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殼裡的煙頭] 容不下的一張按摩床

當師傅的手精準地按壓在我酸痛肌肉上那刻,我想,如果要我說出一個「有他在真好」的人,我一定會選按摩師傅。

然後我張開眼,見到按摩間天花的鐵網,四面的圍板,狹窄得像牢籠一樣,我又想,但是這麼好的師傅,卻沒有被好好對待呢。

大概十年前我初嘗肌肉繃緊疼痛的滋味,經人介紹找到了深水埗一位盲人按摩師傅。師傅是個五十歲左右的叔叔,一雙大手很有力,按的穴位準確,總能把拉緊的肌肉按鬆。之後我每次肌肉痛得不行就會去找他,好像找救世主一樣,每次痛死了爬進去,重生一樣走出來,在痛楚得抑鬱時,得到了「活著就是為了這刻」的安慰。

師傅有時會和我聊天,有時講兒子的事,有時講時事,他也有講過,他是中途入行的,一開始不算很投入工作,慢慢發現自己有點天份,覺得按摩能為人紓解疲勞,也是件好工作。一個人自豪自己一身手藝能幫助他人,對我來說,這是師傅散發著光芒的時刻。於是我也認真地回應說,對對對,按摩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但師傅有手藝和熱誠是不夠的,他還需要一個工作的空間。

一開始師傅在舊店工作,地方比較大,足夠讓按摩床放在房的中間,師傅能圍著床的四邊走動。過了幾年,師傅跟我說要搬到旁邊遠一點的鋪位了。我問他為何搬店,他說店主加租,加幅很大,他們做不住了,唯有搬去別的鋪位。向來說話平靜的師傅,說著時也有點不忿。

轉到了新店,地方小了很多。最大的分別,是房間很小,床只能靠一邊牆放著,師傅按左邊身時,要把床推到右邊,按右邊身時,又要把床推到左邊,所有動作都要將就將就。師傅年紀都不算小了,按摩本來已經是很勞損的工作,現在還是加上推床這一項。每次躺在床上讓他推著,我都覺得,這真是無謂至極地折磨著師傅啊!

認識師傅都有大概十年,我猜他差不多六十多歲,有時見他一臉疲累在狹迫的店裡坐著,都會覺得有點難過。他紓解了很多人的痛楚,卻抵不過殘暴的加租,被狹窄的環境傷害著身體。這麼富裕的一個社會,有地方建豪宅,卻容不下一間放得下按摩床的房間。

那天我躺在狹小的按摩房裡,幻想有一日,師傅能在寬敞的房間裡工作,不用再把床推來推去,按摩後能在休息間歇一歇,不用再捧著飯盒趕忙地扒進口裡。工時短一點,放工能享樂一下,也有足夠的收入維生。我覺得這樣,我們才對得住這個為人帶來幸福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