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工海浮沉錄 (系列報導前言)

青年」?

「青年」,到底在這2018年的香港,是什麼意思?

在以安穩生活經濟發展為主義的中老年人眼中,忘了時代和社會環境的變遷,一味指責年青人好食懶飛,不思進取。可是現在的環境,早就沒有了什麼白手興家的社會環境,大學學位早已不是賺更多錢的資本,而只是基本生活的起點。另一邊廂,在許多以社運改革為主義的中老年人眼中,青年就是未來的希望,就是良心的代表,就是純潔的象徵,連到街頭參與佔領運動,都一個口徑說是為了「學生」、「後生」。再另一邊廂,在佔領時期,還聽說過,曾有學生指責家境不濟必須打工的同學,無法長留佔領區。

然而,在這些常見的論述當中,彷彿有一大批「青年」「被消失」了,就是一大批邊讀書邊打工,或甚早就讀不上書在辛勞打工的青年。這些人,可能少部份還有餘力關心社會,但更多的人,想來已浸在社會主流的洪流之中,掙扎著尋找自己在世上生存的位置。

 

勞工」?

千禧初年,政府簽了世貿組織的服務業協定,帶頭把政府的清潔工和保安員等基層工種外判零散化,加上生產業已早從香港移至更貧窮地區如中國大陸、東南亞甚至非洲等地,基層工種的薪水低、福利差、工時長已越趨為日常之殘酷。

談到基層工種,或許很容易即時聯想保安、清潔、地盤、運輸等等,但事實上,香港已是一個服務業為主的城市,許多服務業崗位,也已一一外判或零散化,而且,年齡層不限於中老年,更有大量青年。比如說,在街上日曬雨淋賣寬頻的、在不同餐飲業中做廚房或侍應的、在不同的補習社裡幫孩子補習的、在主題公園裡表演的、在各種零售業裡做營業員的、甚至你想像不到的坐在辦公室裡的秘書……這些,可能統統都在香港法例規定的4118的界定下(為同1僱主連續工作4周,每周超過18小時),不受勞工法例保障。就算老闆肯請你做長工,保你做一世做白領坐冷氣房,可能十年不升一次職每年加薪加一、二百。如此一來,長工都可能變短工,事關加人工都追不到通脹,你只好自行將之變短工。

社會上有些人一味說什麼年青人打散工好,因為有許多自己的時間可以自主。然而,這也要看是哪類「散工」,也看你家庭什麼背景。程式設計專家、部份投資顧問、國際品牌模特兒、高級產品推廣,甚至是推廣員的蛇頭,在上述4118界定下,基本上都屬零散工。這類高級「零散工」,也許真的不須什麼僱員保障,也許有閒暇、閒錢可以到處遊玩。可是,閑暇所指的,應該是無憂慮的休息、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時間,因此對很多中低層炒散打工仔而言,沒有班上的日子,根本不是閒暇,而是要擔心家計,或擔心身邊的人的目光,或者擔心(被)認為生活無意義,又或者真的覺得,生活無甚意義。

在勞工運動中,往往也很少聽到這些炒散仔女的工會或團體。反過來,似乎年青人也覺得搞工會好「老土」,故最近也見到有工會,好努力嘗試訪問年青工會成員以圖一洗這種「土氣」。然而,時間不穩定的炒散仔,就算要抽時間一起開會都難,面臨高度零散化的工種不斷增多,傳統的勞工運動組織方式,似乎已經難以面對。

打工青年口述史

這系列找來了幾位年紀輕輕卻已打工閱歷豐富的年青人,為他/她們的打工生涯做簡單口述史。也許這時代這城市的青年打工者,在青春中的難以釐清那一抹感覺,並非文青式或電視劇式的情感波瀾,也不是雨傘式的革命激情,而是流行文化中最不願意面對的社會、文化與經濟制度,人在不斷的「返工」中,被不斷來回磨耗,然後只剩下累、悶、厭煩、無能為力、被空白或被擠滿到不知說什麼好的社會螺絲感……其實也就是,社會最巨大的,日常的力量……

[草根.行動.媒體]也相信,不論關心青年、關心勞工、關心社會如何運動起來的人,以下故事裡所包含的重要的、一直被遺忘的社會碎片,都是大家需要心深體會的重量。

廣告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