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工一週精選(25/6-1/7/2018)

惟工新聞五周年了--我們在堅持什麼?

五年間,惟工大部份成員都由學生變成打工仔,從零技術零資金開始,慢慢建立起自己的步調,自己的方法。

我們經常自已標榜是一個很窮的媒體,一年經費僅十萬多元,大部份來自成員捐獻自己的工資和公眾捐款,但從不以窮為恥。相反,這正正是我們的價值。從窮人中來,到窮人處去。為什麼窮人需要媒體?沒有資源、沒有話語權、不被重視的打工仔,在媒體上往往以他者的身份出現,要麼是慘情的被害者,要麼是正義凜然的抗爭者,好像都不是普通人想成為或者能夠成為的人,那麼還有誰會自豪地說「我是工人」?更不要說為自身為勞工權益而奮鬥了。

朝著「成為一個對窮人有用的媒體」的目標,這些年來,我們作出各種嘗試與發展。

全文:https://wknews.org/node/1759

 

為了讓客房清潔工隱形,奢侈酒店是怎麼做的?

編按:去旅行住到一間好的酒店能令人放鬆,這舒適環境的背後要付出什麼代價?原來,顧客減少更換床單、清潔次數等等的所謂環保計劃,令酒店清潔工更大負擔?《Housekeeping by Design: Hotels and Labor》這本書探討酒店服務設計與被刻意隱藏的服務勞動之間的關係,惟工新聞轉載土逗公社介紹這本書的文章。

全文:https://wknews.org/node/1758

 

宏光僱主缺席調解會 工友走上院舍繼續追討

【惟工新聞】今年5月尾,宏光護老院出現勞資糾紛,院舍無理解僱一位八年年資的外勞護理員,更威脅要其簽署糧單,不然會傷害其家人。該外勞護理員事後向職工盟求助,及後另位九名外勞護理員集體辭職,除了抗議院舍恐嚇員工,更為追討多年來近四百萬的欠薪,包括院每天三小時的加班費、假日工作的工資、每月不合埋地扣起的三千港元中介費用。僱主隨後向這十位工友發出律師信,否認欠薪。

過去這十位工友連同工會一直追討欠薪,亦曾到政府總部露宿請願。昨天﹙6月26日﹚下午二時半,她們到勞工處觀塘辦事處出席勞工處安排的調解會,並在調解會前半小時在東九龍政府合署外抗議,交代他們這段時間的追討過程。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