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請食衞局及商經局跨部門合作 政府與民共議棚仔未來發展

政府自2015年8月宣佈收回欽州街小販市場(棚仔),但至今仍未與棚仔布販達成補償共識,布販仍留守經營,前路茫茫。棚仔搬遷提出已兩年多,不少人誤以為棚仔已經遷置,現時人流大大減少,嚴重影響生計。近日,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提出發展通州街設計及時裝基地的落實計劃;我們希望,政府能安排與棚仔布販再次商討搬遷補償之安排及「棚仔社區布藝時裝中心」民間方案。

(I) 布販是時裝創意業界不可或缺的一員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提出發展通州街重建項目,以作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但該計劃完全沒有提及廣為人認識的棚仔布市場角色,棚仔只有再一次被政府遺忘。布販雖然只是小販,但在整個時裝創意業有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 沒有麵粉,哪有麵包 — 棚仔一直深受時裝設計學生、電影/電視/劇場製作者、布藝手作人、南亞裔婦女、家庭主婦等愛戴。

事實上,不少以為棚仔早已遷拆的舊顧客曾經嘗試在其他地方找布料,及後得知棚仔仍在原址營業,又立即重回棚仔買布,這是因為只有棚仔才可找到時裝創意行業所需用的獨特布料;棚仔的價值不只於在香港本地,每年有過千名外地遊客到棚仔,更有星加坡、馬來西亞時裝設計學校組團來買布料回國;這些都證明了棚仔存在的獨特價值。

(II) 跨局共同處理棚仔未來發展

棚仔自上屆政府開始,一直要求召開有食物及衞生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內之跨政府部門會議,以處理棚仔事宜。商經局邱騰華局長在今年1月8日的記者會表示,棚仔遷置只會交由食衞局負責,並非商經局計劃之內;我們對於兩個政策局堅持各自為政的做法,感到極度失望!

我們在此表明,棚仔布販無意遷入重建項目五層內,但希望政府能將棚仔納入整個深水埗時裝布藝基地發展 — 我們認為,要真正由下而上發展「時裝布藝基地」,不單是發展市區重建項目中的「單橦的設計及時裝基地」及關注「上游」才晉時裝設計師,而是要有願景將現有的社區資源連結時裝創意產業,同時讓不同年齡、背景的社區人士參與使用,這正是棚仔民間方案之目的。故此,我們布販希望,政府除了處理棚仔遷置外,更應投放資源協助發展棚仔民間方案及「下游」時裝創意業,產生與「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的協同效應,有助發展深水埗社區,是政府和民間雙贏的做法。

既然政府現時明確落實發展深水埗為設計及時裝基地,我們期望政府 (包括發展局、食物及衞生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及 深水埗區議會從速回應處理以下棚仔布販及協助義工之訴求:

(1) 公平處理棚仔遷置安排

1.1 承認17位非持牌經營者安置身份:要求根據33位已被承認身份之標準一視同仁處理上述17位布販,獲得相同的搬遷補償及安排。

1.2 撤回「市價八折租金」方案:要求重新協商未來租金之安排;並設有搬遷過渡安排,包括免租期、合理的搬遷津貼等;如政府與布販未能於租金上達成共識,我們布販要求政府重發固定小販牌照予現時的經營者。

1.3 妥善安置通州街橋底無家者:除了在搬遷補償及17人經營者身份上達成共識,政府亦要以「不趕絕無家者」為前提,妥善安排通州街臨時街市周邊的無家者,才進行調遷。

(2) 落實發展「棚仔社區布藝時裝中心」民間方案

2.1 成立包括發展局、食物及衞生局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官員的跨部門會議,諮詢區議會及所有持份者的意見,確認棚仔民間方案的方向及從速開展有關的研究及落實日程。政府現時只閉門與院校商討,無視由下而上的民間規劃成果及其他持份者的參與。

2.2 要求深水埗區議會成立工作小組,撥出資源支持獨立研究團體,進行公開參與規劃過程及公開諮詢。我們期望所有持份者能根據民間方案的方向物料採購,發展「一條龍布藝市集」,發揮訂製、表演/展覽、教學、銷售等功能,供時裝設計學生/設計師、傳統布藝師傅、社區人士及相關布藝團體使用,同時配合社區人士需要。

欽州街布販市場商販關注組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