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劏房煮食顯智慧 劏房主婦促請重設租管

轉自: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WhatsApp Image 2019-03-03 at 12.22.45 PM

統計處數據顯示,全港現有21萬人居於劏房。劏房主婦對劏房生活感受至深,她們負責全家起居飲食,但受制於微薄的家庭收入、高昂的租金開支、狹窄的劏房煮食環境,還得顧及家人飲食需求的種種限制之下,勒緊褲頭買食材,在狹窄的劏房中煮出一日三餐的美味飯菜,令人嘖嘖稱奇。雖然劏房主婦充滿生活智慧,但她們無奈地扭盡六壬解決煮食及生活問題,其困難不足為外人道,她們的聲音也無人知道。

有見及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於去年11月至今年2月進行「舌尖上的劏房」質性研究計劃,邀請10名分別居住在旺角、深水埗、太子、土瓜灣劏房的主婦,通過深入的個別訪談及小組討論,從劏房主婦的煮食經驗,探討劏房租金、居住空間、濫收水電、環境衛生等議題,並向政府提出改善劏房住戶生活的政策建議。今日早上,該聯席舉行《舌尖上的劏房》記者招待會,發表研究結果。

節衣縮食為付高昂租金

這次質性調查發現,劏房租金佔家庭收入一成至六成左右,另加上龐大的生活開支費用,劏房主婦承受沉重的經濟壓力。初簽租約,業主要求租戶一次性繳交兩個月按金及一個月租金(俗稱「兩按一上」),再加上搬屋的使費及水電按金,頓時花掉過萬元積蓄。每年業主會任意加租超過一成,租金加幅沒有任何指標。

一半受訪者未曾聽聞相關的政府津貼補助計劃。曾聽聞津貼的受訪者表示,大部份政府津貼往往是一次性,只能短期內紓緩租金壓力。然而,申請手續繁複,不少津貼要求提供入息證明,但大多數基層打散工,僱主不會提供糧單等書面入息證明,令申請難度有增無減,甚至因不符合行政程序而無法申請津貼。

 

高昂的劏房租金及微薄的家庭收入,令劏房主婦節衣縮食。聯席觀察到,受訪者購買食物的金額,平均每天每名家庭成員為40元。有劏房主婦表示,明知仔女正在發育,需要多吃肉類吸收蛋白質,但肉類太貴,所以忍手不買。

空間狹窄濫收水電扭盡六丑煮三餐

所有受訪者表示,劏房業主可隨意改動原有單位的樓宇,間出多個劏房,形容業主劏得太誇張。其中一名受訪者表示,有業主將一個500呎的單位劏出6個劏房單位,每個單位面積不足百尺。居住空間狹窄,使到煮食空間只得兩至三平方尺,包括洗切煮等程序,只可擺放電飯煲和電磁爐,意外頻生。有受訪者表示,因煮食空間狹窄,當不小心碰到洗切好的食物,散落一地;有受訪者表示曾不小心碰到砧板掉在腳上,弄傷腳掌。空氣不流通,炒菜煮飯之時油煙彌漫,因此較常使用蒸和烚的煮食方法。部份劏房廁廚合一,煮食時飄來陣陣廁所氣味,令人嘔心,但基於劏房間隔,這個問題無法解決。大部份劏房用木板分間,加上多戶共用一電,有受訪者表示使用電飯煲和電磁爐時提心吊膽,擔心電力負荷過重短路,容易漏電釀成火災,形成「火燒連環船」之勢。有受訪者表示,在狹窄的劏房中煮食實在太麻煩,因此甚少在劏房中煮食,平時會買外賣,令支出大增。

所有受訪者表示均遭業主濫收水電,一度電費$1.3至$1.7,一度水費$10至$17,即使一人劏房住戶,每月最少需繳交300元水電費。業主自行收取租客的水電費及安裝水電錶,不會遵守電力公司及水務署的收費規定。為了慳水慳電,有受訪者表示,家中沒有雪櫃,會用風乾的方法儲存食物,另用電飯煲餘溫溫熱湯水;有受訪者表示,會用蒸完肉餅的熱水烚菜,或用電飯煲同時煮飯蒸餸,省時慳電。

大廈蚊蟲鼠患滋生

鼠患、垃圾堆積、渠道淤塞成為劏房主婦最為煩惱的環境衛生問題。大部份受訪者表示,老鼠蟑螂咬爛食物,家人常被蟲蟻叮咬,無論她們如何保持家居清潔仍然於事無補。不過,即使向業主立案法團投訴大廈衛生問題都徒勞無功,因法團只會採納業主的投訴,對於租客投訴置諸不理。她們感到既無助又被動,對政府不監管大廈衛生問題深感不滿。

Lily:直至媽媽去世了仍然未能看見上公屋的一天

Lily任職文員,現居於深水埗一個百多呎的劏房單位,月租5,000元,水電費300元。她表示,十多年前她與母親租住300多呎的獨立單位,一直利用「天倫樂」公屋申請方法,希望獲配一個兩人單位;但是數年前母親突然去世,為節省租金,她改租劏房,亦由輪候天倫樂的公屋輪候隊跌入單身人士輪候公屋隊。

