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盲人工廠屯門過渡方案露曙光 工友學員繼續爭取民主決策改善工作安排

[草根.行動.媒體]報導

香港盲人輔導會(下稱 「輔導會」)盲人工廠運作至今56年,是全港唯一一間受政府資助,以僱傭模式聘用盲人及智障人士的服務單位,設有文件帶、車衣、紙品部門等生產線,而廠內亦設有一個庇護工場為殘疾學員服提供訓練服務,現有約55名受薪工友及約150多名學員於廠內工作。

輔導會自2013年已經向政府申請「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將盲人工廠重建成一幢綜合康復服務大樓,可是,在從來沒有諮詢廠內的工友、學員和學員家人,於去年10月才通知工廠重建一事,並指重建工程預計歷時四年。重建期間,工友和學員將會被安排從土瓜灣調到位於屯門同屬輔導會營運的「賽馬會盲人安老院」作過渡工作安排。

photo6181426875432282344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和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早前已發起【支持保留盲人工廠 反對屯門過渡安排】聯署行動,經一輪爭取,輔導會在4月17日召開特別會議,再次向家長、學員講述盲人工廠重建安排。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和香港失明人協進會亦在特別會議前發起行動,於會議期間,不同支援團體和市民亦在場外發言,支持會議中的工友、學員及家長。

photo6179186190993958997.jpg

會前,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代表,盲人工廠工友單永生發言,對輔導會從來沒有諮詢就重建盲人工廠重建一事諮詢學員及工友十分不滿。除了反對遷往屯門作過渡安排外,亦指大聯盟同時要求把工友的退休年齡由55歲延至65歲。

現時盲人工廠就工友及學員的工資有不同安排,工友按最低工資支薪並多勞多得制度有獎金,而學員因不是正式員工,每日只有獎勵金$26.5津貼$34,即合共$60.5。例如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代表單永生的父親單義豪,在2010年時便因達輔導會所訂的退休年齡而要由盲人工廠的工友身份轉為學員身份。

photo6181426875432282346
拿著文件繩造的[捍衛]牌:父親單義豪      持咪者: 單永生

單永生的父親單義豪亦有發言,衷心感謝來支持的朋友。單義豪指其1968年時也有參與當年盲人發起的一場工潮,以往1963年剛搬來工廠時亦安排半晝假期方便盲人適應環境,現在的輔導會比以往更倒退。他亦稱不想去屯門,路程遠,亦不熟習環境。對於輔導會的獨裁,「一點也不服」。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亦指,聽到單義豪說多謝來支持的朋友,其實支持的朋友更需要多謝工友、學員的實踐,讓他認識了「堅持」、「權益」和「勞動有價」。

邵指現時庇護工場制度是剝削,當物價一直上升,學員獎勵金由2014年至今仍維持在每日$26.5的極低水平。他曾詢問,為何獎勵金一直沒有調整,獲回覆當什麼甲類指數加幅達兩成時便會調整。邵質疑為何制度完全沒考慮物價已升但獎勵金未調升時這些學員家庭如何應對物價通漲的需要。

photo6181323237871429857.jpg

智障學員家長蕭太指,工廠內慣常有欺負事件,而在其參與這次反對盲人工廠搬遷安排的過程中,其兒子亦受到打壓(可詳參考HK01報導),對此非常憤怒。蕭太指,當連輔導會也如此對待殘疾人士,在整體社會亦同樣會如此發生,而她不能接受這些打壓事件再發生。蕭太撰寫了一封投訴信,會對輔導會作出正式投訴。

photo6181426875432282347
持咪者:學員家長蕭太   手持自畫心聲紙: 學員雅婷

蕭太亦很高興藉著這次事件,認識到兒子其他學員,例如其身旁的雅婷。

輕度智障的學員雅婷,也表示知道有學員被師傳欺負得很深、很累。她有其他朋友不敢出來,也在此代他們在此發言,「我不可容忍師傅如此欺負我地」。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指,根據立法會文件,重建後的輔導會大樓面積比現時多四倍,然而卻稱未有位置供放置生產工具及貨物,文件繩、車衣、紙箱等工作很可能會暫停,轉型為其他工作。張指輔導會有責任保留大家的工作權及就業機會,而所有關於工作安排或轉型,亦應由民主方式決策,讓工友、學員及學員家長亦參與其中。

photo6181426875432282348
香港失明人協進會Jason

最後,香港失明人協進會Jason手模點字讀出是次行動的宣言,請大家見到聽到,盲人和智障人士不是奴隸亦不是機器,而是一個個的人,亦是香港的公民,貢獻社會的人。

而就盲人工廠重建事件,是次具體要求香港盲人輔導會及有關當局包括:

