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劣住房創新高 建屋目標頻走數 長策亂噏當秘笈 基層住戶得個吉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會議門外會前請願行動 新聞稿】
差劣住房創新高 建屋目標頻走數
長策亂噏當秘笈 基層住戶得個吉

住屋問題日趨嚴峻,劏房數字屢創新高,現時已有超過11萬居住不適切居所的住戶(包括劏房、板間房及天台屋等),數字遠超過往。劏房居民一直面對昂貴租金、濫收水電費、逼遷及惡劣環境等問題,難再容忍。與此同時,現時公屋輪候冊上更有超過28萬宗申請,一般家庭輪候上樓時間超過四年半,「三年上樓」承諾破滅。在如此險峻形勢之下,長策仍維持未來十年建出租公屋二十萬的目標,但未來五年落成量遠不及目標一半,而且亦很可能改作綠置居,各類型建屋目標真實數字前後不一,讓公眾混淆。此外,針對支援基層租戶的中短期措施,租管仍未展開任何討論,過渡性房屋亦成效不彰。因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於2018年1月9日的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會前,聯同一眾關注房屋政策的街坊,於立法會示威區舉辦請願行動,要求政府清楚交代未來十年公營出租房屋數字、重推租務管制並就此作出有建設性的討論、以及要求政府提出未來一年過渡性房屋的具體計劃。

聯席成員頭戴印有特首林鄭月娥肖像的面具,展示一本封面印有「長策秘笈」的空白紙本,是為了諷刺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多年來承諾,諸如目標建屋量頻頻落空,使一眾市民空等。又展示秘笈中印有一矛一盾頁面,直指長策會目標建屋量與特首早前的「公屋封頂論」互相矛盾,聯席對此表示大為不解,要求政府清楚交代。之後街坊分別三次向「林鄭」表達:增建公屋、重推租管、支援措施三個訴求,但「林鄭」只回贈街坊三個新鮮水果「桔」,諷刺特首林鄭月娥,不論由政務師師長年代直到如今擔任特首,與整個政府在房屋施政方面都漠視基層及民間團體訴求,屢屢拒大眾訴求於門外,基層到頭來無甚得益,「得番個吉」。

差劣住房歷年新高 房屋政策亟須改革

根據2016年政府統計處的數字顯示,現時已約有20萬人居住不適切居所(包括劏房、板間房及天台屋等),數字按年上升。同時,根據長策會近日發佈的《2017年周年報告》,現時已有115,100住戶居住在上述不適切居所。兩個數字同時反映社會的住屋需要有增無減。現時樓價高企不下,同時工資水平升幅卻難以追上通脹,單靠辛勤工作,普羅市民根本無法在現時瘋狂的樓市下置業。加上公屋上樓遙遙無期,絕大部分市民只能轉投私人租住市場解決住屋需要。然而,僧多粥少的情況下,不少業主乘機改建自身單位成劏房、板間房、籠屋,甚至改裝成「棺材房」,透過出租這些「畸型」住屋圖利,使大量不適切住房應運而生,劏房數字按年上升。

不適切住房環境差劣,入住人數卻有增無減,這反映了現時基層除了「無了期等待的公營出租房屋」外,只剩下入住不適切住房(包括劏房、板間房及天台屋等)的選擇。這種逼於無奈的結果源於政府漠視基層需要,房屋政策未能有效保障廣大市民基本住屋權。自林鄭月娥上台,並於去年十月發表上任後首份施政報告,「置業主導」和「置業階梯」成為現時房屋政策主調。在施政報告內,林鄭月娥建議大量增加「綠表置居計劃」(「綠置居」),以騰出出租公屋單位給有需要的市民,甚至「乞兒兜拿飯食」,在出租公屋資源中轉為賣斷的綠置居,並將「綠置居」恆常化,如2018年沙田火炭共4800個新落成公屋單位轉為「綠置居」出售。此舉無異進一步壓縮基層,循公屋輪候冊「上樓安居」的空間,也必然延長基層市民繼續在貴租、逼遷和「畸型」住屋中的輪迴年期。

簡言之,現屆政府未有正視「公營出租房屋供應量嚴重不足」的問題,反而視置業為解決方法,積極在「逼人買樓」著墨。然而不適切住房住戶數目屢創新高,劏房數字連年上升,證明現時以「置業為主導」的房屋政策無助市民安居,反而拖長公屋輪候冊上樓時間,逼使更多人在私人租住市場解決住屋需要,進一步推高租金水平。要對症下藥,政府必須大刀闊斧改革房屋政策,承擔更多公營房屋責任,從加大公營出租房屋供應量入手,方可真正回應市民需求,保障普羅大眾基本居住權。

