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修訂︰政府清潔服務外判問題

文: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追踪修訂︰政府清潔服務外判問題
綜合分析

本會一直監察政府外判清潔服務的審批標準和監察系統,並設立了一個監察政府外判清潔服務的資料庫。本會現追踪及綜合食環署及房屋署兩個部門外判清潔合約,包括條款、中標金額、人數比例、及部門監管等。研究目的是透過綜合食環處及房屋署多年的外判合約資料,全面審視政府清潔外判制度的問題。資料庫收集自2012年開始的清潔外判,包括承辦商、金額、人手比例、外判公司背景及關係等。

是次追踪研究,揭示2012年至2017年間食環署和房屋署外判的合約。綜合分析如下︰

  1. 食環署的合約過度集中在5大公司︰

食環署外判街道清潔是兩年期的合約,每份過千萬,由2012年至2017年期間共批出83份合約,除了一份是2011-2013的利興之外,其他82份合約同樣由該5間公司承辦。

  1. 食環署分拆區域,但並沒有增加投標競爭

食環署的街道清潔合約因審計署建議要增加競爭性,所以將一些大區拆分為二。至2017年12月,食環街道清潔共32個區。此研究追踪食環署拆分區域的合約分佈,發現結果並沒有增加競爭性。因為幾個區雖然一分為二,除了其中一個區,其餘的區域都由是同一外判清潔公司中標。結果跟區域沒有分拆一樣。例子如︰九龍城、沙田和深水埗,3個區,分拆為6個區,合約仍是由3間公司承辦。結果是分拆了細區,但沒有任何措施引入新的競爭者,五年以來都是同樣那五間清潔公司壟斷

  1. 食環署外判清潔公司為了競爭合約,價低者得追不上最低工資升幅

追踪研究檢視最低工資調升期間,外判的中標額不單未能追上最低工資升幅,反而是比上一份投標額降低了金額。最低工資自2011開始,每兩年調升水平, 2011年 28元,2013年 30元 (升幅是7.1%),2015年的 32.5元 (升幅8.33%),2017年 34.5元 (升6.15%、累計升幅 23.2%)

追踪統計顯示,有清潔服務中標金額對比上一期合約價錢更低更少。例如︰中西區(半山、中環及上環)、元朗區(東西區合共)、黃大仙區等。

2012-2014 2014-2016 相對上一份

差額%

2016-2018 相對上一份

差額%

相對2012年差額
葵青區街道 80,618,000.00 76,800,008.00 -4.74 87,500,176.00 13.93 8.54
油尖區街道 83,482,300.00 92,480,000.00 10.78 85,000,000.00 -8.09 1.82
元朗區(東)街道 91,854,480.00 57,345,920.00 -37.57 63,816,624.00 11.28 -30.52
2013-2015合約價 2015-2017合約價
西貢區(將軍澳) 42,086,368.00 40,141,920.00 -4.62
北區上水街道 79,395,248.00 76,883,680.00 -3.16

 

即使不計算通脹,投標價對比最低工資的實施,以上區域的街道清潔合約是貼近甚至低於上一份合約的。街道清潔是人手的工作,幾年以來並沒有機器取代。在最低工資調升的情況下郤減少中標價,可以想像,清潔工人會以減少工人人數作對策。

事實上工會在這幾年間,收到不少工友投訴,因人手減少而增加工作量。

  1. 因價低者得,食環署縱容承辦商減人手縮開支,剥削工人及嚴重影響服務

    為求得到合約,承辦商在最低工資調整之後仍然能夠以低於上一份合約的金額投得,結果是工人受苦。 最明顯的例子是灣仔的街道清潔服務,立高在2016的投標價因為定得太低,所以中標,因此削減灣仔區18個公廁的夜更當值工人。食環署曾回覆工會指是部門批准的。

據工會接觸工人所了解,各區都出現減少人手的情況。政府慳了錢,外判商無蝕本,結果是工人埋單受苦。

  1.  漠視社區人口需要,食環署縱容承辦商漠視工人工作量大增

清潔工作是社區衛生防線第一環節,負責地方潔淨的清潔工友,包括掃地、洗地,收集垃圾桶垃圾、清洗垃圾桶,清坑渠、清理花糟、公廁當值及清洗…等。

此研究檢視各區人口及食環清潔合約所列出的清潔工人人數,對比各區情況,發現的問題不少。第一,合約漠視社區需要,例子︰灣仔區在2016年合約標示會聘用278名清潔工人,合約中標額是9千萬(90,240,000)。而中西區(上環至西營盤、堅尼地城),合約標示有311名清潔工人,但中標金額是超過1億3千萬(134,749,240)。灣仔是旅遊區、流動人口大量,街道清潔工作繁重,但中標價郤有大差別。