Lily租住了劏房之後,才發現劏房業主任意加租牟取暴利,濫收水電,而且劏房環境不佳,要想盡辦法執整劏房,讓自己住得舒適一點。她的劏房廚房鋅盤經常出現倒汗水,故此她想了許多辦法接着水滴,以免地板太濕而滑倒。劏房不通風,煮食時十分侷促,她要打開門透氣,再加開風扇散熱。面對微薄的薪水、高昂的劏房租金,她概嘆:「我和母親日盼夜盼,希望終有一天能夠住公屋,誰知輪候公屋時間越來越長,直至媽媽去世了,仍然未能看見上公屋的一天!」

重設租務管制刻不容緩

雖然劏房主婦充滿生活智慧,在劏房中煮出一日三餐美味的飯餸,但她們只在高昂租金之下、狹窄惡劣的居住環境之中,無奈地挍盡腦汁解決煮食和居住問題而已。受訪者參與小組深入討論政府住屋政策,均狠批政府撤消租務管制,令劏房業主釐定租金開天殺價,每年肆意大幅加租,也隨便用木板間出狹窄細小的劏房單位,越劏越細,妄顧租客安危。另外,受訪者對於政府明知劏房業主違法濫收水電十分憤怒,因政府有法不執,縱容劏房業主剝削劏房租戶。

關住基層住屋聯席組織幹事任真表示:「劏房主婦冀望政府重設租務管制,規管租金加幅,達至基層可負擔水平,劏房住戶才能免受業主永無止境地剝削。另一方面,政府應嚴厲執法,打擊業主濫收水電,要求業主遵守電力公司及水務署的收費。不過終歸究柢,重設租務管制在於政府幫助基層的決心。」

過渡性房屋杯水車薪

過渡性房屋是另一劏房主婦所關心的議題。受訪者渴望政府增加社會房屋數目,有受訪者建議,與其任由業主將空置工廈違法改建為劏房,不如政府將空置工廈改建為社會房屋,一來由政府監管工廈業主,杜絕業主非法改建工廈,二來可增加社會房屋供應,解劏房戶燃眉之急。

任真表示,雖然政府終於在今年預算案中設立20億元過渡性房屋專項基金予非政府機構興建過渡性房屋,但是基金金額有限,最多只能興建4000多個單位,難以回應超過9萬個劏房戶的需要;基金亦不能只涵蓋興建及翻新的費用,亦須包括營運服務費用,使非政府機構有充足資源推動服務。她建議,政府應將過渡性房屋專項基金增至70億元,參考社聯興建組合屋每個單位成本約40多萬,未來5年就可提供12,000個單位。此外,基金須預留至少30%予營運機構作處理租務及維修、舉辦活動等行政管理工作,為居住環境欠佳的住戶改善住屋生活。

食養料理導師及營養師建議

是次質性研究計劃,聯席邀請了資深營養師潘慧德(Janis)提供飲食意見,也邀請了食養料理導師何穎怡(岸本太太)建議劏房煮食方法。

Janice看過受訪劏房主婦的食譜,認為她們多採用蒸和烚的快煮方法,而且多菜少肉,大致上飲食健康。但是,她觀察到有劏房主婦會煮罐頭食物,小朋友攝取蛋白質不足,因此建議劏房主婦避免烹煮罐頭食物,以免進食過多化學添加物;另可花一點錢購買冰鮮或急凍肉類烹煮,一來相對新鮮肉類較為便宜,二來可讓小朋友多攝取蛋白質。

岸本太太在社福機構教授劏房主婦食養料理多年。她表示,根據她接觸劏房主婦的經驗,即使她們資源不多,卻很願意為了家人健康去選擇價錢可負擔的、少添加、少化學物質的調味料,也願意少吃一點即食食品。她指出,食養料理烹調的重點在於煮食者心境平靜、帶着愛去為家人的健康出發,暫時放下未知的未來,那麼自然會煮出美味的食物,這份幸福感與環境無直接關係,卻受心境所影響。她建議劏房主婦要學懂照顧好自己,保持好心情烹調食物,讓家人感受到她們的愛。

是次質性調查,發現劏房主婦的煮食和生活質素深受劏房環境影響。因此,聯席促請政府:

  1. 重設租務管制,包括嚴格執行簽署書面租約和打釐印;規定租金和雜費分開清楚列明,禁止業主濫收水電煤費用;中止租約通知期由一個月延長至三個月,每份租約需有固定租期及優先續租權;
  2. 增建過渡性房屋,過渡性房屋專項基金增至70億元,未來5年就可提供至少1.2萬個單位;
  3. 為N無人士提供租金津貼,紓緩租金壓力;
  4. 必須恢復公營出租房屋的數量緊貼長遠房屋策略之目標,未來五年必須維持公營出租房屋供應量超過7.5萬個,另外未來十年供應保持在20萬個。

    《舌尖上的劏房》質性研究報告經已上載,歡迎市民掃描以下QR Code下載閱讀。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