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宿舍的情與性:沒有出口的秘密風暴

轉載自中國女工權益與生活資訊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作者:青萍 一位工廠女工。話少,喜歡聽有遠見的人說話。

我們工廠宿舍有三張雙層床,共六個床位,有兩位室友只有轉班的時候才回來住,所以常住宿舍的有四個人。

一位年輕點的女孩是92年出生的,她是河南人,我們叫她小欣,我和另外兩位都是八十年代中旬出生的人,其中一個叫阿潔,另一個叫莉莉。

晚上十二點,我和其他室友已經準備睡覺了,小欣才從外面回來。正和男朋友處於蜜戀期的她,一回來就很興奮地向我們“曬”男朋友送的禮物,有包包,花兒還有巧克力。

看她甜蜜的樣子,我和阿潔說了些祝福的話,但是也沒有深聊下去,畢竟已經深夜,明天一早還得上班。

寒暄完後,小欣就準備去洗澡。這時她的男朋友打電話過來,問她到宿舍沒有,倆人便也不自覺地說起了小情侶間的甜言蜜語。

這時莉莉可能被吵得睡不好覺,便沒好氣地說:“不就是這些東西嘛,不要在我面前炫耀,我也曾經歷過。你別在這裡秀恩愛了,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秀恩愛死得快!”

正沉浸在甜蜜中的小欣被莉莉狠狠潑了一盆冷水,頓時火冒三丈,她也毫不示弱,針鋒相對,一股腦說了很多傷人的話:“有資本你也可以秀啊,你看看你們三個,雖然說你們的男人沒有把你們留守在農村,可你們過的日子能比那些留守女人好多少呢?你們一年到頭能見到老公幾次呢?一般的動物一年還得過幾次性生活呢,你們不要覺得俗,但這就是你們的真實現狀。我打擾你們休息了,向你們道歉!” 說完她氣沖沖地洗完澡,躺到床上。

本來還只是她倆之間的口角,憤怒中的小欣說的這一番話,卻戳中了每個人的痛處,整個宿舍瞬間異常安靜。

那一夜,床上的每個人都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也是啊,像我們這些在外打工的女性,為了可以多掙一點錢,不得不和老公分開,跑到不同的地方去打工,更不可能因為自己想過性生活而不考慮錢的問題。 其實幾位室友都知道莉莉並不是嫉妒小欣,她只不過想用自己的經歷告訴小欣,她還有選擇的空間,不要被這些表面的追求打動,就誤認為是愛情來了,異地戀是要那些經濟水平高的人才談得起。

這些話莉莉與小欣說了很多次。

這些話,不知道正沉迷於愛情裡的小欣有沒有聽進去,但她倒是將宿舍裡三位已婚室友的狀況看得很透徹。

我們也很能理解莉莉的現狀。因為曾經她也像小欣一樣,和當時的男朋友浪漫得讓人羡慕,兩人也愛得如膠似漆。

莉莉是福建人,出身於一個在農村來說經濟水平算是中上的家庭,她讀過高中,與宿舍裡的幾位女性相比,她算是文化水平最高的。

來到廣東打工後不久,她就和廣西的一位男工相戀,她那時就知道男朋友家經濟條件很差,但是她覺得,這些都不重要,只要兩人相愛就可以了,一年後兩人就結了婚。

她嫁到廣西后,為了快點出來掙錢,在四年內生了兩個孩子,各種不適應的生活習慣就不說了,就連回一次娘家都必須要考慮自己是否有錢。

自從兩個小孩出生後,因為經濟壓力大,她老公去了離家更遠的地方——上海打工,她自己則留在了廣東,方便回家看看小孩。

為了省錢,她每年最多與老公相聚兩次,其中一次還是過年。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四五年。

那次爭吵的第二天早上,宿舍群裡收到兩條莉莉的微信:“姐妹們,我們不容易,請對自己好一點。”

收到這條信息,大家都釋然了,因為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苦楚。幾位舍友之間的感情也因此更近了一步。

而經過這一次“爭吵”,我也在想,廣大打工女性為了掙錢養家,與另一半分隔兩地,她們的性需求難以滿足,誰會來關注這一點呢?

我們廠有兩萬多人,其中女性占了三分之二。像我們這種常年住在宿舍的女性也很多,我們一年到頭都看不到幾次自己親近的人,更不要談什麼生日,情人節,紀念日了。

現實生活中,女工的性需求確實更容易被忽視,或被羞於提及,甚至如果你提出來,還會被冠以“蕩婦”、“不要臉”等罵名。

想想,當男性的性需求得不到滿足時,他們可以去紅燈區找性工作者解決,還可以理直氣壯地要求被理解、被原諒。

如果有一天有女工高喊打工女性 “性饑渴”現狀,她會面臨世俗怎樣的“評判”?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