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手中的美麗商品,沾染了我们的血| 4·28女工友畫工傷

一位女工友,拿起了水彩筆,畫出了工傷,因為她親眼目睹了無數傷害和絕望。

我總是好像聽到了慘叫

來自印刷廠的啤機、切紙機

來自玩具廠的模具、沖床

我腦海里總是回蕩著

衕伴的話語:

他的手掌從機器里拖出來時

壓得扁扁的

像扇子一樣大

肯定接不上去了

她的辮子被絞進去了

拿不出來

就几秒鐘頭皮就拽掉了

后來人也卷進去了……

瘋狂的資本讓人瘋狂

醫院里滿員的工傷患者

不該是這瘋狂時代的代價

血履

我差點見到這個

在公司廁所流產的女人

那時廁所門口圍了几個人

大聲喊著“好多血!”

而我并沒有上廁所證

所以只能聽別人講她的故事

她們有的說是因為計件工作

每天加班太勞累

有人說是因為制鞋的毒膠水

攻擊到了胎兒

還有人說這就是一個人的命

誰都無法改變的

我想去和她聊聊

但她被抬離廁所后

再也沒有回來過

類似的故事

我又陸續聽到好几個

有時我會痛恨這些商品

竟然害了這麼多性命

在網絡搜索“塵肺病”

彈出了

圖片可能引起不適”

的字眼

讓人無法直視的塵肺

又藍又灰又紅又黑

那竟是珠寶工人的肺

每批飾品的誕生

都會有漫天飛舞的粉塵

伴著一呼一吸它們輕輕地

深深地潛伏進去

直至填滿肺泡

填滿空隙

直至

跪著呼吸

和最后的窒息

看到報紙報道的手機加工廠

工人正乙烷中毒的消息

神經麻痺

骨瘦如柴

青春和健康都已失去

只剩下無法掌控的肉體

與破碎的靈魂相依為命

資本無情輾壓著工人

要多少人、多少力量

多少年的努力

才能扳回一局?

轉載自:尖椒部落
https://mp.weixin.qq.com/s/z6Sqmaw2dF8s64gggS0yVQ

相關閱讀:https://wp.me/p2HdPx-3t6 

【工藝「傷」伴】之一 工傷工友的藝術:「痛也可以很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