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的人】五個大專生的自由和抗爭

[草根.行動.媒體]報導

11日晚十時左右,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舉行的晚禱會進入尾聲,金鐘站溢滿離開的人群。我們遇見一行穿著同一青綠色T-shirt的年輕夥伴,以為是迎新T或中學運動服,原來是他們屯門教會的衣著,上面還印有一個白色的Truth(真理)字樣,呼應祈禱會的主題「守護真理 拒絕謊言」

五人剛剛升讀不同的大專院校,就讀不同學系,因為返同一間教會所以熟絡了。上個禮拜一齊參加了澳門的教會活動,沒有去6月9日的大遊行,今日大家便約了來祈禱會。本來只答應和我們談幾分鐘,不知不覺也聊了三、四個字。雖然我們最後才問了一遍五人的名字,但他們想法各異,也不難認出誰是誰。

自由的意思

問他們覺得《逃犯條例》修訂關自己什麼事,Ken率先回答:「好大關係啊。」再問下去,他提到自己的教徒身份可能會有危險,一直關注大陸對不同宗教市民、團體的打壓,會擔心這種氣候燒到香港。家俊關心的是香港整體的政治發展,覺得以中國打壓政治異議聲音的往績來看,條例通過了很有可能因為一些「莫須有」的罪名而被帶回大陸。那自己平時多不多像示威、集會等的政治參與?他說比較少。

見他們提起的都是政治打壓,又好像對中共有所不忿,我們就問到六四。近年多了年輕人開始認為六四或中國民運和自己無關,Ken卻覺得兩地的命運還是有關聯。他舉例,六四和這次反送中的共同點就是「政府同人民嘅對話空間好少」,那時的中共和現在的香港政府根本沒差。他甚至說,殖民時期的香港可能還比較重視與市民的對話。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想,他和家俊列舉了中學歷史書上一系列六七暴動後的政策,反貪污、公共房屋、免費教育等。正當我在思考如何回應時,Ken又冒出一句,其實港英政府也沒有很好:「佢哋都係唸住賺完錢就走,嗰啲政策都係佢哋管治權威下跌先搞出嚟。」他補充,比起不忿和憤怒,更多的是無力與擔憂。

而羽汶說起的是創作自由。她看到大陸有寫小說的作者,因為涉及一些敏感議題而被抓去坐監,而且不只是政治議題,就連寫男同志(BL)小說也被判十個月監禁。會提到創作,原來她自己是想拍電影,之前拍過一段微電影,講述年青人抑鬱的問題。我讓她發給我看,她有點尷尬,解釋說那是她的畢業作品,想透過電影把信息帶給年青人。

後生仔比較激進?

9號凌晨在灣仔嘗試佔路後被警方拘捕的,大部分是十來二十歲的學生,我們想知道面前的五位年輕人怎麼看待這種升級的抗爭方式。Bobo直言9號晚的行動是太衝動,她覺得當晚民陣明明是呼籲和平抗爭,突然就有人衝擊立法會,質疑行動的初衷和成效。但Sammi顯得有些猶豫,她覺得當晚行動升級的觸發點是政府恢復立法會二讀的決定,令香港人感到「付出咗咁多嘢,都冇用嘅。(示威者)激動都好正常。」

Bobo補充,她是擔心年紀比較小的青少年是否明白行動的風險,怕他們只是跟著大隊走,特別是當晚如Sammi所說,充滿這麼多憤怒的情緒。Sammi則回應,保持和平抗爭其實很難,尤其是9號大家開始意識到,百萬人遊行也改變不了什麼。所以她說,罪魁禍首是林鄭的態度,根本是越來越強硬。(對於特首翌日的回應,Bobo直斥「垃圾!」)Sammi覺得大家都冷靜一點,說不定還可以溝通;但想了一想又說,「其實都好難。」

談到這裡,金鐘站外開始了一陣叫囂,一排警察著上裝備往站口走,一些群眾高喊「收隊」。我們退到遠一點的欄杆旁,指示了巴士站的位置,離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