長策目標空中樓閣 公屋數字自相矛盾

長策會近日發佈的《2017年周年報告》提到未來十年公私營房屋新供應量維持在60:40,其中公營房屋供應目標為28萬個單位。當中20萬是公營出租房屋,而另外8萬是資助出售單位。長策會提出的建屋目標,看似為市民循公屋輪候冊上樓安居打了一支強心針。但聯席對此持觀望態度,畢竟長策會「走數」前科累累:政府近年每年均會更新《長遠房屋策略》,以釐定、更新建房目標。2014年的「十年建屋目標」為29萬個公營資助房屋(包括公營出租房屋及資助出售單位),但2015年已將目標降至28萬個。透過降低建屋目標,來遷就實際落成量不足,政府實非承信可靠。但更為諷刺的是,縱使降低建屋目標,2015年估計的實際建屋量亦僅25.5萬個,比起降低後的建屋目標仍相差2萬5千個。而這個情況在2016年進一步惡化,以當時掌握的土地供應,實際建屋量將進一步減至23.6萬個。上述反映長策會提出的所謂建屋目標,僅僅是一個幻想中且不斷變化的指標,並不能當作金科玉律,一切要待時過景遷,塵埃落定方可定奪是否達成。

除了長策會建屋目標頻頻不符現實,是次《2017年周年報告》提到的20萬是公營出租房屋,亦與去年十月特首林鄭月娥的「公屋封頂論」出現嚴重矛盾。去年十月特首林鄭月娥竟開腔表示「出租公屋80萬已足夠」,歷屆政府未曾有為公屋興建量封頂,可見此番言論並非空穴來風。雖然及後林鄭月娥澄清不是封頂,但此番言論卻明顯為公屋興建量劃下參考值,並且施政報告明言以「綠置居」計劃取代公營出租房屋,亦進一步證明政府有意逐步退出公營房屋市場。為公屋興建量設限,只會令居住於不適切住房的市民繼續在惡劣的環境下生活,更莫說要向上流動。

特首林鄭月娥當時更提到,全港有約76萬公營出租房屋。如按照長策會上述提到的20萬,得出每年平均公營出租房屋建屋目標為2萬個單位。以此推算,不消兩年香港整體公營出租房屋落成量,就會達到特首林鄭月娥劃下的參考值,又何來「十年」建屋目標?未知是特首當日胡言亂語,還是政府打算故技重施,在往後透過更新《長遠房屋策略》的數字來遷就實際建屋量。只知長策會現提出的建屋數字與特首過往發表的「公屋封頂論」相互矛盾。聯席希望政府清楚主動交代未來十年公營出租房屋數字,當中又有否一部分新建單位會被「綠置居」計劃取代,以消除公眾疑慮。

重推租管刻不容緩 捍衛基層住屋權利

根據全港關注劏房平台(下簡稱「平台」)與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院充權研究中心於2016年10月發佈的「香港劏房租金指數及變化分析」,發現2016年「香港劏房租金(綜合)指數」為398.0(2015年10月水平)較去年升13.6%(2014年10月水平為350.5);同期間「私人住宅甲類租金指數」只上升了7.4%,兩者升幅差距達1.83倍,反映劏房租金升幅遠超其他單位。統計數字兼顧不同香港不適切住房的地區,故具有一定參考價值。劏房居民「越住越細,越住越貴」,當大部分基層工資水平遠遠追不上通脹,不適切住房的租金水平升幅卻「跑贏大市」,由是可推斷劏房居民可支配收入比例持續下降,通脹和貴租令他們生活百上加斤。

公營出租房屋落成量經常不達標,公屋輪候冊數字有增無減,整個社會都被逼在私人租住市場解決住屋需求。然而,礙於資本不對等,基層往往只能租住不適切住房。這本就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現象,尤其當基層的工資購買力因通脹遠不及市場水平時,不適切住房的租金水平升幅遠超其他單位是對基層的雙重打擊。但政府卻對此視若無睹,任由基層市民淪為租務市場數字遊戲下的大輸家,受加租剝削。更甚的是,自政府在2003年取消所有《業主租客(綜合)條例》下的「租務管制措施」,如「租住權保障」及「租金升幅管制」,基層的基本住屋權更進一步受損。因為欠缺「租住權保障」,基層劏房戶往往在租務關係中處於弱勢,任由業主以各類原因逼遷。特別是當雙方的租約進入俗稱「生約」的「可隨時改變租約條款」時期,會因為欠缺「租金升幅管制」而遭到大幅加租。無可奈何下只好另覓蝸居。

聯席認為社會上所有人都擁有基本居住權,這是源於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中對基本居住權的描述。故此,在現時租金水平有升無跌、樓市幾近瘋狂、兼公屋上樓年期一再拖長的情況下,政府實有必要盡快重新推出「租務管制」措施,以真正改變租客在租務關係中的不利位置,保障基層住屋權利。

