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殼裡的煙頭]她也畢竟只是個在學校呆了十多年的學生

留言區罵到大陸讀書的香港學生是「港豬」「條路自己揀」「抵死」。或者是有以上的人,我不認識,不知道,不過在我的經驗,香港學生到大陸讀書是另一個故事。

還在學校工作的時候,有次學校宣傳,我跟一個剛畢業的中六學生站崗。她考完公開試,正等著放榜,有時間回來幫忙。那是早上時份,我見她買了兩個七仔麵包到來,坐下,我問她怎麼有兩個包,她說這是她的早午餐。我問兩個包夠撐大半天麼?她沮喪地趴到桌上,說兼職還沒出糧,只能吃麵包。

那是第一次認識她,不過很易熟絡。她把想法情感都寫在臉上,機心城府這些離她很遠。閒來無事便聊起來,由J-POP聊到她的前途。

這間學校的成績不好,能考入香港的大學的學生很少,學生的家庭背景大多貧窮。所以學生講到前途,不會是大學選甚麼科。一講到前途,她就皺起了眉一臉煩惱的樣子,咆哮了一聲「我都唔知呀」。她說可能工作,可能讀些文憑課程,又可能會到大陸讀大學,一邊說著又夾雜著幾句「我都唔知呀」。聽到她說要到大陸讀書,我問她是為興趣,還是覺得讀書後出路好一點?知不知道讀書後的出路如何?

她又再說「我都唔知呀」。我問,那有沒有想過,工作一陣子,了解一下自己想做甚麼,才想讀不讀書?她搖搖頭,一臉苦惱說,她其實想不到應該怎樣,但媽媽想她讀書,身邊朋友親戚都說讀書好。

原來是有長輩朋輩壓力的。我不大懂得回應,看著她,我想起我中學時,都是這副樣子,很多事都不懂,不知道想走怎樣的路。十多年都只呆在學校讀書的人,很易很迷惘。(其實現在都很迷惘)

我再問她,有無想像過將來的生活怎樣過?她說:「有份工,想給媽媽家用。」這一句倒是答得毫不猶豫。

半天後宣傳完了,我沒再見過她,不知道她後來有沒有到大陸讀書。不過即使她讀了,我不會說她「港豬」和「條路自己揀」。她是在香港教育制度下被淘汰掉的人,她受著四周的期望要去讀書,她打著兼職兩餐吃著麵包,希望將來找一份可以給媽媽家用的糧。她也畢竟只是個在學校課室裡呆了十多年的學生,我懷疑她是否真的有足夠的資源,去「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