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刀濶斧改革房策* *保障基層住屋權益* *基層團體市民會見局長陳帆後 記者招待會* 【新聞稿】

*主辦: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
發出日期:2017年10月4日(即時)

*大刀濶斧改革房策*
*保障基層住屋權益*
*基層團體市民會見局長陳帆後 記者招待會* 【新聞稿】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及【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與一眾基層市民,與新一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會面,就租務條例修訂及基層租戶支援、水電濫收問題、不適切住房安置政策、過渡性住屋及社會共住計劃、和公營房屋編配制度,與之商討,冀能落實具體政策改革,保障基層住戶。

葵涌街坊何小姐表示,租戶承受瘋狂加租,甚至逼遷,租住權益缺乏保障,冀政府能夠實施租金管制和租住權保障。中西區街坊蔡先生表示,現時租金升勢猛烈,政府應重新發放「非公屋非綜援低收入家庭一次性津貼」,紓緩基層市民壓力,並為輪候公屋超過三年的基層市民,發放「長期輪候租金補貼」,彌補因為輪候公屋時間過長而造成的額外租金負擔。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幹事何智聰表示,現時的租務市場已經失控,當年取消租管的三大條件已經消失,應該立即重啟租務條例的檢討工作。陳帆對此態度不置可否,稱副局長蘇偉文博士可以主持相關研究工作,但同時表示立法過程需時,要從現行機制尋找解決方法。聯席詢問到有沒有檢討時間表,陳帆則未有具體方案,只表示政府在掌握相關資料後,願意討論,並承諾會持續會見街坊及團體。聯席亦表示,了解立法需時,能否在現時的條例和機制下,增加對基層租戶的支援,例如增加租戶諮詢的渠道、教育基層租戶對自身權益的認知,並推行民間《租戶友善平等租約》,取代現時流通市面的標準租約。陳帆則表示,前線同工更有地區經驗,反而政府認知未必足夠,建議民間團體率先推動,政府可以作為助力宣傳;但具體支援措施則欠奉。

此外,居民亦關注到基層租戶水電濫收的情況。即使盡力節省,在酷熱的環境下少用冷氣,並循環用水,但水電費開支因為被業主或地產仲介濫收而偏高。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表示,政府應該積極監管水電濫收的問題,為劏房居民安裝獨立水電錶,並實施能源津貼,避免租戶在昂貴租金以外進一步被剝削。陳帆對此表示曾與電力公司聯繫,如業主同意電力公司即可安裝獨立電錶。但大聯盟指出,過去幾年只有數戶曾成功安裝合法獨立電錶,此做法明顯成效不彰,因此政府須成立跨部門小組專責處理水電濫收的情況,堵塞法例漏洞。

除了劏房問題,工廈劏房、天台戶及寮屋戶,因為政府的清拆或取締行動,面臨流離失所。葵涌致華工廈被迫遷街坊哭訴,因為無法負擔私樓租金,唯有鋌而走險租住工廈,是逼不得已;政府的安置政策落後僵化,即使石籬中轉屋空置率高企,但仍只有寶田臨時收容中心的安置選項,但環境惡劣,而且遠離社區網絡,受清拆行動影響的住戶惟有搬去其他更隱蔽的工廈,安置政策形同虛設。屯門寮屋居民亦表示,政府例如地政署借業主之手逼遷租戶。聯席成員認為,現今受清拆行動影響的安置政策不合理及過時,現時不適切住房問題是政府房策失誤所致,不應諉過基層市民,清拆取締了事,要求政府妥善安置不適切住戶。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亦指出,政府將拆卸市區唯一的中轉屋石籬中轉屋,但必須有替代的市區安置,否則未能妥善安置市區住戶。陳帆表示,政府一直承諾不會有任何人因政府的行動而導致無家可歸,一旦受清拆行動影響的住戶出現住屋困難,可向社署及社工求助。但不論屯田寮屋、葵涌工廈及葵涌僭建平台住戶都表示,房屋署才是執行安置政策的政府部門,曾求助於社署及社工都表示愛莫能助,因此政府必須檢討過時的安置政策。

