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香港素食合作社吃飯 撐被虐家務工庇護中心

[草根.行動.媒體] 2018年7月1日
記者:阿約

被虐家務工無處可逃 公民社會自資經營庇護所
本港規定外藉家務工必須與僱主同住,導致許多剛來港人生路不熟語言又不太通的家務工,若面對虐打、不放假、不出糧、不讓與外間聯絡的僱主,因很少時間外出,很少機會求援或尋找求援的方法。即使外藉家務工懂得爭取權益,但由於香港政府有一規定若未能找到新合約移工便須於兩週內離境。可是,如果有勞資爭議,甚至刑事案件(如之前轟動全城的Erwiana被虐打案),要留港作證的家務工便須找到地方暫住,否則,她們那只有四千多元的月薪通常已大部份寄回鄉下,根本無錢留在香港住旅館作證。

在這些狀況下,其中一個這類外藉家務工能找到的重要資源,便是白恩逢之家(Bethune House)。被虐的工人除了被打之外,更恩離鄉別井容易陷入精神上的孤立無援及信心受創等被虐者的情緒狀況。白恩逢之家不只提供被虐的工人臨時庇護所,及提供留港作證的工人臨時住宿,亦提供被虐打勞工重建精神健康服務的庇護中心,及為她們連繫其他相關的法律資源。更重要的是,白恩逢之家帶著基進組織視野,會協助這些移民家務工自我組織起來。現時香港其中一個重要的印尼家務工自助組織,ATKI(Asosiasi Buruh Migran Indonesia di Hong Kong),便是由多年前逃到白恩逢之家的移民家務工姐妹所組成。

一家庇護中心,做這麼多的工作,可以想像經營成本不低,租金、水電、職員都是錢。然而,三十多年來做了這麼多工作,白恩逢之家卻並無獲得香港政府一分一毫的資助,全靠民間捐助,然而,醫院、警察都會轉介個案給它。最近,白恩逢之家的其中一位主要捐助者改變了協助的對象,馬上令白恩逢之家陷入嚴重財困。

 

第一次佔中後落成社區 素食合作社講內外民主

有見及此,香港一家位於油麻地的素食合作社–——德昌里素食合作社(蘇波榮),便舉辦了名為[家有急事!喫飯撐移民家務工庇護中心白恩逢之家]的籌款晚宴,希望協助白恩逢之家籌款。


這個素食合作社,是因全球反金融財霸運動而催生的第一次佔中運動(佔領中環匯豐總行地下空地)後催生。合作社最原初的成員,皆相識相知於該次運動。佔領地被警方清場後,他/她們自行組織,在油麻地落戶打拼,尋找脫離資本主義式僱傭勞役關係結構的生活方式,因此,想到了以合作社的模式去共同營生,亦即一強調平等互助,共同生產,共同決策的經濟民主制度。她/他們亦反對全球食物生產鏈虐待動物,亦強調眾生平等,同時有成員對煮食有濃厚興趣,故他/她們選擇了經營素食合作社餐廳。蘇波榮(So Boring)的定價,亦採取自由定價。蘇波榮不介意無錢的弱勢社群付出低於成本的飯錢,更歡迎經濟有能力的人士付出也們認為可以的價錢,實行各盡所能,各取所需。

經營合作社的理念,也包括關注社會,尤其是關注社會上弱勢社群。她/他們曾嘗因要參與社會行動而當天關門不做生意,也會樂意作為各種民間社會行動或文化行動的宣傳點,身體力行參與實踐政治、經濟、文化上的貼地民主。蘇波榮的人認為移民和移工都是社會的一個部份,應該平等相待,他/她們曾發明了一個詞語,叫「國際街坊」(1),可見他們的全球街坊視野。這亦不是她/他們第一次支援移民工的行動,之前都會參與聲援移工的遊行和活動。而其中部份更與另外幾位熱好版畫也關心基層的朋友,組成版畫小組在同志移工日有積極參與,製作精美版畫和絲網讓大家拓印在衣服上,今次也製作了精美的布袋預備七一時售賣籌款。

反應熱烈 載譽續辦
由於經營成本十分有限,蘇波榮這家餐廳的主要吃飯點是在小小的倔頭街上。6月底這個悶熱的晚上,許多人來參與在蘇波榮舉辦的白恩逢之家籌款晚宴。白恩逢之家的職員Edwina在現場表示,十分感謝香港各方的民間社會友好,協助他們。蘇波榮其中一位合作社成員yentl則表示,他/她們會繼續再支持白恩逢之家的籌款,六月的籌款主要是印尼菜色,而七月她/他們會續辦,下次會是菲律賓菜色,籌款晚宴收入扣除成本後全數捐給白恩逢之家,暫定7月22日晚邀請各方好友留意。

~~~~~~~~~~~~~~~~~~~~~

其他捐款給白恩逢之家的方法︰

(1)支票抬頭 The Bethune House Migrant Women’s Refuge, Ltd.

,並郵寄至香港中環花園道4-8號聖約翰座堂 ,MFMW Limited。

(2)直接存入恆生銀行帳戶#284-8-241309,The Bethune House Migrant Women’s Refuge, Ltd

(3)親自前往香港中環花園道4-8號聖約翰大教堂MFMW有限公司捐款

如有關於白逄恩之家的疑問,請聯繫:

(1)Edwina(英文)-9488 9044

(2)Johannie/唐小姐(中文)-6306 9599

所有100港元及以上的現金捐贈都可以申請免稅!

[$ 130將支持1位居民一天]

[$1,000可以支持1個受助人一周]

[$3,900能支持1個受助人一個月的開支]

[$500元將為兩所庇護所的所有居民提供一天的住宿]

 

~~~~~~~~~~~~~
(1)根據蘇波榮的成員指,「國際街坊」一字,源自Tiqqun著作中的詞彙 “Imaginary Party" (直譯可作「想像群黨」),是為對抗跨國資本與權力勾結的「帝國」,作既本土又國際的力量結集。2013年一班反對起動九龍東借活化天橋底之名,收編和趕絕觀塘區有機音樂生態的一班示威者、Band友、藝術家,將這概念翻譯成「國際街坊」。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