工人佔領醫院復工的行動。當時情況危急,他們被警察、保安,還有一些法西斯種族主義份子封鎖,正要衝出去之際,阿偉的手被一個法西斯份子扯住,無法反抗。「嗰下逼住我用身體思考……喺行動場合我應該做啲咩呢?其實係經驗嚟嘅,應該走啊定點……俾人捉住就真係要(想辦法)甩架喎。」結果,同行的八樓成員和一位德國朋友用力把他救回來。對於甚少站在抗爭最前線的人來說,這無疑是可貴的身體教訓。同時,若不是八樓的朋友介紹,在地的社群也不會對他有信任。

阿偉指出,加入做重建義工後,又認識了自治八樓的朋友。當時無地方開義工會,也會借自治八樓的地方,間中在八樓也會有社會行動經驗比較豐富的朋友,會從旁給予意見,對他這種新丁,這些經驗傳承很重要。同時,八樓不時舉辦一些國際友人的社運經驗分享,也讓他認識了不少不同的社運策略和經驗,大開眼界,於是在思考參與社會行動的方式時,也有幫助:「八樓建立咗一個好強嘅國際連結信任網絡,嗰啲溝通同經驗傳承才容易分享。」

小結:

自治八樓本來就是學聯設來的[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而自治八樓的資源,在涼美和阿偉口中,不是錢,而是空間與物資、有經驗、願意分享、願意一齊行一齊試的人,以及各種本地和外地的連結。這些都讓不同的社會思考和行動方式可以往不同方向流動,接觸到本來不會接觸或無法接觸社運的人,把大家織成一個互助互勉的網絡,再把社會向自由、平等的路上推進。一位基層工友兼劏房街坊和一位很想關心社會的大學生,與八樓相遇的故事,又可有為你帶來什麼思考呢?

~~~~~~~~~~~~~~~~~~
本系列其他文章:
系列之一: 學聯路線之爭變迫遷
http://wp.me/p2HdPx-3pg

系列之二:社會大學   互助互學:自治社區利東街與自治八樓
http://wp.me/p2HdPx-3oY
系列之四:Jackey: 自資院校不屬學聯 自治八樓補足學聯空缺
http://wp.me/p2HdPx-3pc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