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傷亡權益會:受傷僱員復康支援及復工政策立場

《僱員補償條例》自1953年成立,側重金錢補償,漠視傷病者復康時的生理、心理需要;加上治療等候期長、難以復工等問題,使工傷者及其家人面對龐大的壓力。而政府缺乏在受傷僱員復康支援及復工的政策,以致整個社會都為跛腳政策付出成本。礙於涉及部門之多、系統之複雜,本會及關注勞動價值的非牟利團體,在無官方政策配合下,事倍功半。另一邊廂,部份保險公司亦試行復康管理多年,協助工傷工人康復,希望達至減低勞保補償金額之效。惜礙於多方角色存在利益衝突,一方面難以得到受傷工人信任,另一方面僱主亦沒有誘因配合輕工或工作調配,使復康及復工均成效不彰。

現時復康的問題:

1. 目前康復治療欠缺統籌,傷者未必可即時獲得介入協助,浪費時間在等待專科排期及尋找治療方法上;另因缺乏有系統的跟進和評估,各專科及復康治療部門之間欠缺有效溝通,令部分傷者延誤診療。

2. 現時僱員補償法例中,勞保對工人的醫療費的付還上限為港幣300元,金額的調整一直根據公營醫療收費,實際是要政府補貼勞工保險的賠償額。而工傷工人在病假期間只取得五分四人工,可見,工人難以負擔私家醫療費用,尤其是專科、物理治療等,而且照磁力共振及寫醫療報告等項目不包括在補償之內,令大部分工傷工人依賴公營醫療體制,變相令工人失去選擇權。再者,部分僱主並不會盡快發還醫療費用,令工人醫療開支壓力大增。

3. 現時雖有自願復康計劃,加上部分保險公司會安排復康管理及個案的跟進,無疑為部分傷者提供更多醫療服務。不過,由於是由保險公司自行選擇個案及聯絡受傷僱員邀請他們參加計劃,並不是所有受傷僱員均有機會選擇是否參與,獲許參與的僱員,醫療選擇亦全由保險公司主導,難免令傷者對其中立及信任度有所顧慮,導致其服務不獲完全的信賴,影響成效。而且,計劃14年多以來只處理了25518宗個案,平均每年三萬宗個案之中,只處理到一千八百多宗,實在是冰山一角,就觀察所得,大部分獲邀參加計劃的員工為人工高、年紀輕的僱員,令大部分低下階層無能力負擔額外醫療的傷者都不能受惠。

4. 各復康專業(如專科醫生、物理治理師、職業治療師、精神科醫生、心理科醫生等等)之間各自為政,過度分工,欠缺有效溝通,時有對傷者狀況採取不同的判斷及建議,令傷者無所適從。醫管局現時體制的問題,工友求診時每次的醫生都不同,欠缺未能配合發揮各專業的所長,使康復進度參差。

5. 沒有處理工傷者的出院後的照顧需要,令傷者在康復期間仍要奔走於遞交病假紙、出糧、交代意外、醫療授權、勞工處等不同部門及不同程序。部分僱主亦少有處理工傷的經驗,導致雙方產生磨擦、誤解、令人無所適從,影響關係,工友疲於奔命之餘,當傷者不了解工傷的程序、對未來不確定性產生憂慮、未能適應心理上及社會角色的轉變,必定造成心理壓力,阻礙康復進度。現時雖有部分保險委聘個案管理員跟進個案,但其專業成疑,部分只為取得傷者資料以盡快計算賠償,有利益衝突之嫌,難以全面協助傷者處理面對的危機。

6. 復職與病假之間沒有調節,除了心理準備及工作間協調之外,部分復康後的傷者需要適應期,及短期調節工作安排,唯現時輕工紙無法反映傷者能力,沒有職能評估及康復政策配合下,公司不知如何安排才算合適,工友亦對復工信心不大,同時憂慮再次受傷的風險及索償問題,少有作出工作配合(工作崗位或內容上),變相令僱主及僱員陷入矛盾,為復工徒添不必要的糾紛。