  1. 民主規劃:讓持份者,工友、學員、家屬參與重建規劃;
  2. 尊重工人:維持現時盲人工廠聘用殘疾人士作生產的工作模式,不裁減任何工友;盡力保留現有工廠內不同的生產線和工種;工友退休年齡不歧視;增設機制和階梯,讓學員訓練後有機會變做工友;
  3. 善待殘疾:過渡安排要盡量支援殘疾工友及學員的需要;
  4. 捍衛異議:停止打壓及鉗制反對聲音,亦確保不會秋後算賬;
  5. 政府承責:交代覓地進度;政府物資優先採購盲人工廠産品,以示支持殘疾人士就業;並制訂庇護工場學員流轉階梯。photo6181323237871429861

會議進行期間,在輔導會門外亦聚集約三十人聲援開會的工友、學員及家長,主持間中更新會內的最新進展,同時亦有不同的團體或市民,包括盲人工廠以外的其他視障或精障人士發言。

photo6181323237871429860
失明人協進會代表Alex

失明人協進會代表Alex表示,很多人對聘請視障人士存在誤解,以為必須花大筆金錢加裝無障礙設施才可聘用工友,其實視障人士即使沒有無障礙設施,在熟悉地方都可正常行走。Alex亦指,勞工處展能就業科未有就視障人士的能力介紹工作,如介紹失明人士做速遞工作。雖然,有視障人士的確在做速遞工作,然而,在勞工處對工友能力毫不理解之下,如何可協助搵工?

photo6181426875432282354.jpg
精障人士susan

精障人士susan表示,因有抑鬱症需在公立醫院覆診,但整體社會對精障人士的歧視,令其不可能對僱主請病假覆診,只能用大假(有薪年假)覆診。亦試過因轉藥導致呆滯、疲累,需臨時請假數天,結果幾天後回到公司,卻被僱主質疑無理曠工而被解僱。susan相信這不單是她,也是其他精障人士經歷。

photo6181323237871429862
精障人士may

精障人士may亦表示,香港不是沒有錢,只是全給了地產商和金融業,社會有責任協助我們。我們也要爭取醫療權利,因殘疾也不是我們想的。

失明人協進會的阿歸(化名)亦發言,指今日四點多見到輔導會的職員用不友善語氣,跟學員稱「屋企人擔心你,快些回家」,意圖威嚇阻止學員留下來了解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的街站及參與今晚的特別會議。阿歸並強調根據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殘疾人士亦和其他人一樣有平等的生活權和工作權。

~~~~~~~~~~~~~~~~~~~~~~

特別會議經過兩小時後,張超雄引述,輔導會表示已和政府物色新的地方作過渡安排,初步會於九龍區尋找合適的空置校舍。

而輔導會亦承諾會與持份者(包括工友、學員、學員家長及職員)成立溝通平台,及會調查跟進工廠內有關欺凌的投訴。

photo6181426875432282355(1).jpg
會議後加入行動的盲人輔導會職員阿寶

盲人輔導會職員阿寶在會議後亦表示會加入行動,因為連同家長有上千人受影響,他自己對輔導會未有好好規劃便公佈往屯門的過渡安排的做法亦十分不滿,故雖然還有數年便退休,但即使被輔導會秋後算帳也要站出來和其他工友、學員走在一起。

失明人協進會的Billy亦表示輔導會稱工作種類安排兩年內未必有變動,但長遠文件繩、車衣、紙箱等生產線是否可保留仍存有問號。協進會會和大家一同監察。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副召集人蕭太表示,雖然似乎可能毋須搬往屯門,但輔導會仍未正式撤回決定,仍要等候社署稱五月會公佈的結果,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輕度智障的學員雅婷表示暫時的成功全賴大家的努力,並補上一句「我都付出左好多」。

photo6181426875432282356.jpg
左(持咪者) : 照顧者 彩鳳  右(黃衣): 學員雅婷  ,二人同為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成員,彩鳳介紹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的facebook專頁亦是雅婷開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