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派的穆斯林移工組織–GAMMI 12週年慶典


星期日的維園草地,有一半在花卉展過後封起維修;另一半草地的某個角落,就舉行著一個由多個印尼移工組職組成的印尼穆斯林移民聯盟GAMMI (Gabungan Migran Muslim Indonesia) 成立12週年慶典。出席的印尼姊妹有來自聯盟13個成員組織的會員,亦有來自10個其他不同的印尼移工團體。各自穿著所屬組織的制服,三五成群待在樹蔭下觀看台上的比賽。台是一大塊藍白帆布,陽光灑在帆布反射到一塊塊白色頭巾上,令維園草地顯得更耀眼。


限制內的空間
帆布台的不遠處,有穿著黑服的印尼姊妹排列整齊地練習武術;左下方有東爪哇的舞蹈練習,傳來熱鬧的音樂和起哄聲;草地上其餘的空間都有一家大細和放假的姊妹散落其中。我問GAMMI的主席Rosyi有無試過找不到地方做活動,「有啊,所以要早D起身出黎(佔位置)囉」口操語法流利的半咸淡廣東話。

就如其他移工組織一樣,GAMMI舉辦活動面對著諸多的限制,小至平日開會,大至慶典,都得用自己的方法去湊合起來。無法預訂場地,就由幾個姊妹一大早到維圍草地,再用大張的藍白帆布舖在地上佔位置;音響就向本地友好團體借用;用作招待的印尼糕點,則由幾位難得可以在僱主家中煮食的姊妹預先造好,再包裝成一盒盒,分發給每個在場的人。姊妹在現場拿出在僱主家煮好的配料如菠菜、麵條、辣炒豆餅等,還有一整隻雞,逐一放在黃飯的周圍,再放上壓成圓錐形的飯尖,砌成慶典中最重要的黃飯塔(Tumpeng)。

 

(慶典當天的Tumpeng)

慶典中有四個與穆斯林文化相關的比賽:誦經、阿拉伯文書法、唱歌、穆斯林時裝。早上的姊妹們都是安靜的坐在樹蔭下旁觀誦經比賽和阿拉伯書法比賽,直到午飯過後,就開始站起來跟著演唱穆斯林歌曲的姊妹打拍子歡呼,又為時裝比賽的參賽者打氣喝采。有位一直在組織裏教授造衣服的姊妹,解釋穆斯林時裝不只是要漂亮,更講求斯文和儀態。難怪台下評判手拿評分紙,一邊專注觀看參賽姊妹的談吐言行。

(穆斯林時裝比賽。每個參賽者都會得到證書一張)

在公佈比賽結果之前,原本在台下擔任歌唱比賽評審的(唯一一位)穆斯林男士就上前坐下,帶領一班姊妹祈禱。據說,他是一位在印尼小有名氣的穆斯林學者和歌者,跟隨太太來港打工後,一直繼續學習和從事穆斯林的教育,剛好可以為身在香港的穆斯林姊妹主持祈禱儀式。

(慶典的祈禱儀式)

行動派的穆斯林移工

慶典朝早十時開始,下午四、五時結束,如GAMMI每個星期日在維園的活動時間一樣。在維園見面的GAMMI成員會一起學習阿拉伯文、誦唱穆斯林歌曲和學習如何祈禱。姊妹實際的參與和離開時間,主要還是由僱主話事。就連負責GAMMI在維園聚會的Rosyi,有時都會因為僱主不許而無法準時出席。除了平日的宗教聚會,亦會與其他印尼移工組織參與五一勞動節、移民日和三八婦女節的遊行,到政府總部和印尼領事館表達訴求。

2005年作為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ATKI)的成員,Rosyi與其他的印尼移工組織組成GAMMI。「包頭個D係Muslim黎架麻。Muslim唔progressive,有muslim唔似我地想加人工、stop overcharging、no discrimination…係GAMMI先要。」Rosyi解釋穆斯林的服飾對女性的行為舉子有著一定的規範,如不可以大聲說話,但她認為面對壓迫和歧視,就不可以噤聲,希望組織起又「包頭」又爭取工人權益的印尼姊妹。我問香港還有類似GAMMI的穆斯林移工團體嗎?「無啊,所以個個都唔係好鐘意GAMMI,會問點解要咁樣架,包頭又點解要示威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