針對最近政府推出的「社區共住」計劃,以及其他組合屋興建方案,中西區街坊蔡先生表示,數量太少,杯水車薪,輪候三年以上的居民人數眾多,難以受惠;而現時香港政府沒有有聯合國「適足住屋權」定下任何具有標準,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認為政府應在展開租務管制諮詢時,必須包括住屋標準的討論,才可保障基層市民的發言權,建立社會對住屋標準的共識。而且,因政府未能提供任何具體的住屋質素保證,不少劏房住戶對政府推出的社區共住計劃有疑慮,不少有小孩的家庭表示,與其他家庭共住一個單位及共用廚廁容易引起紛爭,但單身人士或年輕人則較能接受。大聯盟建議政府除了推廣共住方案,更應推出更多元化的單位及居住模式,以配合不同家庭組合的需要。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任真表示,只有數百個單位,對現時近10萬的不適切住房戶是嚴重不足;政府應在安全的前提下,放寬單位類別的門檻,例如容許單梯唐樓納入計劃之內,並提供資源及支援予小型民間團體,冀能有足夠前線社工人手處理租戶的困難,並提供足夠數量的共住方案,從而穩定租務市場租金升幅。陳帆表示「社會共住」計劃不是一項政策,長遠仍是需要物色土地興建公屋;至於放寬標準及增加參與,陳帆表示可以放寬門檻,第二批的供應會有機會有單梯樓宇,從而增加供應。另一方面,針對快拆快起的組合屋興建方案,蔡先生認為應該盡快推行,希望可以遍及十八區;聯席幹事任真表示,政府應利用自己的閒置土地資源,例如短租地塊,作為興建地點,而不應依賴財團捐地,以免合理化發展商囤地的所為;並且應該開放不同閒置政府建築物,例如校舍或宿舍,讓民間規劃,度身訂造合適的過渡性房屋方案。陳帆亦表示會研究這方面的課題,政府已經投入資源。

最後,席上大部分居民均指出,輪候公屋時間過長是造成其陷於住屋困境最重要的原因。大角咀居民王小姐表示,她輪候公屋超過七年,最近兩次獲派公屋的地區相隔甚遠,孩子上學均無法適應,變相拖長了其輪候時間。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認為,除了覓地建屋,公屋輪候機制需要進一步透明化,例如公佈十八區輪候公屋情況,讓市民能夠更細緻選擇、三次輪候公屋可以一次過編配,省卻三次之間間隔的時間、市區或擴展市區的輪候選擇應該重新審視,解決現時按區分配的失衡問題。局長這次態度相比之前開放,表示這是房署內部技術上可行,會回去和同事研究進一步的可行性。此外,局長亦促請各位居民留意10月11日的施政報告是否有新的房屋政策推出,同時亦承諾團體和居民,可以定期會面商討到基層住屋政策。

對於是次與陳帆的會面,居民認為他願意聆聽居民的聲音,但實質內容卻欠奉,並未有大刀闊斧的政策改革願景。土瓜灣街坊程小姐表示,政府的取態似乎希望民間背負更多的責任和工作,而政府自身的角色卻較為邊緣,以致局長沒有承諾進行積極進取的房屋政策改革,希望局長在聆聽居民水深火熱的情況之後,能夠拿出勇氣,展示他對保障基層住屋權的願景。在會後的記者招待會,針對會面的情況作出回應,居民和團體成員貼上不同的表情符號,表達是次與陳帆局長會面的感受,並敦促政府,作為第一份施政報告,不應以社會共住這裡慈善式措施為終結,而必須大刀闊斧進行房策改革,為現時香港住屋問題對症下藥,切實保障廣大市民的住屋權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