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為藝: 社區/社群藝術交流活動 :[淨係中產女人才關心性別問題?]

落草為藝: 社區/社群藝術交流活動
第二回合 

第四場。淨係中產女人才關心性別問題?

日期:2018年2月25日(日)
時間:下午 2-7時

好多人都以為只有中產的女性才會關注自身的性別帶來的問題,但其實當婦女同時面對貧窮時,身上的性別問題就會複雜得多。不同地區都有關注基層性別議題的社群藝術,就讓我們來一起討論一下,草根女性的各種或生猛或溫柔的自我表達,在什麼條件下,才能無憂無慮地綻放出來。而作為社群藝術的推動者, 又要如何提供這些條件呢?

主要發思人:(1)神秘嘉賓(抱歉因特別原因不能公開身份,但這個群體的朋友絕對是與談這個主題的合適人選)

回應嘉賓:胡美蓮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幹事)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本場會安排託兒人手,請於報名時通知兒童人數)
[本場原回應人黃彩鳳,由於面臨現場有托兒也處理不了的托兒問題,所以不得已不能參與25號的活動。(由此可見托兒的問題實在是複雜的現實😖)現改由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的胡美蓮小姐擔任回應人。]
~~~~~~~~~~~~~~~~~~~~~~~~~~~~~~~~~~~~~~~
本場截止報名: 2018年2月20日
報名: https://comartforum.wordpress.com/application/
~~~~~~~~~~~~~~~~~~~~~~~~~~~~~~~~~~

這場的主題是 [淨係中產女人才關心性別問題?],主持與幾位主要發思人在活動前聊了個天,綜合了幾個問題,希望來參加的朋友可以先做點思考熱身,而還在考慮來不來的朋友可以有多個參考點去決定是否參加,也讓我們自己先熱熱身……

1)一個讓各種基層女性發聲的平台,要有什麼素質才能提供到條件,去鼓勵工友發聲創作?
2) 女性/性小眾與基層的身份重疊後,面對的生活特質是怎樣的?在這種生活特質中所嚮往的[美]是怎樣的?這種[美感]的追求,是更強化了父權意識?還是能作為抵抗和爭取性/別平權的資源?
3)所謂性敏感的議題,透過藝術創作的方式傳達給不同的工友群組之後,會與直接表達有分別嗎?分別在哪裡?
4) 香港的工友的書寫文化或創作文化,是否已因工廠的沒落,工作零散化和工人社群的散失,快速通訊工具的極速發展, 而同時不斷下沉?如果是的話,我們現在如何能鼓勵女工發聲?
5)如果在做女工為主的工作,會選擇用何種方式面對男工社群?
6)不同年齡層的工友閱讀書寫習慣很不同, 如想做一個讓女工/基層婦女發聲的平台,如何適應/面對不同社群?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