7. 在治療期間,傷者原本的工作或以改動,或已被取代。即使未有被取代,其工作壓力分到其他同事身上,而公司未有作出有效管理,令很多工友在復工時面對好多的壓力。而部分公司工種單一,亦令康復者難以重回原來的崗位。多數僱主寧願聘請新員用也不留任受過傷的員工。以致很多康復者被迫放棄原來工作,其經驗及技術亦無奈流失。

受傷僱員康復及復工的建議:

本會2014年加入由香港中文大學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系骨科專科羅尚尉醫生開展骨科工傷康復計劃(MORE),為80位工傷不超過六個月的腰傷工友提供個案跟進服務,計劃針對於Orebro Musculoskeletal Pain Questionnaire評估中的高危組別,專科排期超過一年,沒有被保險公司選中提供額外服務的腰傷患者,主要於威爾斯醫院提供及早介入、及早治療、協調不同專業、全面跟進傷者不同需要、運用現有社區資源、提供培訓及就業支援、工傷程序意見等。計劃發現與沒有服務的個案比較,這批工友在以下三方面都有明顯的成效,包括(1)復工人數、(2)病假長度、(3)問卷的心理及社交狀態,反映及早為工傷病人提供全面的康復治療及跟進,有效改善現時醫療進步及傷者各方壓力狀況,因此,參考計劃及各國工傷復康政策下,本會建議:由官方牽頭,成立職業傷病者康復及復工的中央系統,包括設立復康基金,基金可由勞工保險中徵款,除了支付復康費用外,亦以委聘專業中立的復康個案管理員,及早介入,協調各方醫療專業,跟進傷後心理及社會支援的需要。這個中央系統亦需要條例的配合,政府制定有效的復工政策,合力營造配合傷者身心需要及就業市場狀況的復工條件。這個獨立的康復及復工系統,相信能造就勞、資、保險業界及整體社會各方多贏。

1. 確保僱員選擇權

受傷僱員選擇權及參與權,是復康成功的關鍵,因此在參與計劃與否,不應設太多限制,排拒有需要的工傷病人,尤其存疑個案,所有受傷工人應獲得有關基金及康復資訊,有權決定是否參與、退出及對服務提供意見。而醫療選擇方面,不應因金額上限制,使傷者無法負擔而失去選擇,更應包括醫生建議的醫療用品、儀器、輔助工具、驗查費用、工作職能評估費用、撰寫報告等,全面照顧復康的需要。用作復康的基金可考慮直接全數支付傷者的醫療費,如醫療劵般,不用傷者先付費,又不知何時才收回醫療費。現時私營市場上不同的醫療專業未能充分發揮,而僱主提供的免費醫療又無法選擇,因此在新系統下必須引入更多醫療選擇,在黃金復康期盡早讓傷者得到適當的治療。而政府亦可參考澳洲的做法,為私營醫療專業設監管及收費上限,使醫療費用不致成為無底深潭,平衡公私營醫療,保障其他市民的醫療權益。

2. 各方均衡參與共議

中央的復康基金需要由有公信力、獨立、中立的第三方主理,確保無利益衝突。勞工處作為政府部門,應可以採取主導,統籌復康系統。或可參考肺塵埃沉著病補償基金,成立委員會獨立管理勞保徵款中用作復康的資金,使傷者、勞工、僱主、保險、醫療專業都可共同參與,平衡各方利益,免卻利益衝突的猜疑。

3. 個案管理專人跟進

每位傷者的需要、公司的政策、醫療的進度皆不同,難以一刀切。為處理傷者的不同需要,避免潛在的危機導致不必要的問題,可參考現時殘疾人士及長者的服務,由醫療及地區組織的社工配合,跟進個案的需要,統籌、溝通及轉介合適的服務,支援心理、家庭、經濟、照顧、復康、復工等需要。而加拿大及澳洲的工傷管理模式,都以復康管理人員作統籌,有效安排,不單可減輕公營醫療負擔,避免資源重疊,更令不同專業、各部門得以協調,加快康復進度。