缺乏租戶支援措施 基層生活苦不堪言

自從關愛基金在2017年初,取消對俗稱「N無人士」的「非公屋、非綜援」低變入人士,發放「非公屋、非綜援的低收入住戶一次過生活津貼」,租住不適切居所的住戶頓失經濟支援。由於大部分租住不適切居所的住戶都是低收入人士,加上租住劏房通常要捱貴租、被濫收水電費。在政府未有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堵塞漏洞時,「N無津貼」對租戶而言非常重要,能最起碼提供一定生活費。聯席過往亦聯同其他關注基層生活的團體,一再重申「N無津貼」必須重新推行並將之恆常化。可惜政府一直未有回音,基層生活依然拮据,捉襟見肘。

去年年尾,關愛基金宣佈會於2017年12月推出為期三年的「社會房屋共享計劃」受惠人搬遷津貼試驗計劃,以資助受惠於「社會房屋共享計劃」(下稱「共享計劃」)的低收入住戶支付搬遷所需的開支。試驗計劃於2017年12月28日開展,由社會福利署負責推行。但細看申請資格,申請人及同住家庭成員必須參加並成功入住「共享計劃」下的單位,以及個人/家庭每月入息不超過香港房屋委員會租住公屋申請的入息限額。「共享計劃」是由特首林鄭月娥,在去年十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屬於五種過渡性房屋的其中一種。「共享計劃」一直因「規模太少,超額申請情況嚴重」,而被認為是杯水車薪,直至現今為止只有約數十個單位可供租住,數量極少。把搬遷津貼申請資格限於「共享計劃」下的成功參加者,本身也是對廣大居住在不適切居所的市民不公,因為取消租管,基層住戶經常面對逼遷而要搬屋,他們確實也有需要申領搬遷津貼。

觀乎現況,自取消「N無津貼」,搬遷津貼申領資格又有限制,加上本來就易被濫收水電費,基層不適切住房住戶非常需要支授措施,一解其燃眉之急。

促請政府實事求是 增建公屋重推租管

綜觀而言,現時政府的房屋施政以市場為主導,將房屋視作買賣的產物,根本無意為基層市民提供安穩居所;同時長策會建屋目標數字存有矛盾,政府有必要交代清楚,否則不能盡信;政府亦忽視基層住屋需要,沒有重推租務管制,任由基層受市場機制剝削;加上缺乏租戶支援措施,令基層在不適切住房下苦苦掙扎。欠缺長遠房屋施政方針,最終苦了一眾市民,因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要求:

1)要求政府清楚交代未來十年公營出租房屋數字

正如上述提到,鑑於長策會提出的建屋目標經常與實際落成量出現落差,政府甚理會每年更新目標數未以遷就實際落成量。故此,聯席對於是次《2017年周年報告》提到的20萬是公營出租房屋持觀望態度,與此同時,特首林鄭月娥過往提過「公屋封頂論」,又於首份施政報告提出要求房委會把「綠置居」計劃恆常化,甚至把整批公營出租房屋改劃成「綠置居」計劃出售。故此聯席要求政府清楚主動交代未來十年公營出租房屋數字,當中又有否一部分新建單位會被「綠置居」計劃取代,以消除公眾疑慮。

2)要求政府重推租務管制並就此作出有建設性的討論

現時基層租戶在租務市場毫無議價能力,也往往在租務關係中處於弱勢。為保障基層基本住屋權,在現時租金水平有升無跌、樓市幾近瘋狂、兼公屋上樓年期一再拖長的情況下,政府實有必要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重新討論設置「租住權保障」及「租金升幅管制」,並改革現時租務仲裁和地區支援機制。設置《租務穩定機制》,包括嚴格執行簽署書面租約和打釐印;規定租金和雜費分開清楚列明,禁止業主濫收水電煤費用;中止租約通知期由一個月延長至三個月,每份租約需有固定租期及優先續租權。

3)要求政府提出未來一年過渡性房屋的具體計劃
在過渡性房屋方面,林鄭列舉的措施包括「善用政府閒置建築物」、「研究改建工廈」、「協助非牟利機構研究在閒置土地興建預製組合屋」等均是新措施;雖然林鄭月娥表示,政府「有其不可或缺的角色」,但在此政策上,根本不見政府主動解決。反而是拒絕承擔,將營運重責交予民間團體,政府則只願意「協調、研究」等虛無辭藻,缺乏真正擔當。有說「免補地價居屋出租」會由香港房屋協會負責營運管理,但是細節欠奉,效果成疑,未知實際效果,擔心又是另一雷聲大雨點小的舉措。故聯席要求政府盡快提出未來一年過渡性房屋的具體計劃,包括位置、供應量、租住方法等。

~~~~~~~~~~~~~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土瓜灣基層住屋組、深水埗太子基層住屋組、大角咀劏房關注組、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屯門基層住屋組、西區被逼遷租客大會、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影子長策會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