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事務委員會會議 會前抗議​ 新聞稿​】​ ​高球場曬太陽 貧無立椎之地 ​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社會民主連線、東北支援組】

從速解決住屋問題 不容富豪樂園霸佔土地

香港住屋問題嚴峻,超過28萬戶家庭輪候公屋,超過20萬市民蝸居於劏房中;基層市民難抵加租,搬進工廈劏房後又被逼遷;加上市區重建,私人收樓等逼遷;除了數十萬公屋輪候者及劏房戶,香港還有近40000個安老院輪候個案、超過10000個殘疾院舍輪候。草根階層越住越貴,越住越細,貧無立錐之地。然而公屋興建量屢不達標,2017至2018年度的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約18,800萬個,相比起長策定立的目標28,000個少近一萬個;財算案只增加了593個長者、500個殘疾宿位。政府托詞因為土地供應不足,故需要開拓郊野公園及進一步填海,然而土地不足的背後,是政府偏袒權貴,迫遷草根,不拆高場拆東北,官商勾結的黑幕疑雲比比皆是,不顧基層的利益輸送項目。

死攬權貴後花園 利益輸送斬不斷

每屆特首都將建屋量低歸究於「土地不足」,事實上,香港是否真的土地不足呢?如果土地實在緊張,何解會將粉嶺高爾夫球場的一公頃農圃,拍賣給恆基建高密度豪宅呢?為何政府不斷強調球場內有很多古樹和古墓,可供發展面積有限?新界東北近一千戶家庭、一萬人口,單是古洞北就有過萬棵樹木,為甚麼又可以拆?官字只有兩把口,但政府確有無數個標準。

民間多年來都有建議以發展粉嶺高球場代替東北規劃方案。高球場佔地達172公頃(與荃灣相若,或者等於8個太古城或9個維園),按政府的東北規劃,90公頃地已可建66000個公私營單位;啟德地皮用9.2公頃便興建了13,300個公屋單位。政府顧問研究報告所指若全面發展整個球場只可建逾1.3萬個單位、容納3.78萬人,明顯是以超級豪宅的超低密度去嚴重壓低數字。

至於政府常說的「配套不足」,是任何一個新發展項目都需要面對的。但據3月6日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文件,在出名擁擠的屯門區,政府推算內河碼頭的65 公頃土地可建22 000 個住宅單位。於東涌新市鎮擴展規劃,東涌東填海130公頃土地,可建49400個單位。既然我們要求發展粉嶺高球場的前題,是全面替代東北拆遷方案,就斷無理由說發展新界東北能裝得下60,000戶人加上1000戶拆遷苦主;放進東北旁邊、距離東鐵站近得多的172公頃粉嶺高球場就變得只能負擔1.3萬戶人。

要求收回粉嶺高球會土地,興建公營及可負擔房屋

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總共有70多幅,全為政府官地,免收地租或象徵性地收取1,000元租用,是小圈子權貴會員才可使用,不少位處市區的私人會所地,包括紀華利山木球會、九龍塘會、香港木球會、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等等。當日部份私人會所以公共資源牟取暴利,傳出炒賣會籍,舉辦婚禮,假會所真酒樓等醜聞。其中同樣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上水香港哥爾夫球會,面積高達 170 公頃,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但是服務對象只有約2,000個會員。

過去港英政府年代所批出的契約,是基於當時社會需要,時移世易,香港人口不斷澎漲,樓價節節上升,可負擔房屋少之又少,政府卻遲遲沒有決心收回對社會破壞甚低的73幅私人會所用地,亦沒有推動空置土地、短期租約用地、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土地、鐵路上蓋等作興建公屋之用,反而強行要毀人家園,選擇性地向弱勢者開刀,製造弱勢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的分化,而權貴的私人會所會員和經營會所的既得利益者卻不用承擔任何社會責任。

2018年3月26日,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會議將討論包括粉嶺高球場在內之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檢討。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社會民主連線、東北支援組於當日時間上午八時,在立法會門外公民廣場旁進行抗議行動,我們共同要求政府:

1. 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大量興建公屋及院舍,並即時全面檢討各區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用途;
2. 停止新界東北迫遷,停止農業園迫遷蕉徑村;
3. 屋邨商場由房委會擁有、管理,不可送予領展宰割居民;
4. 善用空置土地和短期租約用地興建公屋;
5. 控制私樓樓市,壓抑炒風。

unnamed (1)unname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