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者實習畢業生專訪系列一|問號|實踐出來的民主

文: Thomas (第九屆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生)

每一場社會運動,會孕育一代人投身於公民社會;而這一代投身於公民社會的人,又會孕育下一場社會運動。周而復始。

 

人稱問號的她,曾參與「雨傘運動」,是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old district autonomy advancement group,下稱odaag)第一屆「組織者實習計劃」的畢業生。而先後經驗雨傘運動、組織者實習計劃,到今天繼續參與odaag的義務工作。這樣事情又為她帶來甚麼思考?

 

傘運的無力與焦躁

參與odaag年資較淺的問號,大學時期參與過關注不同社會議題的學生組織,希望增加自己對公民社會的認識,但對她而言「雨傘運動」是一個最大的轉捩點。「雨傘運動」發生在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是一場香港市民爭取全民普選的公民抗命運動,而當時問號亦參與其中。事後,她曾撰文(註1)分享過傘運當中的無力感與焦躁。

 

「佔領嘅時候,好想做好多文宣嘅工作,但覺得齋講無用。」問號補充,文中形容當時「佔領區的紛爭,以至整個民主派的內訌、互相敵視、運動旁觀者的不理解,看著社會一天一天分裂、內耗下去」於是,她參與同學籌組的「傾計隊」並「喺佔領區內不停𢯎人吹水」以鼓勵大家堅持下去,又嘗試在旺角訪問受運動影響的商戶,卻發現商戶與運動人士之間不容易互相理解。

 

她文中也提及「每每只是換來各方自說自話,甚或互罵一頓。甚或連我自己都不肯定,這樣抗爭是正確的嗎?」

 

她自己慢慢感覺到「講,唔係一個咁適合我嘅approach(方式),所以就要搵另外啲方法。」而在機緣巧合之下,問號接觸到odaag第一屆組織者實習計劃的單張。

 

第一屆組織者實習計劃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odaag)是一個全義工組織,嘗試實踐一種不依靠申請資助、普通市民靠自己參與建造公民社會的方法。目的是希望推動受市區重建影響的居民,透過民主共議的方式,在捍衛基本權利和社會公義之餘,自下而上地參與在香港城市的可持續發展之中。

而odaag舉辦「組織者實習計劃」則希望處理,如何才能與社區居民一起組織及動員社區民主抗爭意識;如何尋找民主意識落地生根的可能性。

「首先(組織者實習計劃)個海報設計裡有人頭,又有橫額,(感覺)個組織應該會做行動。」她分享,又回想起「上過個Wordpress呢,見到有啲文,有寫下嘢。覺得嗰組織好似有料到喎!」她補充,當時自己對大學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感覺自己「好像跟象牙塔以外的東西完全脫了節」又認為自己不了解街坊的真正想法。故此,她決定參與一試。

而實習計劃的課堂,的確為問號帶來不少深刻的回憶和感受。

「有一堂呢,係玩訪問」她憶及,過程中實習生要訪問帶領實習的義工,借此學習透過有效的提問去了解對象的處境。有些課堂則以「溝通與社會分析」為題,教授實習生代入基層街坊的日常處境。問號憶述,基層市民「其實每一日忙到連氣都抖唔到,冇空閒去諗其他嘅嘢。例如要佢攞兩個鐘嚟聽我哋講嘢,其實係好吃力。」而課堂確實能培養她的同理心素質。

「其中有一堂呢,叫做『民主倫理』。呢一堂又係好有印象!」問號提及。

「嗰堂個模擬故事係呢,我哋要搞個行動,而街坊係比較怕怕醜醜、溫和、和理非非。」運動議題是房屋,而過程當中會約見政府官員。「街坊到場嘅時候,就有班激進人士去撐街坊。」而進取的友好團體更建議會議完結後,街坊可以一同衝上前包圍官員表達訴求。

「究竟應該點樣處理呢件事呢?」問號提出,因為傘運令問號明白「唔同組織有唔不同approach(方式),對運動嘅睇法亦有唔同。同一陣營當中,亦會有好多喱啲衝突。」

答案,或會因人而異。但課堂內的共同討論、溝通,義工及導師的經驗分享,令問號相信「odaag係一個會去諗應該點樣處理(參與者之間的差異)嘅組織。」而這正回應著,問號在傘運當中經驗到的分裂及自話自說。

這份感受,即使在實習計劃完結後,仍一直留在問號心中。

 

追求的民主共議

第一屆組織者實習計劃於2016年7月31日完結,當時odaag有正式邀請問號加入其中。但問號礙於大學的交換生計劃,要前往加拿大體驗,未有加入odaag。不過在交換計劃過程中的所見所聞,卻令問號覺得「返到來香港之後,要返odaag。」而當中最深刻,就要提及加拿大其中一個寄宿家庭的故事。

招待她的一對加拿大夫婦是前進的環保分子,曾為了反對在美國阿拉斯加內的鑽油計劃,而身體力行參與全美單車巡遊活動,前往不同州份進行公開演說,又會遊說州議員。一家三口更前往北極的國家公園拍攝紀錄片,講述反對鑽油計劃對生態環境的意義。