再舉觀塘區,地區人口超過64萬(648,541),街道清潔中標價是8千9百萬(89,133,600),但九龍城區,人口少過觀塘區,不足42萬人口(418,732),面積也細過觀塘,但中標價郤超過 1億1千萬 (115,314,464)。

反映,食環署對於清潔服務並無規劃,外判合約並不考慮該區人口、人流、社區特色、或社區發展等因素。審批只以價低者得,結果會造成某些地區的清潔工人嚴重不足。工人就會因為人手不足而要分擔工作,但工資都只是最低工資水平。

  1. 財政司曾要求部門削開支,外判價偏低,結果工人埋單

在政府內部指引中令投標價降低,那就是2015年曾俊華推行0-1-1計劃,要求各部門分3年削減百分之二的經常開支。在食環署的外判,就出現大批合約都降低了投標額。及至今年2017年,投標價雖有所回升,但整體而言還是滯後於工資的升幅。

 

房屋署

  1. 外判清潔公司的董事股東有密切關係

房署外判清潔公司有相連關係,對政府及對工人都造成問題,除了工人在清潔公司轉約之後,兩間有關連的公司會針對追討賠償的工人。最熟悉的關係網,如民順、香港工商和真會記,既是親友關係,業務更同一註冊地點。

另外,公司的董事有關係的還有”業文專業清潔服務”及”恒利專業清潔服務公司”,兩間公司的負責人是同一登記地址。怡泰清潔有限公司和嘉怡物業管理公司,是同一註冊地址,屬同一總公司。或雅居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及英華清潔服務有限公司也有關連。

  1. 房屋署將外判清潔服務的權交外判管理公司,容易形成私相授受

房屋署轄下的屋邨,有直接由房署管理,但也有差不多過百屋邨是交給外判管理公司負責。由管理公司負責外判清潔服務,出現不少問題︰

房署有約百條屋邨是交了管理公司,由管理公司負責外判清潔公司,於是會出現私相授受的情況,因為管理公司負責外判的屋村,資料不向公眾披露,工會在研究過程中,曾致電所有屋村,結果有兩間管理公司回覆是︰” 管理公司自己提供清潔服務不外判清潔”, 包括︰宜居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及創毅物業服務顧問有限公司。其他的公司根本不作回應。

  管理公司不會向外公佈,居民或工會難以監管。

  1. 房屋署外判,有部份合約金額大升,有部份是低於上一份合約,情況都令人懷疑

合約低於上一份,例子如高怡邨,清潔公司外判的金額比上份更低,結果也是削減工人人數。

也有幾個村,新一期合約的金額對比上一期是升約一倍,如果按部門價低者得的標準,中標的是最低價,那意味其他入標公司也是將標價上升一倍以上。

屋村 合約開始 中標價 新合約 中標價
新翠邨 義合清潔公司 1/12/2012 5,301,600.00 1/12/2014 11,801,361.60
大興邨 新利清潔有限公司 1/12/2012 5,709,600.00 1/12/2014 12,709,569.84
大窩口邨 新利清潔有限公司 1/12/2012 6,246,000.00 1/12/2014 13,908,367.20
禾輋邨 民順清潔有限公司 1/12/2012 6,677,976.00 1/12/2014 14,865,174.48

政府的問題

  1. 價低者得外判審批的問題
  2. 扣分制不起作用無阻嚇力
  3. 政府不承認外判制為政府減少支出、不願統計所節省的金額

立法會的文件[1],顯示"曾作外判的部門進行估計,轉為外判服務可為部門節省20%至40%的開支;但政府不願意披露各部門所節省的實際金額。政府迴避慳錢的結論,更遑論承擔責任。

工會要求︰

  1. 將審批標書的標準,由質素30%、價錢70%的比率改變,改為70%質素、價錢30%
  2. 加強扣分制,對扣分項目內容要嚴格訂清楚

3.  部門應審視各地區或屋村的清潔需要,而有所規範

[1] 立法會文件︰綜合 2012 年的政府外判服務調查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