4. 確保醫療系統的專業可靠

現時醫療專業雖然有包容中西醫學,但欠缺與時並進的檢討機制,有關工傷康復的醫學研究及康復需要的專業關注不足,部分醫療人員缺少職業醫學的培訓,本會認為有必要加強。同時,判傷系統的檢討亦是必須的,應加入不同專業及患者的參與,為評估人員提供足夠的培訓,以反映傷者的實際工作能力影響。

5. 減少利益衝突的疑慮

不論是公營或是私營醫療,治療團隊須具專業知識及透明度,傷者選擇醫療時可有更多依據。由於部分醫療人員或與公司、保險公司有合作方案,免費或資助有關的治療服務,經常要求傷者簽署授權文件,向其客戶並非傷者本人透露狀況,而無足夠對傷者的保障,令傷者對相關治療的獨立專業性存疑,因此,需要平衡私隱及所需復康對傷者處理醫護之間信任的例如:醫療人員與個別公司的合作計劃必須公開透明、擔任判傷評估人員須申報避嫌、避免利益衝突等,建立傷者的信心。

6. 僱主參與的復工政策

復康不只是員工的事,僱主亦有責任參與及配合。康復的過程中公司的參與,確保適時及適當安排補償,不但減輕傷者經濟壓力,更能體現對員工的關顧。澳洲及加拿大都有明確法律規定僱主有責任提供工作復康安排及協助受傷僱員復工,清晰了僱主的責任、承擔及參與,相信有了明確的復工政策,個案管理可與公司保持溝通,在不影響傷者醫療的權利下,讓公司明白僱員康復進度,盡早與僱員協調安排重返工作,對雙方皆有利的。

7. 工作網絡平台分享資源

復康必須扣連復工政策,才能有效使康復的僱員重投勞動市場。因此建議參考澳洲做法,為工傷僱員設立工作網絡平台,鼓勵公司參與聘用康復的傷者,但如無政策規定將難以實行,建議如受傷僱員原來的公司未能或無法安排受傷僱員復職,該公司必須以金額補貼支付其培訓或轉職的成本,讓其他在工作網絡上的公司聘用有關的復康人士,獲取津貼資助,有相關政策才有足夠誘因令公司考慮復康者的去留,保留工傷復康者的經驗及技術。

尊重工人的貢獻,以傷病者復康治療需要為首要考慮,透過中立的統籌安排,免除傷病者對補償有關的利益衝突疑慮,專注身體康復,盡早重投工作。這樣不單是工人的期望,同時亦可減少傷者因缺勤為公司帶來的額外開支(如聘用、訓練及管理臨時工或新僱員),及對公司日常運作之影響(如影響現職僱員士氣,打擊勞資關係之和諧)。而保險業界,受惠於傷者的早日復康,可能減少職業傷病事故的賠償金額;整體社會亦因有獨立醫療系統,分擔了公營醫療體系的負擔,惠及大眾;僱員早日復康復工,減少傷病對其生活及經濟的影響,避免因傷病引申更複雜之心理或家庭問題,減輕社會勞動力的損失及社會經濟的成本。在多次與工傷工人商討復康的議題上,都覺得政府多年來無視傷者的需要及沒有有效檢討現行政策表示失望,對於職業傷病事故的預防、事故主動調查、追究違法違例者的力度、刑罰的阻嚇力均不足,就多年來條例沒有主動的修改建議,有系統收集及研究有關職安健、補償及復康先導服務的數據資料,公開資料及研究發現,讓巿民大眾及立法會議員有效掌握現況,促進有意義的公共討論,累積民智,共同處理社會問題上,政府各部門都應切實檢討。同時,我們亦期望立法會議員持續監察政府行政部門,執行職安健及職業傷病補償條例的狀況,要求政府盡快提交方案,此改革實在勢在必行,對各方都有益而無害,希望盡早實施,保障市民的權益。

工業傷亡權益會二O一八年六月廿三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