問號一方面因他們的行為深受感動,另一方面亦令她確認自己希望推動「民主共議」的心意。

她希望推動基層的自主,能夠「決定香港社會將來係行啲咩路線;決定到要關顧多啲環境;決定到要關顧多啲基層嘅生活質素。」她憶及,實習計劃其中一環是在深水埗進行導賞,導賞由過去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帶領參加者行走重建社區,分享重建對社區的影響及當時居民組織起來,成立關注組一起做過的事情。導賞期間,有街坊拿出以往重建關注組製作的「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註2),她隨即眼前一亮。

「知識份子設計嘅方案,無論有幾好,都有先天嘅缺憾,就係佢唔係由真正用嗰個人諗出嚟。」問號分享「即使你話,政府有一班官員所設計的方案,已經決定左深水埗未來都好,而最後深水埗嘅居民都住得好開心。但係無左個(由居民參與的)規劃過程,都係唔及由嗰到嘅人去決定返咁好。」

對她而言「參與嘅人嘅成長都係重要。」她相信在參與的過程中,人們能夠共同成長,彼此的相處更融洽。當中,人們會更了解自己需要和他人需要,而這份關懷亦會令大家更為快樂。

oddag

問號(面向鏡頭,右邊,黑衫女孩)正與土瓜灣受重建影響的居民舉行會議,商討區內環境惡化問題。

 

重視被動者參與的民主

問號回港後雖然要面對過投身社會的壓力和香港急促生活節奏的不適應,但她仍積極參與odaag,包括:土瓜灣的社區巡查、與重建關注組舉行會議及odaag內部會議等。

「以前參與其他(團體)實習,係變左人哋嘅手手腳腳,人哋叫你做乜就做乜。」但在odaag中,舊義工在落區、會議之後會邀請她分享自己想法和感受。「其實我只係第二次嚟,你竟然會問返我轉頭有咩意見?」她每次回想都覺得驚訝,又補充「自己唔係俾人當手手腳腳,而係喱到嘅一份子。」

她更分享「最近幾個月的odaag會議,諗返起會發現好鍾意odaag嘅原因。就係喱個組織,佢好重視每個成員的參與。」她以前參與過的團體,都會分成積極的參與者和較被動的一群。問號認為這現象不健康,「因為當一班人長期感覺自己嘅意見係不被重視嘅時候,慢慢就會離開喱個組織。因為覺得自己對喱個組織嚟講唔重要。」但在odaag會議中,舊義工會邀請問號發表自己想法、邀請她加入不同小組計劃等。

這些都反映著odaag的信念,包括:尊重、平等參與、互相了解等。亦正因為這些元素,才能吸引著問號繼續參與下去。

 

與重建居民一同成長

直到訪問的今天為止,問號回歸odaag差不多五個多月,但她仍感受到自己與重建街坊一同成長。

以土瓜灣鴻福街的重建項目為例,由於市區重建局正在「向業主收購物業」的階段,租客安置仍是遙遙無期。而市建局的「發展收購」行為卻會減低業主對樓宇保養、修繕意欲,租客因此可能需要面對樓宇維修、安全及衛生環境問題,時間更達三至五年。

為推動重建區內的租客共同參與,關注樓宇維繕、治安及衛生環境等問題。問號、odaag義工與區內居民在2018年3月至4月期間巡查了45棟唐樓,並共同製作出「住戶居住環境惡化調查報告」望市建局能正視問題,保障租客的居住權利。

「(巡查)過程中識左好多街坊,雖然巡查花時間,花人手,但容易推動街坊參與。」問號表示,而巡查亦令她有機會與街坊慢慢熟稔,增加對他們的認識。數個月來,她觀察到街坊漸漸投入重建關注組的參與,會主動向區外大學生介紹重建議題、會積極招募其他居民關注。

這種從「環境衛生」開始關注「市區重建」正正是尊重居民的需要;邀請居民、義工、大學生參與巡查正正讓不同人能參與、貢獻。如問號之前撰文,提到「幫助我看到『抗爭』並不只是浪漫熱血地叫叫口號罷了,而是很複雜很複雜的事。」

「我覺得組織(工作)是一個需要持續灌溉的工作。」她補充「實習固然令我學到組織工作嘅技巧,但更重要嘅係,佢啟發到我去思考組織者應有嘅意識」她認為要持續地落區,與居民慢慢建立關係,居民才會願意將自己的事情分享。過程雖然艱鉅,但亦令她佩服odaag中參與多年的舊義工。

「點解喱到有班人可以堅持三、五、七年都仲係到架呢?」她問到。

但問號認為,由實習到今天,odaag一直都展示著「重視參與」的信念。

「實習當時都理解唔到,點解(組織)內部民主係咁重要。反而係喱幾個月就愈來愈明白。」也許,正因為互相尊重、促進不同人平等參與、願意了解每個參加者的想法,這才讓odaag能夠在不依靠申請資助的情況下,嘗試靠普通市民自己參與建造公民社會。

組織者實習2018,報名詳情https://odaaghk.wordpress.com/

補充資料:

註1: 2017年組織者實習計劃 之上屆學員分享(一)|問號|在焦躁與無力中返回地面:https://odaaghk.wordpress.com/2017/03/23/placementsharing1/

註2: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內容(房屋協會重建項目K20-23):https://shunning6983.wordpress.com/2010/09/19/content/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One comment

odaaghk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