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工一周精選(25-31/3/2019)

一家三口在工廠互相扶持:前盲人工友代表口述史

<我們的盲人工廠>
撰文| 單永生(盲人工友;前工人代表)
2019年3月28日

■我做工人代表: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現在卻不民主…

我叫單永生,由2005年至2017年做了十屆盲人工廠工人代表。當時我抱住:「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既服務精神!」同廠方多啲溝通,爭取加人工。亦傾下辛苦一年,食好啲,去旅行等等改善服務。我哋工友代表是每個部門選一個,最多票數就得,尚算叫做民主制度。我做工友代表,會為大家的利益,以工友的角度去爭取權益。不過呢啲都成過去啦。2017年取消咗工友代表,轉為小組會。現在,工廠抑壓民主制度。輔導會整個架構都是行政主導,先由職員決定,再匯報服務使用者、工友及學員,所以就不民主。尤其是這次在工廠重建的問題上……

全文:https://wknews.org/project/2/1/1948

 

維珍航空不再強制員工化妝 國際航空業界轉口風支持性別多元

維珍航空在三月初宣布不會再強制女性機艙服務員化妝。該航空公司還會為女服務員主動提供長褲,作為她們制服的一部分,而非只在服務員要求時才提供。

維珍航空指這是該行業的「重大轉變」。女性空中服務員經常需要花費大量時間裝飾外表,增加了工作成本,同時成為低收入員工的無償勞動。

雖然易捷航空(easyJet)和瑞安航空(Ryanair)等廉航通常有較寬鬆的外表要求,但大部分提供全方位服務的國際航空公司都指定員工化妝的標準等細節。

顧客服務副行政總裁Mark Anderson表示,公司一直有「聆聽員工的意見」,新的指引則會「給予員工更多在工作時展示自己的選擇」。

全文:https://wknews.org/project/2/1/1947

 

接受中國援助的柬埔寨,民眾生活變好了嗎?

編按:隨著意大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成為首個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G7國家,中國經濟向外擴張的勢頭更是一往無前。時事評論者對一帶一路計劃的看法向來頗為兩極,受固有政治觀點分歧影響,在香港亦鮮見各方就此深入爭辯。 到底一帶一路是對經濟困難國家伸出的橄欖枝,抑或只是攫取天然資源、同時輸出過剩產能的謀略?計劃使哪些人獲利、又使哪些人付出了代價?透過採訪遠赴柬埔寨工作的中國工人,以及柬埔寨本地的勞動階層,內地網媒《土逗公社》嘗試從一般民眾的所見所感尋找上述問題的答案。

全文:https://wknews.org/project/2/1/1946

About 草 媒

草根媒體 grassmedia09@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